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科幻小说 -> 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第八百三十六章:调研小组(4K)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机甲性能方面,菌方正在审核我们的部分设计图纸,他们的要求是低烈度操控,反而让我们能够轻松做减法,以前咱们就有现成的项目,直接改造一下就可以用。
目前最麻烦的还是神经接收器与传导这些设备的审核批准。菌方那边的意思是,他们理解我们需要更多人体与人种进行神经网络测试的需求,但在合作框架协议内,还是不允许有外人接触并且使用这个东西。
之前我们在《智械危机》新游发布会上选的那位,也在当天结束之后,第一时间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问询,后续甚至签署了保密协议,才得以回归正常生活。
但是据我们调查,那一位回到正常生活,还没有接受媒体采访,就辞职去了某夏资企业。
很显然,虽然官方的确是在配合我们进行研究,但对外的管控却一直没有松懈,甚至随着研发的深入,他们对这项技术的保密管控程度已经越来越高。”
说到这里,张天浩的语气都有些低沉了。
顾青放下手中的平板,看着不远处还在工作的机械臂,说道:“无知者无畏,他们了解的越多,自然对这个项目的畏惧程度越高。
最近你们一直在基地进行机甲落地的研发攻克,所以我没有打扰你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有一个由我们大夏神经医学相关的专家团队到我们的机甲项目来考察驾驶员与机甲同步设备的技术与安全。
菌方与我们的合作还没有深入到这个环节,既是对技术保密的需要,也是因为技术推进暂时不用他们参与。
这一次如果这个团队能肯定我们的神经技术,那么我们的机甲项目落地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神经医学的专家团队?”张天浩有些疑惑。
顾青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道:“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有很多人年纪大了之后,偏瘫、帕金森、甚至是一些特殊病症。
我打算这一次将部分诊疗方案拿出来,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给我们自己争取更多的权限。
毕竟再好的东西,如果没有交易,价值就得不到更好的体现。”
顾青的话有些深沉,张天浩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自家公司与菌方不是一直都合作得挺好的吗?怎么提医药专家和老人了?
倒是脑海里浮现出钛坦星社区那些西方精英富豪每年花上千万美金住进来的事情,提醒了他。
大夏与西方,在很多地方其实也是相同的。大家都是人,也怕死,也不愿意真的接受无力、衰老甚至是偏瘫的自己。
想起那些老外的遭遇,张天浩心里就安稳了不少。
他甚至神情有些兴奋的说道:“只要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机甲项目一定可以创造新的奇迹!全世界的游戏娱乐甚至是军事、文化,都将围绕我们展开!
还有咱们为机甲短距离控制开发的wifiX技术,维生仓都可以公开出来,我们又将划定新的标准!
老师,咱们当初的愿望,又能实现一大步了!”
不知道是在基地里关太久,又或者是的确没有在社会上漂泊过,张天浩对待顾青,总是带着一种学生对老师的崇拜。
对于张天浩对未来的展望,顾青倒是没有否定。
“机甲项目是我们公司科技实力的综合落地项目,它虽然没有战略he武器的强大杀伤力和威慑力,但却是我们公司整体实力的体现。
受限于规则,我们不能研发战略武器,但可以通过机甲这个平台去实现某种程度的武器研发。
这颗星球上面总是有一些强盗喜欢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咱们既然要去星辰大海,自然不能在星球内没有什么武力。”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张天浩几乎是秒懂顾青说的是哪些势力。
他重重的点头,然后开继续忙碌着手中的工作。
既要保证全球武道大会的机甲足够先进到不会因为选手在规定范围的正常操作就出现各种死机、bug问题,又要保证不会先进到无法让外人使用的程度。
张天浩觉得自己最近可能都掉了几百根头发。
十一月中旬,大夏菌方某总医院、燕京医科大学附属某院神经医学研究院、大夏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同济大学附属医院、复dan大学附属医院、西蜀大学华西医院……等等一排看过去就让患者感觉有信心的医院中,基本都有几位精通神经医学的教授、博士、院士等等人物,受到了秘密邀请,在前后几天内不再挂号坐诊。
虽然他们每天都需要面对几十位,甚至大巡查的时候要面对数百万患者,但在经过交流后,他们还是选择离开岗位几天。
在跟家人说要出差几日的时候,某些同志甚至已经做好了数年不回家的心理建设。
作为某院副院长、全军脑卒中救治与研究中心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组建了大夏国内第一个多学科缺血性脑血管病治疗团队的风云人物。
李卫剑的头发早已花白。
他隔着车窗,对自己老伴儿挥了挥手,就像是平常出差去医学会议上那般神态。
“走吧,希望这次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司机听到指令,像是机器人一般,一板一眼的操纵车子起步。
没有丝毫顿挫感,车子平稳起步。
对于开过坦克的司机而言,这都是小意思,所以他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自豪、轻松。
目视前方,并且时刻留意四周情况,在他面前不会有任何碰瓷、鬼探头得逞。
李卫剑早已习惯了这种气氛,他拿出单位配发的蛟龙手机,查阅着医桉。
但当他一路奔波抵达蓉城之后,却发现一些特殊的地方。
临时体检不说,仅仅是进入蓉城的新科区之后,自己坐的这辆车就开始频繁有降速和停顿。
“shou长,对方要我们下车接受检查,并且验证面部、指纹。
请稍等三分钟,我与他们核对权限,您在车上不要下来。”
司机说完这句话之后,十分谨慎的下车,然后关上了车门。
虽然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不可能遭遇什么突发-情况,但李卫剑教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医桉,目光谨慎的看向车窗之外。
一个类似高速进站口的地方,有围栏和减速带,岗亭四周除了有穿着制服的人员之外,还能看到一些穿着工作服的特种犬在警惕的四处探嗅。
而自己的司机正在岗亭那边交接谈话。
等等,敬礼了?
李卫剑看到这一幕,神情放松了些许。
没过多久,司机上了车,并且主动开口说道:“咱们的身份已经通过单位那边的信息共享给了这边,所以不需要在这里下车接受检查。
不过等到目的地之后,我就不能陪您继续行程了,交接的地方会负责您和其他人的安保。
当然,如果您有特殊情况,可以直接呼叫我。”
李卫剑点了点头,而司机虽然对此次外出任务有些疑问,但却十分懂事的没有开口多说一句话。
仅仅是依靠他这些年做安保的经验来看,此时对准自己这辆车的不仅是有明里暗里的摄像头、定向收音器,恐怕还有一些武器也在随时待命状态。
外松内紧,不外如此。
而李卫剑此时心中也多了一些疑惑。
自己的专长是介入放射学,进行心脑和外周血管病血管内治疗、肿瘤与非血管介入手术还算有些心得。
而这一次到九州科技,名义上是某个神经医学装置的调查分析报告,实质上会不会有一些其他问题?
天才会不会也需要进行缺血性脑血管病血管内治疗?
等他经过重重审查,从地下车道进入九州科技社区钛坦星机甲项目神经装置研发基地后,李卫剑教授心中的疑惑更甚了。
他看到了堪称豪华的神经医学体系的教授团队。
如果要比喻的话,那就是在这个休息室内的人,如果都集体消失,那么大夏的神经医学将停滞甚至倒退五年以上!
作为行业顶尖的人物,虽然大家都在各自的细分领域没有太多合作,但也经常会在一些顶级医学会议上相遇,所以众人并不陌生。
但是由于之前进入新科区,还有接受到的谈话,都让众人下意识正襟危坐,没有互相打招呼交谈。
等到李卫剑这位泰斗级人物进入会议室后,气氛才有所缓和。
“欢迎诸位不辞辛苦,到我们九州科技来进行调研。
我是九州科技的创始人顾青,也是这次诸位需要调研的项目负责人之一。”
在人到齐后,顾青露面亲自接待了众人。
而后是官方的工作人员紧随其后开始了自我介绍。
大夏菌方某总医院、燕京医科大某研究院、西蜀大学华西医院……这些单位的大老们又一次对此行的任务有了更深的了解。
“你们竟然破译了神经信号,甚至还能进行传输和反向反馈?”
“视觉补齐系统就是用的这套技术?真是奇迹!”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临床医学和神经医学其实有不少地方都可以共通。”
面对这群老教授的包围,顾青早已习以为常。
“研发出这套系统技术的并非是一两个人,也不是一个小团队。是我们整个九州科技数万名工程师、科学家队伍,利用数台超算的计算资源,经过多年开发,上千亿资金设备的投入,才得到的一个小成果。
诸位或许有人知道,我们九州科技将要在十二月召开机甲对战的竞赛,这套神经传输系统就会用在驾驶员对机甲的操控上面。
所以诸位此行的任务之一,就是为咱们的技术把把关,如果有风险的话,我们哪怕顶着舆论压力和资金链压力,也会推迟全球武道大会的召开时间。”
说明情况,又透露了一些压力给这些位专家之后,顾青才带着众人进入,进入保密协议“学习室”。
虽然这些专家都是有真材实料,并且背景资历觉得信得过的大才,但该走的程序还是不会丢的。
等到两个小时过去后,李卫剑等人才签署好保密协议,怀着沉重的心情,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开始更换工作服,进入实验基地其他区域。
“我们的每一个大项目都会被分割为一个个次生小项目,甚至会有子子孙孙往下分割的情况出现,所以每个实验室彼此之间其实都有联系。
今年咱们的神经交互技术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成果,也得益于半导体研发部门在碳基半导体芯片上的卓越成就,才能解决庞大计算量的需求。
除此之外还有材料部门对各种特殊材料的研发帮助。”
顾青这次是第二次当“导游”,上一次还是哈工大领导的高校教授团队到钛坦星部门调研时。
“这边是我们的脑科学研究院应用神经技术实验室,负责人是陈教授。”
由于之前就进行过通知整理,所以应用神经技术实验室的负责人陈瑞安看到一群人鱼贯而来,并没有过多紧张。
哪怕这其中,还有当初教过他的老师。
李卫剑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实验服,带着口罩的中年人,只觉得对方十分眼熟,但又由于面容被遮挡太多,所以叫不出名字。
“当初我们研发神经技术,其实并非是用在机甲这些项目上,它还是我们基于彷生机械假肢技术的延伸科学。
视觉补齐系统就是其中的成果,而目前我们的研发,已经在实验让中风或因其他疾病引起失语症病患的语言功能增强,侵入式脑机接口以及大脑模拟技术,如果能够通过机甲项目,让更多的特殊神经活跃者参与实验,让我们拿到足够的实验数据。
或许我们实验室很快就能够解决严重帕金森病或其他运动障碍症状,这些棘手的神经病症。”
在场众人那都是在阎王爷手中抢过人命的大才,自然能够听懂陈瑞安说的什么。
但就是因为他们听得懂这些名词,所以他们比普通人,有更多的怀疑和震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