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科幻小说 -> 我的前世模拟器

378【长寿】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燕山,贺曌骑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威武大虫,悠哉悠哉地行走林中。
事实证明,姓刘的此人真是山穷水尽,没有任何后手反击。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头凶神恶煞的老虎吞食。
始作俑者,更没有丝毫怜悯之心,于异空间中冷眼旁观。
而食掉一位炼煞士,琥珀剑中的精魄亦有精进。起码,伸手能够触碰,当个坐骑绰绰有余。
白虎凶神的实力嘛,相当炼煞大圆满的异人。若是有缘再吃掉几个不长眼睛的蠢货,筑脉境妥妥的,乃至完美筑脉,亦不是不可能。
“要是能培养到服丹境,对我的助力可谓极大。”
一人一兽,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处悬崖峭壁前。
倘若依旧是凡人,必然要绕道而行,或是原路返回。
可惜,经由点化的上品法器,清心玉佩的《天目术》下,一切伪装俱是无所遁形。刘鹏的隐形宝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要不然哪儿能做一把黄雀?
眼前根本不是什么绝路,而是一小型集市。与平安坊高度相似,对面亦有一面牌楼耸立,上书三个大字——长寿坊。
牌楼前,两位全副武装,浑身上下罩着金属铠甲的人,各自手持一柄长枪,负责看门。
“走。”
依旧是《迷魂阵》的套路,专门防范偶尔路过的凡人,可对炼煞士来说,并不设防。
“停下。”
门口的守卫见到来人,举起手中长枪做防卫姿态。
“啪!”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二十几天前,平安坊主让银猊转交的令牌,抬手丢过去。
其中一位守门人,伸出手攥住。
“平安坊的坊主令。”
北方一百多个坊市,大家偶尔会互通有无,但又抽不出时间,需要派遣手下人去办事。可,谁知道是真是假,有没有人借此骗吃骗喝。
千万别觉得不可能,历史上曾经出现一位大骗子,接着各大坊主的由头,诓骗了一大笔煞玉。要不是临走前,露出破绽的话,一大堆坊主怕是要成笑柄。
于是,坊主令应运而生。一般来说,手里面有令牌的人,不是跟坊主的关系极好,便是族内的子侄辈。
总之,不是一个坊市内,区区守卫能得罪的。
“大人,里面请。”
手里拿着令牌的人,恭恭敬敬上前,将坊主令递上去。
“帮我联系一下你们坊主,说是平安坊的人到了,他会明白的。”亲手以阵法坑杀一位服丹境高手,再加上不久前,以天降陨石摧毁一艘堪称庞然大物的宝舟,姓贺的身上不知不觉,凝聚出一股摄人威势。
话里话外,并未对一坊之主有多么敬畏。
“是。”
守卫闻言不敢耽搁,给同伴一个留守的眼神儿,便急忙上前领路,奔向坊主所在的府邸。
两人一兽赶路,身为长寿坊主的李老,愁眉不展。
无他,一个月前和平安坊主商量好煞池使用事宜,结果关键的人愣是没到,他本人惦记的好处,迟迟没有入手,能不愁么。
“该不会死路上了吧?”
可是平安坊距离长寿坊,仅仅只有八百路而已。
一个筑脉境的炼煞士,除非遇见服丹境的硬茬子,否则没理由栽了。
“唉!”
老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琢磨着要不要把先收下的好处退回去。
众所周知,姓魏的是个脾气暴躁的人,那可是敢跟北方第一大坊,龙首坊动手干架的硬核狠人呀。
最重要的是,治下三十万人的龙首坊主,偏偏拿对方毫无办法。
他区区一个管理不到万人的坊市之主,对平安坊主害怕的紧。
“坊主,有守卫来报,一个拿着平安坊·坊主令的少年拜访。”
“啊?速速请来。”
李老听到府内下人禀报,脸上立即闪过一抹喜色。
钱来啦!
另一边,恢复原本模样的贺曌,跟随坊主府的下人们,前往大堂。
使用《速老术》的马甲,毕竟见不得光。
万一跟王苗、刘鹏他们遇见时,有人瞧见的话,有心打探一下,指不定就得掉马。
反正脏活、累活、打家劫舍的黑活,全部交给老头。
本身则是处于阳光之下,一位核善的少年人。
“哈哈我,贤侄。老夫等你等的好苦呀,你可算来喽。”长寿坊主没有身为高手的臭架子,反而像是一位邻家老头,满脸堆笑的上前打招呼。
“......”
坊市小、实力弱,混的这么惨吗?
有必要对他一位筑脉境的炼煞士,如此热情吗。
不不不,不对。
不是对他热情,真正让人家态度良好,没有轻视的原因是平安坊主的实力,以及许诺的东西。
换句话说,没魏老的话,狠人曌算个屁。
笑脸相迎?
不给你个大逼兜,捂住嘴偷着乐吧。
“前辈言重,只是前段日子,一直闭关。今日方才赶到,惭愧、惭愧。”
二人寒暄几句,马上进入正题。
“李坊主,不知煞池何时可以浸泡?”
“随时。”
长寿坊主巴不得他马上完成筑脉,好抓紧滚蛋等待余下的好处送上门。
没办法,不是老李贪财,着实是两条矿脉体量太小,再加上坊市人少。虽然比普通的服丹境有钱,可跟排名靠前的坊主一比,立马变成穷逼。
而且,早些年为了晋级服丹,两条小矿脉消耗的差不多。加之,符、丹、器、阵四法,毫无天赋的情况下,每年的大头盈利,全部是煞池名额。
说起来,李坊主对平安坊主极其羡慕,人口是他的三倍有余,矿脉却很大。一身本事不差,每年的收入不比前十的坊主少多少。
“好,我现在便去浸泡。”
“请。”
二人一前一后,赶往地下矿脉核心区域。
相比于平安坊主的手段,长寿坊的防护措施比较简陋,仅仅是守卫巡逻,除此以外还有几座阵法守护。
“跟你们平安坊没法比,不过能抢夺的人,看不上。看得上的人,又没有夺走的实力。平时警戒一下足以,花费太多没必要。”
似乎是看出身旁少年的心思,长寿坊主颇为感慨地解释道。
“真要有个实力强,又看得上蝇头小利的硬茬过来夺取,只能认。”
倒不是不能花大代价,把矿脉弄得固若金汤,但是不值得。
“......”
贺曌瞥了一眼李坊主,他真不信对方的话。
哪怕发生此事,一定有能应付的后手。
例如同归于尽,直接引爆矿脉,不给敌人留下一分财产。
一路无话,直入核心。
地下矿脉跟平安坊的差不多,不过外围的矿石极其稀少,深入二十余里,方才堪堪见到一些零星镶嵌在石壁内的煞玉、五行石。
“当年,得到矿脉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一心只想进阶服丹境,对矿脉的消耗有点狠。”
让一个外人,看见自己的窘迫,着实有点挂不住脸。
可惜,人家拿的是坊主令,要不然必须得封闭五感、灵觉,一路由守卫领着下来。
距离核心不远的通道,煞玉变得繁多,但依然比不上,平安坊入口处的密集。
“到了,脱衣服吧。”
一口仅能容纳一人的人造水池,内部的池水分成两种颜色,泾渭分明各自占据一半。
“这还是老魏给我布置的呢,怪不得他能赚大钱,天赋才情比我高多喽。”
非要形容一下两位坊主之间的差距,那真是比人和狗的区别都大。
举个栗子,两个人全是游戏里面的最高等级。可是根据身上穿的装备、时装、宠物、增幅、强化一对比,平安坊主进副本,出手全是秒秒秒,伤害【99999】。
长寿坊主呢?
一身破烂装备,连个宠物都没有。手里面拿着一把破烂武器,苦逼的一顿刮痧。不是打不死,只是需要多一点时间修脚,慢慢把大BOSS给磨死。
两个人打PK,后者绝对赢不了前者。
“噗通!”
轻车熟路的脱掉衣衫,一跃而起,扎入煞池。
长寿坊主是个男人,没啥不好意思。
皮肤上传来酥麻感,他立即运转登峰造极的《五行诀》,于老李惊愕的眼神中,五个颜色各异,人头大小的漩涡,勐地浮现头顶。
漩涡飞速旋转,五条常人大腿粗细的煞气柱,落入中心,转化为木、水两种煞气,供应肝脏、肾脏晶化。
“唉!”
李坊主叹了一口气,老魏后继有人呀。
如此凶勐的吞吐煞气,他当年筑脉的时候,拍马也赶不上。
一想到自家后辈不争气,几十年没出现过半个有天赋的子弟。暗自下了决定,等把少年送走,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们一番。
没感慨多少时间,他渐渐发现不对劲儿。
池水越来越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片刻,直接少一半的存量。
“???”
不是吧,每年的煞水,足够三个人筑脉。
对方一个人,硬生生耗费一半。
怪不得姓魏的给钱的时候,交代一定要让水里的少年人先筑脉。
“啪!”
他拍了一下大腿,先前平安坊主给的钱,足足是市面上的一倍。当时,乐得合不拢嘴,然而整了半天,小丑竟是我自己。
下一秒,老李勐然发现,这不是占没占到便宜的问题,而是已经赔钱啦。剩余的一半池水,非但没有减缓下降的速度,反而呈直线暴跌,大有一副要全部吸干的趋势。
“......”
姓魏的你不是人,我本来就属于穷逼,结果还要占老子的便宜?
王八蛋,没有心,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
我我我...算喽,吃亏是福。
他是真打不过人家,没必要放狠话,让人听见徒增笑柄。
老李有自知之明,当初金猊、银猊半路插队,打算借助他的煞池筑下剩余两脉,一翻唇枪舌剑让平安坊主,多付出了不少煞玉。
如今,只是给个简单的教训。
真翻脸,你看老魏敢不敢干他。
而后,当池水耗尽,贺曌并未起身。
下一刻,五个颜色各异的漩涡,勐地胀大一圈,对煞气的吞吐,更加凶残。
然后,池子上方的钟乳状结晶体,登时少了一层。
“???”
你大爷的,魏山想给他的不是简单教训,而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盘膝坐在空荡荡水池内的狠人曌,正在往晶化的内脏上,烙印符咒。
《摄灵符》、《转灵符》,一一刻印成功。前者汲取植物的生命力,为本身疗伤。后者转移任何施加于肉身的伤害,共享给周围植物。
紧接着,《避水符》、《伏波符》,先后烙印于晶化肾脏之上,成为本命符咒。前者避免一部分水煞法术伤害,后者干脆能击散大部分水煞法术。
“可惜,我懂得符咒太少。”
这话要是传出去,非得挨不少绘符师的大嘴巴子。
一般情况下,大部分画符的炼煞士,只精通几种符咒。
哪里能像他一样,足足精通二十七种,且涉及九大类,低、中、高三等!
“金木水火土......”
他睁开眼睛,皱眉沉思。
长寿坊主:“.......”
几个意思?
占我的便宜,还觉得不咋地。
要不是老夫干不过魏山此人,信不信现在就把你打一顿丢出去。
“血亏。”
钟乳状结晶体,少了大约千分之一。
别觉得不算多,那是数千年的累积。
姓贺的皱眉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觉得筑五脉有点不对。
九种煞气,为何要筑五种,不是九脉?
五行煞气+风雷阴阳四煞,九条煞脉,九成晋级服丹境。
再加一颗筑脉丹,增加的成功率,可以达到百分之一百!
现在五条煞脉,五成的几率,外加炼化王白的补丹,大约七成左右。
可,终究有三层失败的风险。
他不想赌,万一失败,下场太惨。
“咳咳......”
一声咳嗦,打算沉思。
他转头望去,只见长寿坊主捂着胸口。
“李坊主,怎么了?”
“没啥,老夫心脏有点疼。”
李老强颜欢笑道,哑巴亏今儿是吃定了,总不能跑去质问姓魏的吧。
没见贺曌之前,任谁也不会想到,有个能一个顶三个的妖孽啊。
“李坊主,多谢。完美筑脉后,略有所悟。我不久留,先回平安坊闭关。”
“无妨,无妨。花钱的,花钱的。”
少年人年纪不大,说话那是真往心口上扎呀。
略有所悟,我悟你大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