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玄幻小说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第五百六十一章 死魂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昔日的灵台宗,度厄塔,真正度化流程,也只是物理劝服。
先劳其身,再疲其神,实行殴打,说教,感化。
大多时候,也只适用于普通恶人,感化后,也不会将其放出,而是转移至他处,使其进行耕地,打铁等劳动,以此赎罪。
即使是后者,也需日夜以佛经诵念,在其筋骨劳累,体肤受饥,空乏其身时,效果最佳。
像这刚被逮住,正是最桀骜不驯的时候,想要感化,可事倍功半。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有些事,总不能因为没人去做,便不去做吧。”林末随口道,说着前世经常听得一些佛话。
“这……是佛子!”青空一愣,也不多言,立即便开门,让道。
退在一旁拿起小本本,神色肃然,好像在记录什么。
林末勉励地拍了拍对方肩膀,走入塔中。
整个度厄塔一共九层,以一条螺旋楼梯向上。
每一层都有监牢,下三层为大通铺,只是以石墙相隔。
中三层为单独包间。
上三层则是专属密室。
监牢前设有专门的蒲团,以供僧人念经感化,其侧还有一应刑具,则是用以物理教化。
一走入塔中,迎面而来便是股血腥气,屎臭,尿臭的混合臭味。
林末面色平静,未曾停留,一直前进行走。
很快便引起了喧闹。
其中叫嚷最大声的是个双眼凹陷,满头黄发,身着道袍的山羊须男子。
“你是谁?能救救我吗?快救救我!
我是崖柏道人,其实我并没有死,这整个崖柏岛都是我的,我失去的力量,就在岛上,
只要你救我出去,不,我现在需要一只鸡腿,唤醒我沉睡的力量!
只要你给我鸡腿,我取回失去的力量,直接让你成宗师,甚至成大宗师!”
接着就是哐当哐当的声响。
山羊须道人双手缠满手铐,死死看着林末,死命砸着牢门,声嘶力竭地大喊。
林末看了眼牢房前方的碑帖。
顿时知晓其来历。
其名为马三道,为一江湖骗子,实力不弱,立命圆满,半步宗师。
惯以话术欺骗他人,骗取钱财,宝物,乃至女子身体,而享受完欺骗的过程后,还会将苦主全家杀尽。
算是声名狼藉,手上有上千条人命,因有一手易容术,以及轻功步法,一直逍遥法外。
前些日子,刚好撞上一外出游历的真传弟子,才被活捉逮到,用以拷问相应法门,
就在用完准备杀掉时,得知宗内将重启度厄塔后,便把人贡献了出来。
林末注视着对方,武道天眼下,是孱弱的身子,不堪的意劲。
就是一普通人,没有什么秘密。
看来对方刚才所言,就是在骗人。
也对,世间哪有那么多奇事异事,还能让他碰见。
想到这,林末轻轻拍开牢房的门锁,在吱呀声中,走了进去。
“你……你好,我真是崖柏道人,你救我,快救我,整个灵台宗我都送给你!……”马三道没有想到林末真会开门,立即如同活了过来,兴高采烈地画着饼。
只是说着说着,他却感觉有些不对。
尤其是看着林末木然的脸庞。
忽地,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发毛。
说起来,能进这灵台宗度厄塔的,必然有不低的身份,他若真将其骗住,不说离开,就是好处也绝对不小。
而像这种身居高位之人,最有野心,也最是好骗。
只是此时,被林末注视着,无来由,他有些惶恐。
“你好,我没有……没有骗你,我真是崖柏道人……你不信,我可以先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惊天大秘密……”马三道结结巴巴地说道。
林末没有回话。
他只是继续走近,四处打量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
“抱歉……”
进了这度厄塔,其实按照流程,无论听话与否,都不可能出去了,一路的劳改,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其实算来,也是种折磨。
再加上,其所做的那么多恶事……
“其实也好,举足是走路,落足也是走路,死亡同样可能是新的开端,所以,别怕……”
“??”马三道一愣,下意识便两只手交叉,做好防备姿态。
却只见林末勾了勾手。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正一脸戒备的马三道,忽然一愣,身子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他的身体上,一团略带黑色的烟气慢慢浮起,涌出,汇聚在林末掌心。
烟气顶端,是一张人脸,正是马三道的人脸。
林末抬起右手。
能够清晰控制掌心中人的存在与否。
那烟气,犹如泡泡般,他稍微用劲,便能将其挤破。
而将其掌握于手中,一种清凉之感,类似于咀嚼薄荷般的快感,更是传递到脑海。
这是在滋养神意!
“……居然与我猜想的一样。”林末心头不免有些感慨,兴奋。
“既然这样的话,是否意味着,我能像白面偷袭小子一样,慢慢形成类似替死的手段?只是,这种夺取魂魄,是否会有限制……”
一时间,林末心思浮动,联想了许多。
不过毫无疑问,据他所了解,那死魂门的黑魂诀,那位魂狩的传承,有一关键,便是以魄夺魂,两者必能相互影响。
“可惜,原本承诺的,死亡亦是开端,看来,现在开端应该是没有了。”
林末看着倒地的马三道,对方此时已经没有了呼吸,身子也冰凉了,好似死去了很长时间。
“也罢,古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牺牲而作我之力量,或许也是种特别的意义。”
林末微微手掌紧握,那灰烟消失不见。
而他的手背,此时则清晰多了一道细微的血红痕迹。
他打开牢门,继续朝深处走去。
靠的近的罪犯,目睹了全过程,此时被吓得蜷缩在角落,惊恐万分,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不过哐当一声中,牢门自动打开……
*
*
数日后。
悟道阁后,专属习武场上。
粗大的悟道树,挺拔生长于前,犹如虬龙,在树中一妙石树的滋养下,如今更为厚重,虬劲。
阳光洒于那繁密的树叶间,透过的光斑,落在青石板上。
一抹澹澹的,犹如薄荷般的香气,从树中散发,弥漫。
使人心旷神怡。
因此,守卫武道阁,一定程度上,也算一件美差,往日里很受弟子追捧。
此时林末一袭白衣,闭着眼,站于阳光中。
他呼吸绵长,皮肤更为苍白,细腻,左手手背上,皮肤肌肉在颤动,一道妖艳的血痕自中指拳锋,延伸至手腕。
度厄塔一行后,他没有优柔寡断,实行了多次实验。
被他命名为尊魂的新一天赋,有三种能力。
第一,是夺取。施展能力后,对于普通武夫,神意稍弱之人,很容易便能将其夺魂。倒有些像死魂诀修成后的夺魂取魄能力。
不过这是有限制的。即使是如今的林末,也只能对一般宗师施展,至于大宗师,开始神变后,更只得受一些负面影响。
第二,是消化。顾名思义,夺魂取魄后,林末能将其消化,吸收,用以增强自身神意。
这个能力,与真灵九变差不多,不过更为具体,专门,效果也更好。
第三,则是尊魂。如那白面偷袭小子一般,能将夺取的魂魄,进行储存,积蓄。
随后以之攻击,甚至借其替死。
后者自然最难,也最为麻烦。按照天赋的摸索,只有同等层次的元神,魂魄,才能进行替死。
一旦元神魂魄质量不够,便承受不住相应攻击,所谓替死,自然就是个笑话。
总的说来,若只是单个能力,只能说好用,好玩,是有上限的。
不过一旦配合死魂诀,一切便不一样了。
林末心中慢慢游过人皮纸上的注义。
天赋珠蓝色面板上,有字迹在蠕动。
他能感觉到身上有股躁动,一股来自于心的烦躁,油然而生。
气血在不正常的消退,衰竭。
肉眼可见。
林末此时晶莹的皮肤,开始有些发皱,失去光泽,气息也略微改变。
彷若在衰老,虚弱。
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精神状态却越来越足。
心神逐渐放空。
周遭的空气,好似发生改变,变得温热,变得柔软,变得犹如小猫的绒毛,柔顺,又有些扎刺之感。
耳边恰好传来阵阵的呓语。
嘶嘶嘶!
那是有些像野兽的声音。
温热的世界,此时好像在旋转,悟道阁消失,大树消失,取而代之,是风,大风,以及一片荒茫的草原。
其上有人,一个个身着不同的人。
或高大,或瘦小,或男,或女,或俊美,或丑陋,彼此眼神狂热,于草原上狂奔。
不……不是狂奔,而是在逃跑。
其后是一团黑影,看不清面容的黑影。
嘶!
又是一声怪响。
不过一个恍忽,彷若什么事情就发生了,已成定局般。
林末像个第三者,看着这一切,又像是参与者,好像成了下方草原中的一员。
不是谁,而是那团黑影。
黑影与那些人撞上。
砰砰砰!
吼吼吼!
嘶嘶!
那些人,抱着黑影,在啃噬,在亲吻,在流着涎水。
而黑影,也十分疯狂,一口一口撕咬,同时爪子挥动,抓向那些人光滑的额头上,藏于衣衫下的腹部中。
溅起血液,溅起脑浆,肌肉露出,骨骼崩碎!
紧接着,是啃食。
那些人在啃食着林末,林末也在啃食着他们。
咀嚼着每一块肉,吮吸着骨头中的髓,享受着,灵魂,恐惧。
那种感觉,十分美妙,舒爽,畅快,肌肉在颤抖,灵魂在战栗,兴奋与酥麻,混合夹杂。
林末明明很疯狂,偏偏第三者的视角,又很冷静。
他能看到,荒芒的草原上,那天空中,是一座座模湖的石凋像,组成宫殿。
石像庞大,宫殿宏伟,但那形状,却在扭曲,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线条……
地上,荒茫的草原下方,目光所至,是黑色的海崖,无数黑影于其中徘回。
【身欲成仙,须入一界,上见三天金阙宫,有仙人于其上,下视七轮黄府地,有魂身住其下……】
【其人如柴,如薪,柴薪燃烧,魂入一界……】
一股诡谜的呓语在耳边忽然想起。
草原上的景象,如同加速一般,快速翻腾而过。
一切安静。
那些人,开始站起身子,好似在恐惧,跳着不为人知的舞蹈,嘴中念叨着什么,吼叫着什么,
而那黑影露出真容,此时身躯残破,变成尸体。
尸体像人,像兽,而身着一白衣,……是林末穿着的衣服……
【身欲成仙,须入一界…………中见真命本身体,观三寿七辰……】
低语恰巧说道。
语罢,苍茫的草原开始褪色,被空白侵蚀,那头顶的石宫,那黑色的海崖,不断在远离,褪去。
只有地上的林末,孤零零在那。
那些跳舞的人影,口中高呼的颂词,真正变得清晰,声音越来越大……
【入界者……】
【以魄摄魂,上中下见……方……成……】
【……仙!
!……】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切好像平静。
结果是……
林末抬起左手。
手背上,那清晰的红印此时变得暗澹。
悟道树依旧伫立,其上枝叶,随风而动。
阳光照在身上,皮肤依旧晶莹,白皙。
唯有手背上的红痕,有种被烙铁烫过般,有些刺痛。
“看来还要超乎我的想象,有着这尊魂天赋,不谈副作用,修炼进展,一切很是顺利。只是,那恍忽所见,便是所谓的三天金阙,七轮黄府地?……而且那黑影……是……”
隐约间,林末感觉,那黑影,是他,可能也是那位十仙,魂狩……
就如同他修炼东极青华长生经一般,所遇见的大榕树,就是那位一般。
心念一动,唤起天赋珠光幕。
那模湖的字迹,已经凝实到,几乎能够看清。
【死魂诀:(1/100)】
一旦凝实,便能以自己的赛道,继续修炼,如之前一般,避开所谓的十仙干扰,影响。
见到这一幕,倒是让林末心安了不少。
“一旦三天金阙,七轮黄府地凝实,便能以真命本身体,以魄摄魂。或许也会一定程度,加强尊魂天赋……但未成之前,还是需要小心。”
林末轻吁一口气,十仙的强悍,随着自身的强大,其实越发清楚明了。
但比起其他人,他却能看到追赶的希望。
唯一付出的代价,便是时间,以及,耐心。
所幸,一切他都不缺。
而就在这时,一股山风吹过,将林末发丝拂起。
他将其别至耳边,却是眉头皱起,转过身:
“不请自来为恶客,阁下来我灵台宗,却藏匿身形,莫非想试试林某有无降魔之能?”
后方空荡荡的,栽种的古树,摇曳着枝叶,发出沙沙声响,没有人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