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玄幻小说 -> 九州仙

第三百六十八章 黑白双煞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街道上传来一阵一阵的吆喝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推着满满一车的木炭从门外缓缓走过,此时正值早春,天气还保留着去年冬天的寒冷,然而老人身上却只穿着薄薄的单衣。
他的手指粗壮漆黑,还带着点紫红色,那是被冻疮折磨出来的。他似乎已经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不过他的脸上几乎看不见什么痛苦或者疲惫之色,有的只是僵硬的麻木。
“我想起天下书院有位大儒曾经作过一首诗。”蓝玉脸色有了些许的波动,随即念道,“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这简短的一首诗,其中包含了多少贫困百姓的汗水与泪水。
当盛世太平之时,百姓依旧要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动生活,那些享受荣华富贵的日子并没有他们的份,而战争动荡之时,百姓不仅得满足官府的苛捐杂税,还得为战争出人出力,若是躲避灾祸,逃到深山老林去,那么就会失去自己的家园。
“不管这世道怎么样,受苦受累的永远是生活在底层的百姓。”齐子羡感叹道。
何以弃仔细思索着蓝玉刚才所说的话语,只觉一阵无力感从心头涌上。
“这世上像卫老猎户的人太多太多了,他们在固有的压迫下已经麻木了,所以很难接受规则的改变,就像他们的认知中县太爷就是天大的官了,是不可能会改变的,然而在战争面前,一切的规则和权贵都是会被碾碎的。”蓝玉感叹道。
何以弃攥紧了手中的木剑,似乎是想要做些什么,然而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一腔热血,燃不尽九州烽火。
一直盯着何以弃看的蓝玉和齐子羡相视一笑,少年有志向固然可喜,然而若是空有志向,而没能认识到自己力量的弱小那就是自大了,显然何以弃并不是这样的人。
哒哒哒——吁吁
一阵马蹄声传来,随后停在了酒楼门口。
一个一身珠光宝气的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身边还跟着十几个膀大腰粗的护卫。
没等中年男子走进酒楼,一个穿着也不俗的管家模样的男子快步进了酒楼,开始大声吆喝起来。
“掌柜的!掌柜的!快出来接客!”
老花眼颤颤巍巍地走过去,抬起一副还没睡醒的脸,扫了一下门口站着的那群人,问道,“你们这是多少人啊?是来喝酒还是吃饭啊?”
“咳咳,这位是我们的刘老爷,前些天刚搬到这镇子来,他可是豫州大龙城里的首富,因为想体验体验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才来到这里。镇子东边那栋新盖的大屋就是他的宅院,我呢就是他的管家,你可以叫我张管家。”
“哦……哦!所以你们来这是干啥啊?”老花眼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
“我们刘老爷今天要在你们这里吃顿饭,也算是给你们这酒楼长长人气。”张管家说道,随即踱着步子在屋里走了一圈,这个桌子摸一摸,那个凳子看一看,眼中的不满之色越来越浓厚,绕了一圈,最后在一直保持沉默的何以弃,蓝玉,齐子羡三人面前停住了脚步。
“你们几个是这里的客人吗?我们老爷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被外人打扰,所以今天要把整个酒楼都给包下来,你们几个还是离开吧。”张管家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这时候老花眼凑了过来,笑道,“这位是我们的酒楼老板,他旁边的两个也都是我们酒楼的人。”
这时候瘸子从院里走了进来,笑呵呵地说道,“哎哟,可不容易啊,来了这么多人,我们酒楼都好几天没这样的生意了。彪大娘,准备一下,有大单子来了!”
后院,正忙活着处理卫朝雨送来的那头野猪的彪大娘不耐烦地说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偏偏这个时候来,指定脑子有问题!”
彪大娘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站在屋里的张管家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还没等张管家说什么,那位门口的刘老爷就重重咳嗽道,“管家啊,里面招呼好了吗?”
张管家忙不迭地应声说道,“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说完,张管家便往那瘸子手里塞了一锭银子,嘱咐道,“马上让厨房去准备饭菜,四份凉菜,八份热菜,再来两份热汤。专挑你们店里最拿手的菜来,价钱不是问题,把我们老爷伺候好了,吃得高兴了,说不定还有大大的赏钱。你再去告诉你们后厨的,这可是她翻身的好机会,正好我们府上的厨师不太行,如果她做的饭菜能得到我们老爷的欣赏,那么说不定就能被选进府邸成为专职厨师,到时候待遇可比在你们这破酒楼好的多了。”
瘸子接过钱,在手里掂了掂,随即哈哈一笑,眼神怪异地看了这趾高气昂的张管家一眼。
张管家有些不悦道,“赶快去办事,你这呆子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耽误我家老爷吃饭。你担待的起吗?”
“你就快点去吧!”老花眼凑上来将瘸子拉到了身后,让他去忙活去了。
张管家看着瘸子的背影,皱起了眉头,转而对着老花眼说道,“你们家不仅酒楼环境不行,就连这店小二的素质也不行啊!我们府上的家丁那都是一等一的听话,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你还得多管教管教他们。”
说完,张管家挑了张稍微看着干净的桌子,从兜里拿出一块精致的手巾,露出一副强忍恶心的模样,迅速擦拭了一遍桌椅,这才让刘老爷坐了下来。
擦完桌椅的那块手巾,张管家随手扔到了地上。
何以弃见状,指着那块手巾好心提醒道,“那个……张管家,你的东西掉了。”
张管家扫了一眼他,随口道,“那玩意脏了,我不要了。你要是想要的话就拿去吧。估摸着你拿去卖还能换个几吊钱,这或许对你们这些人来说是比较贵重的东西了。”
闻言,蓝玉和齐子羡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就连何以弃都有些暴动了。这张管家的语气充斥着鄙夷不屑的意味,仿佛根本看不起他们这些人。
“张管家,我和你说过许多遍,不要和那些低级的人多费口舌,那样只会浪费你的时间和精力。”刘老爷漫不经心地说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来这里只是单纯为了稍微体验一下普通的人生活,吃完这顿饭我们就要重新回到高档次的生活了。”
一听到刘老爷开口,张管家立马变了一副嘴脸,卑躬屈膝,奴颜婢膝,讨好的笑容就像一朵花一样。
何以弃见着这一幕,只觉一阵作呕,他只在书上看过,那些个有权有势的人,府中总会养许多会拍马屁的奴才,这些人俗称狗奴才。因为他们会装成狗来讨好主人。
“哎哟哟,让我看看是哪位有权有势的大财主啊,我还以为这么个偏僻的小镇子里都是些没什么油水的穷鬼们。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之喜,快让我看看你有多少钱财啊!”
一阵粗犷的声音从外边传来,传到屋里竟然骤然放大了数倍,原本神色泰然自若的刘老爷被吓得立马捂住了耳朵,脸上露出惊慌失措之色。
而张管家更是不济,被吓得立马躲到了一个护卫身后,紧张地盯着门外。
至于其他人似乎都没有什么惊慌之色,老花眼还悠闲地掏了掏耳朵,似乎他这耳朵也有些不中用了。
几个护卫连忙围在刘老爷身前,紧张地盯着门口。
只见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走到门口刘老爷的那辆马车旁。
两个大汉都只穿着单薄的衣服,一个面相略显黝黑些,袒露的胸口处还有着一条狰狞的伤疤,斜斜地直逼心脏位置。
而另一个面相和善白净的男子,却是始终面带微笑,让人生不出畏惧之意。
那黝黑男子径直走向那匹强健的马,抬手就要去摸马头,然而这马嘶鸣两声,显然是不愿意屈服于男子,高高跃起,两只前蹄一阵乱踢。
屋里的张管家见状顿时露出笑容,得意地说道,“呵呵,这马可不是寻常马匹,乃是从西漠那边花大价钱买来的汗血宝马,能够拉的起千斤货物,日行千里,夜行百里。不过这马性情极其暴躁,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驯服的。也就只有我们老爷的王霸之气才能折服它。”
原本张管家还想着训斥一番这两人,不过想到这两人刚才发出的这一道略显诡异的声音,他还是并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吹嘘起这匹马,想要借此让他们远离这匹马。
“两位是何方人士,来这里做什么?”刘老爷露出一副威严神色,说道。
不过暗地里,刘老爷用眼神示意,让身旁的护卫再靠的近一点。
黝黑男子大笑两声,随即一拉缰绳,竟硬生生将那匹暴动起来的马拉了下来,要知道这马跃起的力量可不小啊,哪怕是好几个壮士都不一定压制得住,而这黝黑男子竟只凭一己之力,就把这马压制住了,这般力量堪称恐怖。
这一幕也顿时让屋里的张管家刘老爷吓了一哆嗦。
“这……这……这……”刘老爷吓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管家也是一个劲把护卫往前面推,生怕这人待会就冲过来了。
黝黑男子拍了拍马脑袋,随后朝着屋里的刘老爷咧嘴一笑,“这马果然是好马啊!”
刘老爷勉强一笑,点头道,“是啊,是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