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其他小说 -> 种田娘子

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张家

鱼儿看了水儿一眼,这孩子真的是长大了,对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能够看得这么透彻:“弟弟,你既然已经看出来了,嫂子也就不瞒您了,清荷和刘毅的确是两情相悦。其实他们能够这样互相照顾,彼此呵护,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但是隔壁那个是我哥的……女人呀。”

水儿说到这里,顿时有点结结巴巴。自从清荷过门之后,他就对这个不速之客,从来没有半点称呼。通常都含糊地称为隔壁那个。

今天提及她是哥的女人,自己都觉得这对鱼儿来说是个很残忍的事实。这个横空出世的女人,横亘在鱼儿和张山中间。她和哥哥他们不但是夫妻,而且还有了孩子。

既然如此,她不是也应该像鱼儿这样待在张家,为张山守身如玉吗?

鱼儿缓缓地摇摇头说:“也许女子在年少不更事的时候,都并不知道谁才是自己的真爱吧?清荷以为自己爱上了张山,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他。到头来,除了这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她依旧一无所有。”

“你哥对她从始至终,只有怜惜没有爱情。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难得现在能够碰到自己的真爱。我想山哥哥在家的话,也会想要成全她的。”

鱼儿想起那日自己和张山出游时,他的确表现出了这种意思。

水儿想起那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不由忿忿不平地说:“她要去哪,甚至嫁给谁都和我无关。那么孩子呢?她不是太可怜了。刚刚出生几个月,就要被亲生母亲遗弃吗?”

“不会的,我会把他们把清荷以妹妹的身份,继续留在我们张家。我不想让孩子和她的母亲分离。”

鱼儿早就已经把一切都想得很周到了,她要给清荷一份幸福,也要给孩子一个圆满、。

水儿点点头,敬佩地看着鱼儿说:“嫂子,你真的是有颗菩萨般的心肠。”

鱼儿咯咯笑着说:“水儿,其实我是有私心的。这样我和你哥哥就可以牵手走下去,从青丝到白发了。”

“但是现在哥他……”

水儿想到一直相依为命的哥哥,如今竟然是生死两茫茫,不由心中怅惘。

“哥,快点回来吧,嫂子等你真的等得很辛苦呀。”他暗暗地在心中呐喊着。

“放心,水儿我会找到他的。我想过了,派再多的人出去也是找不到山哥哥的。必定要我亲自去,因为我们之间有一种心的声音会互相召唤。从明天开始,我就一座山一座山,一个村一个村地找,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给找回来。”

“嫂子,我陪你一起吧。”水儿看着鱼儿坚定的眼神,连忙说。

鱼儿连忙摆手说:“不用,你忙你的事情,不要分心。并不是非要入朝当官,封侯拜相,才会光宗耀祖。若是我们张家出了一个能够教化愚昧的教书先生,我也会替你感觉到骄傲和自豪。”

“明天我就要启程了,我先要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才行。水儿,你随我来。鱼儿对水儿招招说说。

她移开柜子,从柜子里面的一个暗洞里拖出一个大箱子,然后把钥匙递给水儿:“来,弟弟,把这个打开。”

水儿用钥匙打开箱门,只见里面有很多银票和金银珠宝。

鱼儿郑重其事地说:“水儿,从今以后,我们这个家就由你来当了。嫂子这一走,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也许是一辈子。不找到你个,我绝对不会回来。”

“嫂子,我不要这把钥匙,还是等你回来。”水儿觉得手上的钥匙沉甸甸的。

“傻弟弟,这是我们张家的钱,也就是你的钱,干嘛要和我客气。张新大哥虽然也是很勤勤恳恳,但是亲疏有别,我们张家的这份家业还是要交到你手里的。”鱼儿拍拍他的肩膀说。

她从里面拿出一叠银票:“你张新大哥,为我们张家也算是鞠躬尽瘁,这是他应得的。还有这些珠宝,我想送给清荷和刘毅,你去隔壁把他们叫过来吧。”

把箱子重新放回暗洞,鱼儿柔声吩咐水儿。

“姐姐让我们过去。”清荷听了水儿的话,奇怪地问。

水儿看了她一眼,也许鱼儿说得对吧。她也不过是个为情所苦的可怜人,不如就放手给她真正的幸福吧……

清荷和刘毅有些忐忑地进了鱼儿的屋子,鱼儿把珠宝已经全部放在了桌子上,它们璀璨的光芒立刻盖过了烛火。

鱼儿把一封信递给清荷说:“这是我为山哥哥写下的一封休书,从今以后,你只有一个身份,就是我鱼儿的亲妹妹。刘毅大哥就委屈点,掉点辈分,做我的妹夫你可愿意?”

刘毅感动地看着鱼儿:“我愿意。谢谢你成全我们。”

“请你好好地善待我的妹妹,她是世上最好的女子,值得你用生命去珍惜。”鱼儿诚恳地刘毅说。

想起自己曾经对鱼儿做过的一切,清荷觉得非常非常内疚和后悔,她竟然噗通一声跪在鱼儿面前,两行清泪静静地落了下来:“姐姐,我曾经做过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甚至我曾经害过你的孩子,害过你。谢谢你可以既往不咎,我以后一定会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姐姐。”

鱼儿连忙把她扶起来:“傻妹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明天我会为你们办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清荷有点犹豫地说:“姐姐,我这次毕竟是再嫁,不要太铺张了。不如就我们自家人一起吃顿饭好了,免得人家笑话。”

“不,这是必须的。妹妹,我就是希望你以后能够直起腰板来做人。你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是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咱就要让这全村的父老乡亲看看,你清荷是我的妹妹,我要把你风风光光地嫁给刘毅。”

“最近我做的那个宅子,就是给你们准备的新房,在我们家和你娘家中间,你以后会娘家也方便些。”

见鱼儿这段日子,一边忙着寻找张山和水儿,一边还请了人建了一座大宅子。时不时地往里面添置东西,没想到竟然是为他们准备的。

刘毅和清荷对视一眼,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还有这些金银珠宝,都是我给妹妹的嫁妆。三天后,刘毅你就在那所大宅子里等着,我把妹妹敲敲打打送到你那儿去。我会筵开百席,请所有村民都来喝你们的喜酒,好好热闹热闹。”

清荷拿起休书,捧在怀中,看着桌上那些珠宝真诚地说:“姐姐这些我真的不想要,你给我的已经让我一生都无法回报了。”

“既然你叫我一句姐姐,就必须把这个收着,你们以后怎么打算?”

“我想着我们夫妻二人开一间医馆,一起悬壶济世。”刘毅说。

因为太过开心,他现在笑得一直都合不拢嘴。

鱼儿点点头说:“是呀,你们都是杏林高手,如果联手的话,是我们富贵村之福了,我走得也就安心了。”

清荷拉住鱼儿的手说:“姐姐,你要去哪里呀?”

“我要去找山哥哥。”鱼儿坚定地说。

“我们陪你一起去吧,这山高水远的。你一个女子上路,我们怎么放心呢?”刘毅说。

鱼儿笑着说:“你们新婚燕尔,身边还有个孩子,我怎么能让你们跟着我到处漂泊呢?行了,把东西收好,回去休息吧。”

“刘大哥,三天之后你就是我妹夫了。让我最后叫你一句大哥,希望你能够善待我的女儿。如果有一天我和山哥哥一起回来了,希望我们两家人,能够共同抚育这个宝宝。”

清荷的明眸顿时浮起一层晶莹的水雾:“姐姐,你也会说了。这也是你的女儿,我们一定会等你回来的。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在一起生活了。”

见刘毅牵着清荷的手走了出去,鱼儿欣慰地一笑,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果然是世上最令人最赏心悦目的事情……

“大哥,睡了吗?”

鱼儿拿起银票来到前院,只见张新屋中的灯还亮着,不由轻轻敲门问道。

听到是鱼儿的声音,张新觉得很激动,连忙打开了门。自从上次在冰露楼向鱼儿表白过后,她对自己疏远了很多。一般晚上都很少会来前院,和自己聊天。

鱼儿开门见山地说:“大哥,这些银票你收下。”

看看手中的银票足足有万两之多,张新连连摆手说:“这是什么意思?我难道还缺钱用吗?你每月给我的零用钱都是五百两。”

“大哥,你为张家鞠躬尽瘁,我是知道的。你对我的心意,其实……我也明白。但是我鱼儿这个人,认准了一个男人,就是一个男人,永远也不会改变。所以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这份深情。大哥,你也年纪不小了,不如拿着这些银子,好好地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好好地过日子。”鱼儿情真意切地说。

张新听出了鱼儿的意思:“你是不是要去哪里呀?”

“我要去找山哥哥了,等清荷和刘毅成亲之后。”

“他们要成亲?”

“是呀,大哥,我已经代替山哥哥休了清荷,还要把她风风光光地嫁给刘毅。我知道你对清荷一向有成见,希望你能看在她是我结义妹妹的份上,真心地祝福他们吧。”

张新冷冷一笑说:“鱼儿,你这样为他们办婚礼,不怕村里人笑你不守规矩吗?”

“什么规矩什么方圆,我鱼儿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鱼儿傲然说。

张新拉住她的手说:“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去找一个根本不可能找到的人,为什么不珍惜眼前的幸福。,如果你做我的娘子,我一定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

鱼儿斩钉截铁地说:“我鱼儿一辈子只爱一个人,所以大哥日后还是干脆地绝了这种念头,好好过日子吧。”

说完这句话,她把银票放下走了出去……

四天后

新婚燕尔的清荷和刘毅抱着孩子,早早地就来到张家,带着清荷亲手做的点心,来为鱼儿饯行。

一大早的,张新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只有水儿忧伤地看着鱼儿,不放心地千叮咛万嘱咐:“嫂子,你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落了脚,就要给家里来封信。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多带点衣物,千万不要着凉。”

张婶在清荷怀中,依依不舍地对着鱼儿伸出了手,自己的宝宝媳妇呀,要去找儿子了。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怎么舍得呀。

鱼儿把张婶抱在怀里,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说:“宝宝,好好听你娘的话,等着大娘把你爹带回来。”

带上亲人的祝福上路,鱼儿一步三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这个温暖的家……

刚刚走出大家的视线,鱼儿突然感觉到草丛里有人,刚问了一声:“谁?”

就被药雾撒中,顿时就昏迷不醒……

醒来的时候,她幽幽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山洞里。有个人正在阿巴阿巴地叫着,竟然是山哥哥。

她喜出望外,想要上前抱住山哥哥,问问他究竟怎么回事,却觉得没有力气。

鱼儿心中充满了疑惑:“为什么山哥哥好像不能说话?光是阿巴阿巴地叫呀?”

这时候杏儿和丽儿对张新说:“你把鱼儿抓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是便宜你们了,你们带着张山走吧,以后这里就是我和鱼儿的爱巢了。”张新狰狞地说。

杏儿和丽儿闻言大喜,上前扶起张山,想要带他离开……

张山愤怒地想要拨开她们,却没有力气,他的双手被张新昨天打断了。

只有用刚刚康复的腿牢牢地站在原地不动,好不容易再见到鱼儿,打死他也不会走的。

“山弟弟,我给你两种选择。要么跟着这两个美人走,她们只会一生一世地好好待你,要么我就在鱼儿面前,杀了你。绝了她的念头。”张新眼中已经浮出杀机。

他看着张山,突然哈哈大笑:“哦,我忘了,你是喝下我的哑药了。来来来,大哥知道你是宁死也不会放弃鱼儿的,所以我帮你选。”

想着自己不管怎么做,也得不到鱼儿的心。张新已经完全发狂了,想着今天就先杀了张山,再让鱼儿变成自己的女人。

张新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走上前对着张山就刺了下去。鱼儿想要救山哥哥,但是做不到,她还被药力控制了。

看着那把锋利的匕首,对着山哥哥咽喉刺去,她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这时候丽儿毫不犹豫地挡在张山面前,那把锋利的剑刺进了她的后脑,顿时血流如注……

鱼儿无声地叫了一句:“杏儿。”

张新已经杀红了眼,毫不犹豫地从杏儿后脑中拔出了利剑,然后再次向张山刺去。

杏儿连忙用手抓住了他的剑,这一刻她突然想起了村长当年也为她这样做过。

也许那才是此生,唯一爱过她的人吧?

张新残忍地用力砍断了她的手掌,然后照着她的心口刺了一剑……

眼睁睁地看着杏儿和丽儿实在自己面前,张山心里非常难受。 不管她们曾经错过多少,但是有一点不用质疑。她们是真心爱着自己,愿意用生命来守护自己的女子……

看着张新踢开丽儿的尸体,朝着自己走过来。张山绝望地看着鱼儿,眼看着夫妻两就要生离死别了。

这时候鱼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可以移动了,药力已过。她见情况危急,于是一跃而起。用尽全部的内力,对着张新天灵盖就是狠狠一掌。

张新的头骨被瞬间击碎,他转过来,不可置信地看了鱼儿一眼,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鱼儿扶起张山,泪流满面地说:“山哥哥,幸好我在皇宫学了功夫,幸好我可以救回你。只是可惜了她们为你而死,我们把她们当成亲生的姐姐妹妹,厚葬在我们张家的祖坟山吧。

六十年后

张婶悲哀地看着张山和鱼儿,她已经和弟弟张瑞一起按照她们的吩咐,为他们穿上了白色的衣物。

虽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他们依旧是鹤发童颜,看上去那么地慈祥……

自己本来是他们的母亲,没想到今日有为他们养老送终,人世间的事情真的是无法预料。看着他们安详地闭上眼睛,张婶的泪也无声地落了下来……

虽然自己的儿子一生都不能说话,但是她看得出,只要牵着鱼儿的手,看着鱼儿的眼睛,他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如今两个人寿终正寝,能够牵着手一起走那漫漫黄泉路,这就是传说中的鸳鸯蝴蝶命呀……

听到里面突然传来侄子张瑞的哭声,外面的石凳上,张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一生未娶,只为了能够永远看着最心爱的女子,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永远地离去……

张山和鱼儿白衣白发,牵着手步履蹒跚地走过奈何桥,他突然可以说话了,于是千叮咛万嘱咐她说:“鱼儿,不要喝孟婆汤,我不要你忘了我。”

“山哥哥,你也是,千万不要喝。”鱼儿也一次次柔声应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