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其他小说 -> 射雕之横剑

第二百一十章 无剑胜有剑之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哈哈……未来岳父大人相邀,晚辈怎敢推诿,是空手还是兵器,请黄前辈示下!”陆展元毫不羞愧的说道。【】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万楼

    黄药师对他称呼自己为未来岳父,并没有什么反驳,而是直接上手道:“你我交手几番,均是以兵器相决,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拳脚功夫!”说罢一手向前,一手向后,使出“落英神剑掌”,五实五虚地攻击而来。

    陆展元叫了一声好,将重剑倒转往地上一c,哈哈一笑挥手使出“天山六阳掌”直直地向黄药师虚实不定的双掌间拍去。想以强横的掌力瓦解“落英神剑掌”纷华。

    那黄药师虽说数次与陆展元交手不分伯仲,但他来之前就看到陆展元以几个照片的攻击便将洪七公的兵器折毁,所以丝毫不敢大意。见陆展元这招“阳春白雪”,威力巨大,似乎比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更加威猛,只好暂避其锋,脚踩“灵鳌步”向一边躲去。

    可惜陆展元的轻功要比他强上不少,步伐更是精妙颇多,见他躲过这一招,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一招“朝阳万丈”化出漫天掌影,比黄药师刚才使出的“落英缤纷”更加绚丽,却又暗藏凶机。

    黄药师没想到陆展元变招如此之快,面色骤变,再不敢掉以轻心,急忙将最压箱底的“奇门五转”,双掌一yin面一阳面,成竖八卦方位,迎上了陆展元的找招“朝阳万丈”。

    他这“奇门五转”经过近两年的时间,已经基本完善,绝对不是两年前与陆展元第一次交手用出的那般,有股后继无力感。可是当技巧与技巧相等时,绝对的力量才是取胜的关键。那陆展元此时的内力已然大成,比之黄药师只高不低,四掌相接,黄药师顿时被陆展元击地向后猛退三步,踩出深深的几个脚印。那黄药师为人高傲不服输。在第三步时,硬是运起全身的力气,死死的顶住,不再往后一丝一毫。

    可是毕竟还是被击退三步,黄药师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自觉还是太过大意,没有防备陆展元地内力已经高到如此程度了,不然怎么也能支撑个五百招不败啊。

    观看的众江湖人士,见大名鼎鼎的东邪和北丐都被陆展元击败,霎时间象炸开了锅一般。哗然不止,纷纷惊叹:“好厉害!”

    陆展元见黄药师脸色不虞,笑笑说道:“岳父大人与洪老头一般,都是过于大意,不然晚辈定无法在两三招之内击退你们的。不过论单打独斗,你们应该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不如你们一起上!”声音没有一丝的轻蔑。只是就事论事,所以黄药师听了,倒是没有做出反对。

    而洪七公更是哈哈大笑道:“好,那就让我们东邪、北丐两个老骨头一起陪你耍耍!”说罢率先出手,以一招“亢龙有悔”直击而去。他早就为刚才大意而两招败下,感到郁闷,此时能再有机会上前较量,又怎能放过。那黄药师见洪七公都已经放下脸面出手了,他还有啥好犹豫的,便随即再次挥掌而上。

    众人见陆展元竟然同时向“东邪”黄药师与“北丐”洪七公邀斗。还似乎没当一回事一般,顿时均在心想道:“不愧是重剑狂生,果然够狂!”

    那陆展元见“亢龙有悔”临近,不慌不忙,以同样的一招“亢龙有悔”直迎而去,一时间两人之间的空气被击出阵阵的波动,有些扭曲不定,似乎果真有两条巨龙碰到一起,在剧烈地撕杀一般,“轰隆!”一声炸响。地面上被卷起一片尘土,暂时遮掩了众人的视线。

    陆展元来不及观察洪七公的情况,便迎上了黄药师的“奇门第二转”,双掌连拍,迅打出五掌。以五行之位。封锁了陆展元所有的进攻与防御的角度。

    若换做功力稍低的人,碰上此招。只怕只有认输地份,可陆展元见到此招莅临,虽然找不到反击的空挡,但长久使用重剑的他,自然明白一力降十会的道理,有比对方更高的内力,不加以利用,岂不是暴殄天物?

    只见陆展元双手突然成拳,双臂环绕屈起,内力使出,劲分七段,顿时一股古朴厚重的感觉传出,洪七公在一旁看到,急忙叫道:“药兄小心,是七伤拳”可惜话音刚落,就见陆展元一拳“直捣黄龙”,不管对面是什么招式,就这么直直地打了出去。

    其实陆展元知道自己此拳法的威力,所以不敢用足内力,可是就算他只用了八成的内力,也不是现在的黄药师能够硬抗的啊,而洪七公刚才被陆展元击地气血翻腾,又倒退几步,根本来不及阻止,眼见着黄药师的双掌就要与陆展元的双拳对上,就听旁边隐隐出“叮”一声响,一道内力袭向了陆展元的肩膀。

    突然而来的袭击,令陆展元一惊,急忙手腕一拧,抽出一只手,斜斜地迎上了那道内力,而另一只手仍度不减地迎上了黄药师的双掌。

    “啪!”“砰!”两声响下,陆展元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而黄药师亦是倒退一步,幸亏陆展元临时抽出了一只手,所以并没有任何损伤,抬头看向那个突然c手的人物,竟然是慈眉善目的一灯和尚。

    那黄药师刚要上前打招呼,就听陆展元说道:“一灯大师来的正好,你们三个一起上,晚辈好打个痛快!”用力不敢用满的感觉他实在不喜欢,所以迫切地想要跟三大高手地联手一战。

    一灯呵呵一笑,喧了个佛号道:“老衲已经皈依佛门,不再参加尘世间的争斗,此次来华山也只不过想见见故友而已,陆少侠还是罢手过来一聚。”

    陆展元一愣,这还打不起来了?江湖上数的过来的高手基本上都已经来到,难道这次华山论剑。就这样结束了?郁闷地环视一周,想再找个高手打上一架,可惜除了洪七公与黄药师,也就一灯了,至于老顽童周伯通。陆展元则直接忽略,跟自己徒弟打架,输赢都不讨好,尽管老顽童的武功很厉害。

    想至此,只好无奈地耸肩罢手,问道:“一灯大师,君儿怎么没和你同来?与你在一起地英姑呢?你们之间地仇怨应该也化解了?”一灯呵呵一笑,道:“冤孽总算过去,现在一切都好。英姑与君儿片刻就到,还有当年害死英姑儿子地裘千仞。不过他已经潸然悔悟,皈依我佛,阿弥陀佛,善哉。”

    “哈,如此甚好,不过大师,晚辈有句话要提醒您。那裘千仞平日里杀人如麻,只怕不是那么容易戒掉杀念,而他地妹妹正与郭靖守在襄阳,不如你放他去襄阳杀敌,为保卫大宋出一点力。”

    一灯深思片刻,点头道:“待慈恩前来,问问他自己的意思。”

    咳咳……陆展元忍不住被呛了一下,没想到裘千仞始终还是没逃脱这个充满善念的名字啊!

    围观的众人见新加进一个和尚之后,几个高手竟然不再打下去了,顿时觉得无趣。可又不敢出声催促,只能闷闷地站在一边,就在他们以为不会再有比武观看时。

    突然远处传来一整如金铁相交地铿铿笑声,一道身影由远及近,迅向这边闪现,只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华山之颠。

    陆展元眼神一凝,此人竟然是欧阳锋!?他不是了自己的“生死符”么?怎么可能还活着?不仅他心疑惑,就连在一旁观看的几女也是不可置信。

    不等陆展元众人做出反应,就听见远处又传来一声长啸,声若鹤鸣。连绵不绝,突显起内力不凡,众人转望去,只见两道白色乎隐乎现,片刻便来到跟前。

    陆展元一见来人。心欢喜。叫道:“催先生,雪儿妹妹你们怎么也来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灵鹫宫的催渺与催雪遥。

    催渺上前一步,道:“我与雪儿追捕此人而来,倒是没想到你也在此,。如此正好,此人潜入我灵鹫宫盗学武功,你是灵鹫宫的少尊主,此人就交于你来处置了。”

    陆展元恍然,怪不得看不出欧阳锋有什么异常,原来如此,向面色冷俊的欧阳锋,感觉怪怪的,当初以为杀掉了他报了仇,心的仇恨早已消散,可此时突然知道自己的仇人还在,却有点提不起杀念,再去杀一个曾经被自己杀掉过地人了,当真是唏嘘不已。

    只是想到,自己的父母之仇还没报,又由不得自己放弃杀念,于是冷声说道:“欧阳锋!就算你命大逃过一劫,难道你认为再次来到华山,还能再安然离开么?”

    欧阳锋铿铿一笑:“重剑狂生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罗嗦了,要杀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嘎嘎……”

    陆展元神色瞬间一冷:“那你就再纳命来!”说罢直接单手一吸,将洪七公断掉丢在地上的竹棒,招入手一截,正好当作木剑来用。

    这是他第一次在众人眼前使用木剑剑法,所以除了几女之外,大家都不明所以。只见陆展元竹剑一指一引,一股浑厚的内力喷薄而出,刮起一道旋风向欧阳锋袭去。他这一招是为杀敌,所以用出了十成的功力。

    不想,那欧阳锋眼神轻蔑,双掌微张,呱一声叫,呼地推出双掌,竟然也刮起了一阵狂风,直直地迎上陆展元的木剑。

    “啪!”“喀嚓!”只一招,两人一沾即分,可陆展元手地木剑却已经,寸寸折断,而欧阳锋的代价却是双手颤抖,虎口崩裂,鲜血长流。

    “你也达到了大成的境界?!”陆展元理顺翻腾的内息,不可置信地问道。

    “哈哈……我送你下地狱去问阎王!”欧阳锋猖狂一笑,不顾自己手上的伤口,又一招蛤蟆功,夹杂着天山六阳掌掌劲,以雷霆之势袭击而来。想来,自从他了陆展元的“生死符”之后。受尽痛苦煎熬,早就将陆展元恨之入骨了。

    陆展元刚才与他对上的那一招,双手颤抖还未缓解,见欧阳锋袭来,不敢怠慢。急忙又挥出“七伤拳”,那欧阳锋现在一心想取陆展元的命,所以根本不讲花俏招式,纯以内力硬功相拼,而此种打法,偏偏又是陆展元最喜欢的,因此,只见场二人,拳拳到Ru,犹如两只撞架地蛮牛。不懂得避让。

    又一下全力撞击,陆展元与欧阳锋同时退后数步,亦几乎同时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这样地硬碰硬,两人早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可欧阳锋确实想疯了一般,对自己的伤势完全不顾,又一次挥掌袭了上来。

    旁观的几女见此。顿时惊呼出声,纷纷想要上前相帮,她们这一年多来,跟在陆展元身边勤修《九yin真经》早已不是吾下阿蒙,若她们上前相帮,绝对可以帮助陆展元打败欧阳锋。不想刚有所动作,就见催渺突然闪身而至,肃穆地说道:“这是我灵鹫宫地事情,旁人不得c手!”几女哪管的了这么多,纷纷出手想逼开催渺。在她们的概念里,定是简单之极的事情,只是万万没想到,只交手数招,便都被点穴道僵在原地,心骇然,只怕这个人的武功,不比陆展元差多少啊。

    催渺点住几女后,转向蠢蠢欲动的黄药师、洪七公、一灯和老顽童四人道:“希望你们也不要c手,若他连这个人都无法战胜地话。就没有资格继承我灵鹫宫尊主之位!”四人一听如此,只好作罢旁观。

    那陆展元耳听八方,心咒骂,小爷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继承灵鹫宫了?靠!临近身前的双掌让他无暇多想,急忙提气再次迎上。啪!又一阵气血翻腾退后数步。观那欧阳锋也没好过到哪儿去。可是他此时双目通红,完全进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不拼到最后一丝力气,他是不会停下来的。

    陆展元心叫屈,这家伙还是把脑子练坏掉了,自己竟然跟一个疯子在拼命,靠靠靠!这也太憋屈了,万一要是被杀了,或者被伤着,岂不是窝囊够戗!?自己得快些想出有什么比他更厉害地招数没?

    眼见着欧阳锋地又一波攻击到来,陆展元灵台一亮,日,怎么把独孤求败地最高剑意忘记了?虽然还没有完全参透,可是也比木剑要厉害不止一二倍啊!

    想到此,暗自兴奋,可是就这一刹那的走神,那欧阳锋地双掌竟然趁此机会,拍到了眼前,高手对决,是容不得一丝的疏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只见激烈的内力气流,摧地陆展元有些睁不开眼,想要再提气迎上,已是来不及,难道自己就这么报仇不得,反被仇人杀掉么?他实在是不甘心……

    生死之间,突然感觉眼前的双掌似乎停滞了下来,陆展元莫名地进入到一个静止般的状态,浑身的内力犹如沸腾的热水,瞬间从体表喷薄而出,以不可思议的度在身前凝聚成一把虚无的长剑,威猛无铸地席卷向眼前的欧阳锋,在欧阳锋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摧枯拉朽般地扫过他的身体,轰向后面的山壁。

    “轰!!”山壁被击出一个硕大地深洞,而欧阳锋的身体在保持那个姿势片刻,忽然彻底瓦解,犹如散落的灰尘一般,成了一堆红色的碎屑。

    众人呆若木鸡,眼神滞停,实在是不敢置信,这是人能出来的威力么?黄蓉、穆念慈、李莫愁、程瑶迦,还有刚刚才登上山就看到这一幕的何沅君呆楞片刻,便急忙奔向已经跌倒在地的陆展元,他那一击几乎抽空了他所有的力量,若不是大成境界的他,内力已经循环不止,定无法支撑这么强横无匹的攻击招数。

    几女一动,众人才哗然出声,纷纷高声呼叫,兴奋激动之情言溢于表,似乎使出那招地是自己一般,就连黄药师、洪七公、一灯、催渺都是面色骇然,无法保持冷静,而老顽童则象小孩子炫耀一般。蹦到那些看客的江湖人士跟前,不住地叫着:“啊哈哈哈……看到没,那是我的师傅!!”

    几女不管众人的反应,围在陆展元身边,挥手贴上他的身体。向他Ti内输送着内力,想尽快将之救起。那催雪遥在一边看着,摇摆不定,想上前,又不敢上前,毕竟她现在还无名无份。

    “去。”这时,她身旁地催渺鼓励道。看着父亲地信任的目光,催雪遥心一定,点有恩了一声,便一个闪身来到陆展元与众女身边。伸出一只嫩手,加入了救援地群体。

    有了她这个高手的加入,很快陆展元便咳嗽一声,幽幽转醒,穆念慈第一个露出微笑,向催雪遥表示和善,其余几女。亦是微笑点头致意。催雪遥心激动,突然勇气倍增,看向陆展元道:“陆哥哥,我也要象诸位姐姐一般,做你的妻子!”

    咳咳……陆展元躺在李莫愁地胸口,抬头环顾了一周,进入视线的是一张张闭月羞花的俏颜,瞬间心被甜蜜和幸福填满,呵呵傻笑一声,两眼一翻。兴奋地又昏迷了过去。

    匆匆数月过去,陆展元伤势完好,蒙古又在起兵攻打襄阳,郭靖带着老婆和二舅子,在死守不放,另陆展元好生佩服,为了表达佩服之意,便去了襄阳将重剑之法教给了郭靖,顺便潜入蒙古军营,斩杀了百名千夫长。和那刚刚上任的蒙古大汗。

    蒙古攻打大宋,再一次的无疾而终,可惜大宋的皇帝可住劲地在大肆搜捕着陆展元,竟然毫不利用机会平灭蒙古,令大宋的百姓寒心。还好蒙古已经元气大伤。没有个十年八边是无法恢复往日的实力。百姓气愤过后,又一次麻木地。不思绸缪地自顾自地生活着。

    陆展元已经做的仁至义尽,可不管大宋皇帝如何,带着他的几位红颜知己,住进了天山灵鹫宫。而关在全真教地杨康,则被陆展元废去武功,下“生死符”,一年给一次镇压的解药,然后扔在了牛家村守孝,限期一百年,祈祷他能活二百岁,应该能再次得到自由。

    而小龙女、林珑和孙婆婆,更是被陆展元以强横的态度,接到了灵鹫宫生活,至于怎样强硬?引她们出古墓,然后放下断垄石,不告诉她们后面还有入口,她们无家可归,就只好乖乖地跟他去天山。

    岁月如梭,流水般潺潺而过,一晃又是十年,蒙古再次攻打大宋,气势如虹,势在必得,陆展元不忍见郭靖一家殒身襄阳,再次出山襄助,蒙古大汗又莫名被杀,蒙古再次无功而反。

    渐渐地,江湖人士,还有大宋百姓已经将“重剑狂生”神话,认为有他在,蒙古就无法攻破大宋的防线。可是这次,却不知道从哪传出的消息,天山上拥有着无上的秘籍,而且多如草屑,当初陆展元横空出世,所向披靡,便是因为学习了其的一两套低级地武功,如果谁能够得到天山上的任何一套秘籍,不管你的资质多差,你也能够成为“重剑狂生”般的存在。

    于是乎,那些贪婪的江湖人士,转便忘记了,是谁在费心费力为他们保护家园,是谁一次次地深入敌营,只想能够为大宋子民求得片刻安宁,一切都忘了,在利益的驱使下,一窝蜂地拥上了天山飘渺峰,可惜上山之后,留下给他们的只是一座空殿,当他们找到那间刻着秘籍的石室时,见到的也只是残壁一片。

    又是十年过去,蒙古再次攻打大宋,再没有“重剑狂生”来拯救大宋,郭靖一家殉城,在死的时候,郭靖用出所有地内力,不甘地吼道:“陆大哥,我代所有的武林人向你道歉了!!”声传整个襄阳城,令偷偷逃命的江湖人士,汗颜后悔,可惜为时晚矣。

    日升日落,花开花谢,人们再也没有见过“重剑狂生”的出现,直到有一天,一群少年少女出现在江湖,只见男的英俊,女的娇艳,最最让人惊奇的是,那些少年肩膀之上都抗着一把黑黝黝的重剑,只可惜,他们只是昙花一现,在江湖上打杀了几个雄霸一方的恶霸之后,就再度消失……

    完)

    本书写到这里已经告一段落,感谢各位兄弟的支持,真心感谢,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卡片,卡片新书已经上传,叫《伪法狂徒》,急切地需要您地支持,请点开收藏、推荐,卡片拜谢各位兄弟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