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其他小说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第四章 贺东尸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好一会儿,大彪才问道:“你就这么活活掐死个人!?”
我嗯了一声道:“是啊,他要杀我,我就杀他!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情非得已啊!”
大彪哎了一声道:“那我估计你就是正当防卫,最多算是防卫过当,放心吧,被关在这里,就说明没事的!”
我笑了笑道:“借你吉言吧!”
两天后,我数了一下,整整进来了一个星期,除了张队和张局她们提审过我两次外,就再没人理我了。
直到今天,早上我吃完早饭,张队过来了,告诉我可以安排我见家里人了,问我想见谁,我想都不想地说是耀阳。
张队拒绝道:“耀阳不是你直系亲属,不能算!”
我失望地说道:“那算了,我不想我家里人担心,要是能见耀阳就见,其他人我暂时不想见!”
张队嗯了一声道:“我去帮你安排一下,可以的话,你再申请!”
我感激地向张队点了点头道:“谢谢你了,张队!”
张队笑了笑道:“我是相信你不会杀人的!直觉告诉我,你的这个案子有蹊跷,我从人体学的角度研究过,如果你们两个力量相差很远,那的确是有可能掐死贺东的!但如果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而且你还有伤在身,你是很难杀死他的!我看过你的体检报告,你的左前胸肋骨多处骨折,加上你体内脂肪和热量的储存,你应该是被饿了几天,你根本没体力杀死贺东的!”
我一听豁然开朗道:“是啊,是啊,我被打得遍体鳞伤,而且那时候走路都困难,所以怎么可能掐死贺东呢?那是不是说,我没事了?”
张队摇头道:“我说的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想,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我急忙说道::“我的伤不就是证据吗?”
张队否认道:“你是受伤了,可贺东身上也有伤啊!他应该是从那个楼梯上,掉下来的,他伤的也不轻啊!这样说起来的话,你就有可能杀他了!”
我翻着白眼道:“你这和没说有啥区别,算了,我还是信天由命吧!”
张队解释道:“我这么说,是让你不要自暴自弃,不要什么都认,你自己都不清楚的事,你认什么?贺东的死存在各种可能性的!他要是自己伤势过重导致的死亡,也是有可能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是被人杀死的,但不是你!但目前,我们还没得到家属的同意,无法进行尸检!”
我切了一声道:“贺洁和贺天都不知道去哪儿了?怎么让她们同意啊?”
张队摇头道:“不是她们,是贺北,她现在是贺家的代言人!”
我哦了一声道:“那你想办法劝劝她吧,我帮不到你了!要是我在外面或者还能和她说说!”
张队啊了一声道:“你杀了她弟弟,你现在还要劝她同意解剖,你觉得这可能吗?”
我信心十足地说道:“我觉得有可能,只要你让我见见她就可以了!”
张队犹豫了一下道:“那我试试吧!”
我没想到办案部门会同意,更没想到贺北会同意见我。
在探视间里,我再次被戴上了手铐,固定在椅子上,旁边两位狱警,一左一右,像个门神似的盯着我。
贺北很准时,推开门的一霎那她看到了我,二话不说,就要冲过来扇我,可桌子有点长,她还没绕过来,就被狱警给拦住了,就这样,她还向我吐了口水,我没躲,也不知道怎么躲?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平淡地说道:“你过来就是为了打我啊?又不痛不痒的,有这必要吗?”
贺北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坐到了我对面,说道:“我要看你怎么死?你现在就跟丧家之犬一样,以前的风光呢?以前的嚣张跋扈呢?现在成了阶下囚,杀人犯!老天有眼啊!”
我不屑地说道:“一命换一命,我也不亏!”
贺北再次愤怒起来骂道:“你个王八蛋,你害的我家破人亡,我好好的一个贺家,现在被你弄得就剩我一个了!你死一万次都不解我心头之恨,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你下辈子投胎,也注定是只猪,狗,任人宰割,任人凌辱!”
我无以为然道:“我是唯物主义者,我不信那些的!但我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我杀了人,我自当受到应有的惩罚,但那些丧尽天良的畜生呢?他们还没得到有报应,这才是我心有不甘的地方!你恨我不要紧,这是应该的,可你不该就这么放过那些害你家人的畜生啊!”
贺北冷哼了一声道:“你不用在这里狡辩了!我何氏集团是不是被你搞垮的?我弟弟贺东,是不是被你害死的?我爸和我小妹现在下落不明,是不是你干的?”
我撇了撇嘴道:“你们何氏集团怎么垮的,你怪到我头上?是谁先惹谁的,你最清楚,当初就是你先找我麻烦的,你不会记性这么不好吧?你爸是什么人,你弟弟是什么人,你比我更清楚!贺洁为什么宁愿跟我,就不跟你们一起,你同样比我清楚!你要是个明白人,就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问题!至于你弟弟的死,我有责任,如果真是我杀的,我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说完,给她看了看我手上的手铐。
贺北恨恨地说道:“你活该!你找我来,就是让我看你怎么死的吗?你在向我解释啊?还是在忏悔啊?那大可不必!”
我摇着头道:“的确大可不必!我也没什么好向你忏悔的!在杀死你弟弟这件事上,我一点没后悔过!但这不是出于我本意,就算我不杀他,他也在被通缉中,在卫华的手底下生不如死,我何必多此一举呢!”
贺北轻蔑地说道:“你说这么多,还不是在解释!是在求被害人家属谅解,可以给你减刑吗?你妄想!不判你死罪,我就上诉到最高法院去!”
我讥笑道:“你想多了!没那么必要!我就是要求生,也不会来找你的!我只是想问问你,到底想不想知道,你弟弟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贺北愕然道:“死因!?这还有什么异议,你还说不是在狡辩,就是你掐死他的!”
我摇着头道:“这是其中一种可能,但请你理性一些想想,我为什么要死他?仅仅是因为我想杀他?那我何必亲自动手呢?”
贺北瞪着我说道:“那是因为你想亲手杀了他!”
我再次摇着头道:“我不是那种冲动行事的人,就算我有这种冲动,也不会是现在,而是当我知道我嫂子是因为你弟弟而死的时候!我有机会亲自动手的,可我没那么做,不但我没那么做,还劝我哥不要那么做!因为你弟弟的命,不值得用我们的命去换!还有啊,我要是真的想杀他,我会这么蠢的,一个人去?打到我们两个都筋疲力尽了?最后,我想告诉你的事,知道真相的,远远不止我一个人,你爸和你妹妹也知道真相的!你弟弟是为了他们的性命,才和我拼个你死我活的!你难道不想知道他们的去向吗?不想知道你弟弟,到底是不是我杀死的?还是另有其人呢?”
贺北终于动摇了起来,沉思了片刻后,问道:“我爸和我妹妹在哪儿?”
我不确定地回答道:“因为还在卫华手上,至于是生是死,我就不知道了!”
贺北哼了一声道:“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人!”
我苦笑道:“什么是好人?过马路不闯红绿灯,却随地吐痰就是好人了?我懒得和你废话了,我也不想再劝你了,你要是觉得你弟弟的死,没任何疑点,愿意放过真正杀害他的人,你就直接把你弟弟火化了吧!随便还能搞死我!如果,你还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同意法医给他做尸检!如果尸检结果显示,是因为我掐贺东而窒息而死的,那我无话可说,我就等死了!但如果还有其他外因,就该去查真正害他的凶手,而不是在这里诅咒我快点死!另外,尸检结果,还有可能会发现新线索,说不定就能查出你爸和你妹妹现在在哪儿?你弟弟既然已经死了,那你留他的尸体,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给他尸检,查出真相呢!”
贺北再次破口大骂道:“你才是不折不扣的畜生,我弟弟死了,你都不想给他留个全尸,你还是人吗?”
我无奈地说道:“我还真没恨他,恨到这种地步!我说了,这个决定取决于你自己!你不想,谁也逼不了你的!”
贺北直接站了起来道:“你就别做白日梦了!我是不会同意的,一会儿我就去办火化手续!不管我弟弟最终怎么死的,你都脱不了干系!你自己说的,一命还一命,知道自己该死,就死的安静点!别死了,还遭人烦!”
看来我的劝说,对她没起作用,也不想再多费口舌了,只好说道:“那就让你弟弟冤死吧!你爸和你妹妹也不会有消息了!”
贺北愤恨地说道:“你在我面前要挟我?是不是我不同意尸检,你就会让我见不到我爸和我妹妹了?你这是绑架!”
我嘿嘿笑道:“我要是有那个本事,我会被抓,我抓了他们两个,可以直接让贺东去自杀的,我何必搞这么事情出来呢?”
贺北再次动摇起来道:“你是说能从我弟弟的尸体上,找出我爸和我妹妹的消息?”
我不确定地回答道:“这个我不敢确定!我只是说,有机会!”
贺北犹豫道:“你要是骗我,那就不得好死!”
我切了一声道:“我怎么死,也不是我自己决定的!你操这心干什么?”
意外的,贺北在尸检同意报告上,签了字,法医开始给贺东做一次全面的检查。
在这期间,我还是不允许见任何亲友,这让我不免有些担心,外面的情况。
没了我主持大局,他们会不会乱成一团,只有大少是最后见到我一次,也不知道,我的话她传达到没有,他们现在是不是在追查卫华和大青的行踪呢?小黑是不是已经找到卫华他们了,会不会乱用私刑呢?可千万别以为我被抓了,他们就替我报仇啊,揍几顿还好说,可别动真格的啊,那事情就无法收场了。
想到这里,我就有点怕了,翻来覆去的觉得,这种可能性太大了,不行,一定得让外面的人,知道我的近况,我还是有希望的。
于是,这天我主动找到大彪,和他聊天。
从进来开始,我就一直心事重重,难得找到他聊天,大彪好奇地问我:“事情有转机了,对吧?”
我嗯了一声道:“算是吧!我其实也不太确定,彪哥,你外面还有亲人在吗?”
大彪被窝这我问题,问得竟然有点茫然道:“老家有个哥哥,有个妈!”
我紧接着问道:“他们来看过你吗?”
大彪有些失落地摇头道:“没有!”
我安慰道:“没事,他们过得好就行啊!再说,你这没判,估计他们来了,你都出去了!”
一向都恨乐观的大彪,此时也露出了愁容道:“这次有点难说了,昨天提审我了,提审我的还是上次抓我的那个人,说我这是屡教不改,还因为数额比较巨大,性质比较恶劣,可能要判刑!这次不是交罚款就能了事的!哎,也赶上我倒霉,刚好新来了一批小姐,地方不够住,我就换了一套新公寓,上下两层,4个单元,我都包了下来,搞得跟香港的一楼一凤似的,还发了很多小卡片,结果一下子被端了!被堵在里面一个都没出来,一查一共十几个嫖客,二十几个小姐!”
我好奇地问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没找人放风的吗?”
大彪哎了一声道:“平时是有的,这不换了新地方,楼下的保安没搞定,肯定有人投诉了,天天人来人往的,半夜半夜不睡觉,人多又杂,我猜想可能就是保安干的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