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其他小说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第三十二章 澳门之行(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没理会他们,径直走到吧台,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再次走进了房间,准备洗个澡。
我知道他们几个人一定是盯着我看了一下。
我洗完澡出来,他们还在聊天,还时不时地发出欢声笑语,这令我有点意外。
白世家看我再次出来了,和我介绍道:“和你介绍一下,这可是濠江大能人豪哥,万世豪。”
然后指了指我道:“我兄弟,陈飞!”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叫豪哥的小胡子很客气,站了起来,伸手过来。
我急忙伸手过去握了握。
豪哥客气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兄弟火气大了点,多有得罪啊!”
我淡淡地笑了笑道:“做事嘛,应该的!”
我被叫坐了下来。
白世家开口道:“豪哥,过来是想看看,咱们的事,到底怎么解决?”
我皱了皱眉,白世家这话说得,就已经把我给圈了进去,我又不好当面反驳他,就问豪哥道:“豪哥,我昨天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这数到底是多少?怎么一会儿,这位马哥说您借了阿俊1000几个,一会儿又说他自己借了2000个的,你们是一家人,怎么还能开分放数出去啊?再说了,我就搞明白了,赌场里面的码,对于老客户怎么也来九出十三归的规矩啊?一下子给我搞多500个出来,谁家也不是开银行的,对吧?我虽然不怎么赌,可规矩我还是懂的!”
豪哥看我一脸淡然,知道不是在大他,微笑着说道:“小马不懂事,你别怪他!我们数目一向分明,一会儿,我叫人把单子拿过来,你对对,看看有没什么出入?白总我信得过,不然,最近这数目的确是有点大了,小弟我也负担不起啊,要不我怎么也不会来麻烦二位的!”
话说得很客气,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就点了点头问道:“人没事吧?”
马哥急忙答道:“放心,吃得好,睡得香!我们谁也没动他一根手指头!”
我讥笑道:“你也得敢啊!别这么瞪着我,年代不同了,你还以为以前呢,欠钱的,出老千的,抓到就剁手,完事就往香江里一扔啊?这套不流行了!你养的那几个打手,就是个摆设吧?赶赶地痞无赖,酒鬼什么的还行,维持下普通治安,还真敢见血啊?”
马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说道:“你要不要试试,他们是不是摆设啊?”
豪哥搂住了马哥的肩膀,对着我说道;“我兄弟有点冲动,你别介意,陈总说得对!现在只有求财的,没有想害命的!”
我撇了撇嘴道:“允许你们洗码人合法化,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别老是以为自己还是黑社会,你这就是份工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你要是真伤着人了,这事就变性质了!公了私了你都不占理,没必要和我这儿吹胡子瞪眼的!没人怕你的!”
豪哥哈哈大笑道:‘陈总,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陈总说得对!求财,大家都是求财的!数清完了,我请陈总好好在澳门玩玩!”
我摆了摆手道:“澳门我常来,就是不太喜欢赌而已。人带过来,数对上了,咱们就个不相欠!”
不一会儿,一个美女端着个盘子,上面一堆签了字的单据,摆在了桌子上。
白世家一一拿起来仔细地看了一遍,将其中几张抽了过来说道:“这几张数目不对,这字也不是他签的!其他的,我认!”
豪哥皱了皱眉,直接他挑出来的单子,仍在了马哥脸上骂道:“你就这么做生意的啊?丢我的脸!”
马总哥还假装着拿起单子,一边看一边说道:“不能够啊!一定是下面的人马虎大意!”
白世家算了一下,说道:“这里才1500个,哪来的3000个啊?而且你这里面的数,其他有800个,是我其他朋友挂账,怎么也算到我小弟身上了!”
豪哥眯缝着眼,说道:“白总,这就是您的不是了!你朋友过来玩,都是报你的名啊,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放数给他们啊?现在款期都了,他们人都不见了,电话不回,人也找不到了,我不找你要,找谁要啊?”
白世家愤愤地说道:“我当初就是介绍客户给你们认识,没说过要担保的,你现在要我认下这笔数,这就说不通了吧?”
豪哥翻脸比翻书还快:“白总,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那些朋友可是对我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我们也没少服务他们吧?现在就这几百个,公司天天催着我还钱,我总得找人把这笔数认了吧?你要是不认,就是你小弟认了,对他我可没这么好说话!”
白世家一时没了办法,恳求地看向了我。
我切了一声道:“听说过父债子偿的,没听说过朋友的债也要朋友还的道理!你什么字据都没有,就让白总帮他们还钱,这可就是硬抢了!”
豪哥一拍桌子怒道:“今天我就明抢了,你又能怎么样?刚刚是给你面子,你要是再这么嚣张,你看我会不会办事!”
我不屑地说道:“第一,我正大光明地走进赌场的,我要是出不去了,有人会来找你算账的!第二,你无凭无据的,任谁也不会认这笔帐,就是是认,这数目到底是多少,是不是我们也得问清楚啊?第三,我说你不会办事,你也不敢办事,别吓唬我,我有心脏病,我要是真躺在这儿了,我外面的司机立马报警,万一真封你的一两天,得不偿失啊!这罪过估计你肯定是担当不起吧?我还告诉你,我吃定你了,我再说一遍,该我们还的钱,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不该我们出的钱,多一分没有!”
豪哥冷哼了一声道:“这一年到头的,香江河里不知道有多少游魂野鬼,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看得出,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你也应该知道有些人为了钱,命都不要的!你说我这儿赌场里得有多少烂赌鬼啊?我要是给点钱让他们赌,他们什么事干不出来啊?还需要我们动手吗?这样,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你拿1000个出来,我再私人免费借你500个,咱们开一台赌局,赌场嘛,肯定是以赌论胜负。赢够2000个,钱不用你还了,人你带走!!输了你就再扔1000个出来,怎么样?公平吗?”
我讥笑道:“你当我傻啊?十赌九骗,你的地头,我怎么能赢啊?我还不如直接拿1000个,替他还账呢!”
白世家突然说道:“好,我答应你!咱们赌!”
我皱了皱眉,看了看白世家,白世家那炙热的目光闪闪发亮,像是已经胜券在握了,这分明就是一个赌徒啊!
我不悦地对着豪哥说道:“我们先商量一下,一会儿答复你!”
豪哥嬉笑道:“呦呵,两兄弟意见不统一啊,行,那你们商量着,别太久啊!我没什么耐心的!”说完,叫着马哥和艾艾走出了房间。
看他们走后,我大怒道:“你搞什么啊?还赌?还没输够啊?这是我的钱,我拿1000万出来借你,你能救人就救,救不出来,你死这儿我都不管!还有,你北京的房产,现在马上打电话做抵押,钱你可以慢慢还,我不要求你过户,但我必须得有保障!我可和你说好了,你要是赌输了,我就直接拿房子,赢了还我本金,咱们以后各不相欠!”
白世家像是下定了决心道:“好,我答应你!你放心,我在这里就没输过,我的赌术都是经过精密地科学计算得出来的!我只是不愿意去碰赌了,不然,想赢多少都有!”
我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道:“你真当自己是赌神啊?可笑!”
经过一天时间,白世家在北京得一套房子,直接抵押给了银行,银行作为第三方担保,我直接过户到了赌场1000万。
我没参与他们的赌局,再大的赌局,我也见识过,这明明就是个圈套,只是不知道他们和白世家是一伙的,想引我入局呢?还是他们只是想圈钱,至于是我的钱,还是白世家的,他们不关心。
我接了在关口的关泽和小黑,来到了另外一家酒店。
关泽对于什么都很稀奇,其实小黑也一样,只是和我们在一起时间久了,见识比关泽多一些。
小黑唯一的感慨就是,这路也太窄了,这地方也太小了,比珠海还小。
我问关泽:“你想不想赌两手啊?来澳门的人,不赌两手,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过澳门!”
关泽犹豫了半天问道:“最小的筹码是多少啊?我赌个几百块钱,行不行啊?”
我点了点头道:“行啊,最小的筹码是5,还有10,25,50,100,500,5000,最大的是1万,当然VIP厅里几十万也有!不过5的那个没法下注,,因为赌场每次都会抽水5%,如果你下注300,实际上赌场只会赔你285港币,这个时候你可以拿15筹码给荷官,让荷官赔你300整数。你也别那么小气,我私人给你2000块,你去试试手气!”
关泽傻乎乎地笑着说道:“那到不用,我少试点,1000块不少了吧?”
我没说话,微笑着看了看小黑。
小黑摇着头道:“别看我,我这辈子都没赌运的,赌啥输啥,看看还可以!”
我们进了金沙,我帮关泽换了2000元的筹码,让他自己去玩,只要是想看看他的赌品和赌性,赌场是一个磁力场,也是一个大型的照妖镜,这里可以完完全全地看出一个人是否贪婪,是否有耐心,是否能经得住犹豫,人生百态可以在这里尽显。
我在这里经常可以看到,一群拿着菜篮子的大叔大妈,他们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就是,去领水果金,然后提着菜篮子就进了赌场,搏上一搏,赢了就全家晚上吃鲍鱼,输了就拿着手里剩下的最后50块钱,在这里买一箱红牛,电子产品什么的,带过关口,卖给珠海的商铺里面,因为他们过关可以免费带一些不太值钱的东西,关口一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金额巨大的,一般都不太管!他们就是靠这点差价,来维持一天的生计。
其实,他们这样做,虽然有些不思进取,天天妄想着自己可以靠赌来发家致富,我却一点不鄙视他们,至少这就一条维持生计的办法,而且他们怎么赌都会留下最后一点生存的钱。不像那些真正的烂赌鬼,为了赌不惜一切代价。
男的打家劫舍,女的卖淫贩毒,只要是能弄到钱,什么都肯做。
我以前就问过当地人,为什么澳门的红楼里面,这么多的本地人,以前不都是北上过来的吗?
本地人回答就是:“烂赌,吸毒!”
赌徒没有尊严,没有廉耻,为了一点点的赌资,你让他们什么都行,赌和毒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两样东西,一旦沾上,自制力再强的人也会沦陷!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可还是有那么多人加入这个行列当中。
你在赌场随处可见,殷勤的像你家人一样的游客,叫你爹他都愿意,甚至你上厕所,他们都愿意为你提裤子,为什么啊?为的就是你赢钱后,可以扔给他10块,8块的小费。
关泽先去了老虎机,在下了一个轮盘,最后停留在了一张百家乐的赌台前,鼓足勇气,学着人家扔在桌子上100的筹码。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被看得不知所从,我走了过去,扔出了手上一个1000的筹码,拿回了他刚刚100的筹码,目光回到了荷官的手上,所有人也开始转头盯向荷官。庄家开贤,我输了。
退到了一边。
我把100的筹码交到了关泽手上,他不满地问道:“为什么我就不能下注啊?”
我笑着指了指赌台上一个写着最小500的牌子说道:“赌台最小的筹码是500,里面的是1000,在往里面那些,你看到这些紫色和银色的筹码,应该就是5000和1万的筹码,还有楼上的房间里,可能就是几十万的筹码,我也没见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