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其他小说 -> 强抢妖孽王爷

033 全剧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林玉蝶走到餐厅的时候,催无命正与林弯弯与萧莫璃隔桌相望。
  "乖女儿,过来,坐到爹爹的身边来。"萧莫璃的左手身侧特意空着一张座位,在他的右手方坐着的是林玉旋,隔着林玉旋一个座位上坐着的是林弯弯,而催无命则是做在了他们对面的客位。
  林玉蝶乖巧的走向了餐桌,她的目光瞟过萧莫璃的身上,然后落到了催无命的身上。一夜未见,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发现催无命的背影似乎又清减了,她不由的蹙起了眉头。
  在经过催无命的身边时,她的手臂直接被催无命伸出的手握住,只见他的手腕一用力,林玉蝶的整个人便被他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林玉旋这会儿注目的看着对面的姐姐与姐夫,然后看向了身侧的父亲。
  萧莫璃原本和颜悦色的表情在见到催无命的举动之后瞬间拉长了脸。这个催无命忒不厚道了,这女儿才刚回来,他还没有怎么与之亲近呢,他就这么看他女儿看得这么紧?完全不能体谅一下他这个当父亲爱女心切的心情吗?萧莫璃越想这脸色越差。
  "娘,吃鸡腿。"林玉旋看着情形不对,没顾上自己人小胳膊短,他费力的伸长了手从餐桌边缘盛放鸡的盘中扯下了一只鸡腿递到了林弯弯的碗中。
  "乖。"林弯弯用手摸了一下林玉旋的头顶。这个儿子乖巧起来,倒也是挺讨人喜欢的。
  "爹,吃鸡屁股。"林玉旋第二次对盘中鸡出手的部位让众人默。
  "靠,你个浑小子居然让你爹吃鸡屁股?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萧莫璃见到自家的宝贝儿子朝他娘碗里装鸡腿,而朝他的盘里装的却是鸡屁股,顿时非常的不淡定起来。注意力全都移到了林玉旋的身上,亏他还经常顶着林弯弯的骂把这个臭小子从他娘严厉的手段中解救出来,敢情他就是这样回报他的啊?
  "嘿嘿,爹,哪能啊,咱这不是开玩笑的呢?"林玉旋再怎么样也不能得罪了自己的护身符老爹啊。他赶紧筷头一转,戳在了鸡的另一条腿上,把它扒拉下来,然后,献媚的把第二只鸡腿送到了萧莫璃的碗中,对着他甜甜的笑说道:"爹爹,也吃鸡腿啊。"
  "嗯,这还差不多。"萧莫璃看着碗中的鸡腿,这会儿气已经顺了。他得意的向着催无命挑了一下眉儿,手不由的抓起了碗中的鸡腿对着他扬了扬,然后"啊呜"不顾形象的咬了一大口。
  幼稚。催无命心里偷偷的对着萧莫璃做出了评价。他这会儿没有多看萧莫璃一眼,而是伸手夹了一道林玉蝶喜欢吃的菜肴到她的碗中。
  "蝶儿,这是你喜欢吃的。"催无命温柔的对着林玉蝶浅笑了一下,那刹那间展露的绝代风华,让每个见到他的人都忍不住侧目。
  "哇,姐夫你好美。"看得痴了的林玉旋不由的由衷惊叹了一声。
  "小孩子家家的,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这是餐桌礼仪知不知道?"萧莫璃用手敲了一下林玉旋的头。切,他美?他有他美么?想他当年随便往街上那么一站,哪次不是引起惊叫连片啊?
  老爹,你这是牵怒,牵怒有木有?林玉旋抱着自己被打痛了的头,挑眉委曲的看着边上的萧莫璃。
  "爹爹,弟弟还小。"林玉蝶看着萧莫璃欺负林玉旋,看着林玉旋精致小脸上那一副委屈之极的小模样,不由的出言替他说起了好话。
  "不小了。"萧莫璃瞥了一眼边上的林玉旋,这儿子现在他光看着就来气。人家都是胳膊肘朝里拐,他倒好居然是朝外的。
  林弯弯看着萧莫璃与催无命的不对盘,最终对着萧莫璃说了一句:"是谁说吃饭不许说话的?现在都给老娘吃饭,有话都憋着吃完了再说。"
  "娘子。"萧莫璃轻唤了一声林弯弯,那眼神那声音带着千娇百媚。
  "勾一引无效,赶紧的给我吃完,完了还得谈正事呢。"林弯弯瞪了萧莫璃一眼,她用传音入密的功夫与之说话。
  "哦,有什么正事?"萧莫璃一听林弯弯的话后来了精神,同样与她用起了传音入密的功夫交谈。
  "吃完了你就知道了。"林弯弯对着萧莫璃使了一个眼神。
  萧莫璃立马捧起了碗,三两下就把碗里的米饭给扒拉到了自己的嘴里胡乱的嚼了一下,喝了两口汤后,向着众人宣布:"我吃完了。"
  "擦,你这是吃饭?还是吞饭?"林弯弯看着萧莫璃这态度,知道他又要搞事了。
  "娘子,这没差别吧,反正我都吃完了。"萧莫璃向着林弯弯抛了一个媚眼儿,那意思他正在等着林弯弯说正事儿呢。
  林弯弯的老脸一红,这都已经老夫老妻了,现在在女儿和未来的女婿面前,他就不能收敛一点么?她所说的正事儿,也只是为了不让他闹腾的借口哇。
  就在林弯弯绞尽脑汁想要怎么再找个理由敷衍过精明如鬼的萧莫璃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门房小厮。
  "老爷,夫人,门外有人找二小姐。"门房小厮对着林弯弯一桌人分别行了一个礼后,说明了来意。
  "找二小姐的?谁啊?"林弯弯率先开口问。这也不是她故意扯开话题,而是她十分的奇怪,原本林玉蝶回林宅虽没有到处宣传,可是也只是小范围的只有在林宅内部的人知道,这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她女儿已经回家来了?而且还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他说他叫王文宇。"门房小厮如实的把站在门前求见之人的名字说了出来。
  "是师兄来了。"林玉蝶听到王文宇的名字面上一喜。
  然而,当催无命听到王文宇的名字之后,他握住筷子的手不由的一紧。王文宇来了,那就代表着他的时间无多了。俊眉深深地皱起,他的目光不由带着一丝悲凉的看着身侧一无所知正沉浸在王文宇出现的欢快林玉蝶。
  林弯弯看向催无命的眼神在此刻发现到他的异常之后,变得复杂了起来。这个催无命,难道他真的还在坚持着要他的徒弟娶林玉蝶吗?看他表现出来如此悲凉的眼神,明明就是不舍,可是为何还要执意那么做?
  "爹,娘,王文宇是我师兄,放他进府好不好?"林玉蝶用带着哀求的目光看向林弯弯与萧莫璃。
  "嗯,那是自然。"萧莫璃这会儿见到了催无命的表情,他回想到了第一天见到催无命时,他对他们的提议,看来这个王文宇的到来倒是对催无命是一个承重的打击。这么好玩的事,他怎么能错过?本来对催无命心生不满的萧莫璃,这会儿开始了落井下石。
  "带他进来。"萧莫璃对着门童挥了一下手。
  门童应声而去。
  不一会儿,便把人带到了客厅。
  此时,林弯弯与林玉蝶也已经相继吃完早饭分别坐在了客厅里排放在两侧的座位上。
  "师兄。"在王文宇进入客厅的一瞬间,林玉蝶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欣喜的迎向了他。
  "蝶儿。"王文宇在看到林玉蝶安然无恙的笑脸后,对着她温柔一笑,笑容瞬间淡化了他一路披星赶月所带来的沧桑与疲惫。
  "嗯,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林玉蝶在惊喜之余,又有些奇怪王文宇是怎么会知道她与催无命来到这里的?
  "是师父留书以及一路留下信号让我赶过来的。"王文宇自然的伸出手轻轻地撩起了林玉蝶脸颊旁的一缕秀发,拢到了她的耳后。
  林玉蝶脸上微微一红,她觉得有些不妥的向后退了一步,回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催无命身上。
  催无命此刻低垂着眼帘,清艳的脸上面无表情。
  "玄鸿。"林玉蝶不由的走回了催无命的身边,与他相处这近半年来的时间,此刻她明显感觉到催无命心情的低落,一股淡淡地悠伤若有似无的莹绕在他的周围,让她从心底里升出一丝不安。
  催无命听到林玉蝶的呼唤,他的眼帘抬起,眸光不由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林玉蝶一时间突然发现,催无命浅银色的眸子里居然透出了一点血色,让他的整双眸子透出了几分妖异。她的心里对催无命的隐忧变得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王文宇见到原本欣喜的对着他的林玉蝶,这会儿又把注意力拉回到了师尊的身上,他的嘴角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的苦笑。看来他与她虽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是竟还比不上她对师尊的感情。他的目光不由的落到了师尊的身上,看着师尊白希肌肤上泛起的隐隐青色,他当下不由的暗自吃惊。看师尊这面相可是失血之兆啊。
  "师父。"王文宇向着催无命行了一个师徒之礼。
  催无命对着他点了一下头,淡淡地对其说道:"既然到了这里,就留下来住几日吧。"
  "还请萧王爷与萧王妃安排一下我徒儿的住处。"催无命转头看向了萧莫璃与林弯弯的方向。
  "那是自然。"萧莫璃快人快语的接了话茬,能打击到催无命的家伙绝对是他的坐上宾客。
  "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我正式向两位提亲迎娶林玉蝶。"催无命这会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萧莫璃与林弯弯正式提出了求娶林玉蝶。
  "哦,不知你是为了自己求娶呢?还是为了你徒弟?"萧莫璃在这个时候不由的向着催无命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自然是为我自己。"催无命这会儿紧紧的握住了林玉蝶的手。
  林弯弯看着眸色坚定的催无命,她虽然很奇怪催无命的转变,但是他能想开了,她倒也不会为难与他。情蛊之毒无解,林玉蝶与催无命这辈子注定会纠缠在一起。她以为以催无命对毒的了解,一定是在近期之内想到了解救之法,却不知这一错便是数年。
  "可以。"林弯弯冲着催无命点了一下头。
  萧莫璃这会儿倒没有跟林弯弯唱反调,他只是把目光移动在催无命、林玉蝶与王文宇三人的身上。
  "我想三日后便成婚,可以吗?"催无命说完这话之后,没有握住林玉蝶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这是他能拖的最后时限。
  "可以。"这会儿是萧莫璃清楚的回答催无命,他的嘴角扬着一抹轻笑,对着眼前站着的三人说道:"我会给你们俩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嗯,多谢。"这是催无命第一次对萧莫璃表达谢意。
  三日的时光转瞬即逝。
  催无命在这三日之内,尽可能多的陪伴在林玉蝶的身边。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了,他只能再陪林玉蝶三日,三日过后,他便会彻底消失,从她的生命中完完全全的消失。
  出嫁的当夜,林玉蝶几乎有些兴奋的睡不着觉,明日她就要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为妻了,这种喜悦让她的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精神亢奋中。
  "怎么办?睡不着觉呢?"林玉蝶用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目光不由的落在了桌上摆放着的大红色嫁衣,明日她就要穿着它嫁给师尊呢,只要一想到她就要成为师尊的妻子了,她的心就乱跳个不停,脸颊也热烫如火。
  房间内的烛火突然明暗了一下,林玉蝶只觉得她的颈间被什么东西小小的蛰了一下,本来亢奋的精神一下子就萎靡了,原本睡不着的眸子渐渐地合拢了起来直至完全闭上。
  这个时候,她的房间里多出了一个月白色的身影。
  催无命静静地站在林玉蝶的床旁,如冰玉般的手指怜惜的划过林玉蝶柔美的小脸,房间内回荡着一声轻轻地叹息,他随手点中了林玉蝶的睡穴。用嘴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在林玉蝶的额际开始绘制繁杂的密术符号。食指尖所过之处,便会留下一道红痕,这每一道红痕都是以他全身心头的精血所绘,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这不断的消耗中渐渐变得愈加的苍白。当他完成繁杂符号最后一笔的时候,一片红光从林玉蝶的额际发出,最后慢慢收敛退去。原本在林玉蝶额际的繁杂符号居然隐入了她的肌肤之下消失无痕。
  "咳,咳。"催无命做完这些,忍不住剧咳出声,从捂住嘴的指缝间流淌出来的鲜血一滴滴晕染在了鲜红的锦被之上。他的目光悲伤的看着熟睡中的林弯弯,完成了这一步,有关于他所有的记忆,她都会忘却,只要一想到她睁开眼睛后,再也记不起他,他的心在这一时刻却是疼痛莫名。
  不过这只是今晚他来此地的第一步目的,第二步,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他解开了林玉蝶上身的衣服,左胸处的那朵桃花除了半片花瓣还呈现出浅色之外,其余的部位已经变得红艳无双。催无命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匕首,在他的左腕之上狠狠地划上了一刀,鲜血瞬间滴落在了那朵娇艳红花之上,那朵红花这会儿仿佛似有了生命一般,鲜血滴落在林玉蝶如凝脂般的肌肤上后竟然神奇的被其吸收了。浅色的花瓣随着吸收鲜血的速度在慢慢地变成鲜红之色。在最后一点浅色转化为鲜红之色后,催无命的脸色已经整个没有了血色,他的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可是他还是在那里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他从怀中拿出一只玉瓷瓶从里面倒出一把丹药全数吞入了口中。药力的滋润让他的体力稍微有了一些恢复,手腕间的伤口在此时因为时间过长已经慢慢地愈合再也流不出鲜血。他面不改色的又用匕首在左腕之上狠狠地划了一刀,顿时新的伤口带出的鲜血如泉涌一般落在了红花之上。
  还不够吗?催无命看着愈来愈红的花瓣,他在心里喃喃自语。雌蛊在受到了他大量鲜血的牵引还不出来么?就在他眼前快要发黑的时候,红花的花蕊中心突然拱出了一个小包,接着一道红色的暗影一下子破皮而出,急钻进了他左手手腕的伤口之中,顿时一阵绞痛随着他的左手手臂逆流直上。
  他没有顾上自己手臂的疼痛,直接把药膏抹在了林玉蝶的左胸红花中心部位,顿时林玉蝶的伤口正在急速恢复中。而通过左腕伤口进入他体内的雌蛊正在一步步接近他的心脏。在他体内的雄蛊这会儿似是感应到了雌蛊的接近,立马飞快的表现出了它的欢快。
  心脏部位一阵快似一阵的剧烈收缩让原本就虚弱的他露出了满面的痛苦之色,他用手按着自己的心口部位。
  "噗。"一大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他的身子一软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向了地上。
  就在他快要倒地的一瞬间,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内,大手一揽扶住了催无命月白色的身影,随后又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催无命的另一边身侧。
  "这个笨蛋,真的用了这个笨办法。"萧莫璃看着被他扶住了的催无命,此刻他的脸色已经惨白得完全没有了一丝的血色。
  林弯弯伸手把一颗碧雪丹喂入了催无命的口中,他真的是一个笨蛋中的笨蛋,他这样以命易命的方式真的能让蝶儿幸福吗?林弯弯眼神复杂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林玉蝶,此刻她呼吸平稳,一点也不知道身为她的男人催无命为她所做的一切。
  "娘子,我有点同情他了。"萧莫璃看着催无命,觉得自己与之相比实在是太幸运了。
  "把他扶去暗室,我替蝶儿擦拭一下随后就去。"林弯弯示意萧莫璃先带催无命下去,而她则是为林玉蝶简单的擦拭掉催无命留下的血迹。
  萧莫璃带着催无命来到了暗室,他叫暗卫去准备的寒冰玉床这会儿倒是真的派上了用处。他把他轻轻地放置于寒冰玉床之上,却是骤然发现催无命的胸口停止了呼吸。他用手探在催无命的鼻翼处,已经完全感应不到有气流流动。
  不好,他得去找娘子来。催无命这会儿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萧莫璃火红色的身影一瞬间便离开了暗室。
  等他离开之后,暗室里突然又多了一个月白色的身影。
  "真是痴儿,你和你娘当年真的很像。"月白色的身影是催无命的父亲,他最终出现在了催无命的面前。
  看到催无命这个样子,他的双手在空中做了数个繁杂的手印,接着他从口中吐出了一颗银白色的内丹,这是凝聚了他修炼了千年法力的精华,他把内丹送到了催无命的唇际,内丹化为了银白色的精华被催无命吸入了体内。
  服食了内丹的催无命这会儿胸口出现了浅浅地起伏,他的脸色也由呈现出来的青灰色渐渐化为了苍白色。
  绝色男子的身影在失去了修炼千年的内丹之后渐渐地化为了一只娇小的白狐。失去了法力的他已经无法再维持住人型只能打回原型。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曾后悔过,他越上了寒玉床舔了舔催无命有些冰冷脸颊,然后跃下了床,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看着昏迷中的催无命离开。自此,他与他的尘缘已尽,他将再次努力修炼重修大道。
  "娘子,催无命那小子死了。"萧莫璃来到林弯弯面前时,便是如此对她说的。
  "你胡说什么?"林弯弯捏住白帕的手腕一紧,她不相信催无命就此陨命了。
  "娘子,不信你随我到暗室看去。"萧莫璃急急拉着林弯弯的手奔向了暗室。面餐过乖。
  当林弯弯与萧莫璃回到暗室的时候,林弯弯立马就伸手检查催无命的身体。
  "他只是沉睡了,哪有你说得那么玄呼死了?"林弯弯瞪了萧莫璃一眼。
  "啊,这不可能吧。"他明明都已经检查了他的生命体征已经停止了呼吸,可是为何他又活了?难道他活见鬼了吗?13605551
  "不过他的身子目前实在是太虚弱了,所以他提前进入了安眠期,可能是因为这样你才被误导的吧。"林弯弯查看了催无命的身体状况得出了这个结论。
  "那蝶儿那边怎么样?"萧莫璃知道催无命没有了生命危险,不由的问起了女儿的情况。
  "很好,情蛊的毒解了。"林弯弯此刻正在检查着催无命身上的情蛊之毒,她发现一对情蛊都存在于催无命的身上并没有让他的全身血脉暴走而亡。相反的好像它们是得到了某种相对的平衡,林弯弯在解开催无命胸口衣襟望里看的时候,发现在催无命的左胸之上发现了两朵浅红之花,在它们的花芯中心位置各自隐藏着一只米粒大小的半透明小虫。
  花开并蒂,原来如此。
  林弯弯小心的用玉盒把两只半透明的情蛊幼虫放入其中。原来死的背后便是重生,情蛊是以这种方式传承下来的。难怪情蛊是蛊里面最难繁衍属于传说中的物种,这是因为它们的繁衍需要一个能为爱而甘心牺牲自己之人。
  "娘子,我吃醋了,不许你再看着他。"萧莫璃伸出双手环住了林弯弯的肩膀,把她拉离了萧莫璃的身边。
  "那你给我说说,咱家暗室怎么会有这寒玉床的?"林弯弯用手指了指催无命身下的寒玉床。
  "这个,娘子,咱还是去讨论一下明天的婚礼该怎么办吧。"萧莫璃搂着林弯弯出门,赶紧的转移话题,要他承认自己帮催无命,那可是直接杀了他吧。
  林弯弯与萧莫璃夫妻多年,自然是知道萧莫璃的那点小心思,她只是没想到萧莫璃那么排斥催无命,却最终还是为催无命考虑到了这一步。寒冰玉床除了练功用途之外,那绝对的寒度可以压制住人体血液的暴动并且可以保持住人体肌能的活力,就好比把催无命极速冷冻起来,看来他这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了啊。这样的萧莫璃才是她的最爱么。
  林玉蝶醒来之时,她发现脑袋一阵的晕沉,似是有什么东西缺失了,但她又想不起来。
  "蝶儿。"一声温柔的轻呼从她身侧响起。
  她侧头看向了来人。
  "师兄。"林玉蝶对着王文宇展露出一个笑颜。
  "你醒啦。"王文宇浅笑的看着林玉蝶,昨晚上他没睡想了一夜,他不能遵守与师尊的约定,在师尊用生命维护住林玉蝶之时与之成婚。他不能自私的趁着林玉蝶失去师尊记忆之时趁虚而入。以前他也许出于私心会默认师尊的做法,可是现在他不能。不是说他不爱林玉蝶了,而是他情愿守在她的身旁,等待她真正爱上他之时才正式娶她为妻。
  满院的张灯结彩,最后只是为了庆贺萧莫璃与林弯弯的女儿林玉蝶的回归。
  三个月后,在林玉蝶的身上出现了孕吐的反应。
  林弯弯把催无命的事告诉了她。
  在暗室里见到催无命的一瞬间,所有的关于催无命的记忆似乎被打开了匣子一般涌了出来。原来催无命的父亲在林弯弯额间种下的白光法术,便是让她在见到催无命的影像时,可以回忆起与他存在的一切记忆。
  "无命,我们的宝宝都有九个月大快要生了,你什么时候会醒来啊?"林玉蝶坐在寒玉床旁的椅子上,她握着催无命一只微凉的手让他紧贴在她突起的肚子上,感受着自她母体内孩子的胎动。自从知道催无命在这里之后,她便会每日都来这里看他,陪他说话。
  沉睡中的催无命神情安详宁静,就如同睡着了一般。
  "啊。"林玉蝶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被里面的小家伙踢了一脚不由的惊呼了一下,紧接着她的肚子开始痛了起来。
  "玄鸿,我们的孩子看来要出生了。"林玉蝶咬着唇儿紧握住了催无命的手。现在她的肚子好痛,可是她没有力气出去叫人。
  渐渐地她松开了催无命的手,用手抚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催无命孤单落在寒玉床侧的手指在这个时候突然抽动了一下,随后如蝶翼般的睫毛缓缓地睁开。
  "蝶儿。"久违的轻唤声从林玉蝶头际上方传来,林玉蝶抬起了头,见到催无命清冷绝艳的脸上满是担忧的目光。
  "你醒啦。"林玉蝶对着催无命展颜一笑。
  "嗯,我回来了。"催无命伸出双臂把林玉蝶紧紧的拥入怀中。V5qn。
  这九个多月以来,他在沉睡中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来他不是没有父亲的孩子,而是狐仙的子嗣,只是他的父亲比较特别而已,所以他才会有异于常人的银瞳与银发。
  "疼。"林玉蝶捂着肚子娇弱的呼痛。
  催无命脸色一急,他赶紧下床抱起了林玉蝶笨重的身子。一路顺着林玉蝶的指示回到了她的房间。一阵人仰马翻的匆忙准备接产。
  催无命不顾稳婆的劝阻,就坐在林玉蝶的身边,他的右手紧紧的握住了林玉蝶的右手,左手则是用白帕轻拭在林玉蝶汗湿的额头,银色的浅眸里带着深深的担忧看着林玉蝶突显的肚子,随着林玉蝶的痛叫,他的左手改而轻轻地揉在她的大肚子上。一下又一下的轻揉着,似乎是在安抚着隔着肚皮下方的小宝宝,想要他安静下来。
  同一时间,主宅院中,这会儿已经人员鼎沸了。
  "怎么还不生出来?"萧莫璃在内室外的房间里搓着手来回不安的踱着步。
  而魉看着主子这个样子,不由的嘴角抽了抽。
  "主子,主母又不是第一次生,你都经历过这么多回了怎么还如此不淡定?"
  "滚,不是你老婆生,当然你不知道疼。"萧莫璃勾人的凤眸对着魉瞪了一下,要不是他想再要一个女儿,他才不会再让林弯弯生呢。现在听着林弯弯在里面生产的痛叫声,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萧莫璃,你丫的,等老娘生出来一定阉了你。"突然一声怒吼声从内室传了出来。
  萧莫璃顿觉一阵蛋疼。
  魉站在一旁憋着笑强忍着。
  "滚,要笑给我滚出去笑去。"萧莫璃迁怒的一脚踢向了魉。
  "哇,哇。"这个时候从内室里传出了一阵婴儿的哭声。
  "恭喜老爷,是个千金。"林弯弯的贴身丫环从里面跑出来报喜。
  "啊哈,乖女儿爹爹来了。"萧莫璃这回子高兴的跳了起来,一下子冲进了内室。
  "来让我看看我家的宝贝。"萧莫璃看了看稳婆手中抱着的小粉团儿,然后坐到了林弯弯的床沿边上,舔着脸对着虚弱中的林弯弯叫了一声:"娘子辛苦了。"
  "哼,你等着。"林弯弯扬了一下嘴角,怒瞪了萧莫璃一眼,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就解了避孕的药效让她又怀了孩子。他倒是好,总算这回子圆满了,终于有了第二个女儿,
  "呵呵,不劳娘子费心,为夫叫魉去配绝子汤,等为夫喝了之后你便不会再受此等辛苦了。"萧莫璃用手紧握着林弯弯葱白的小手。每一次见她如此痛苦的生产,其实他的心里也是万分煎熬。所幸这回生的是女儿,那么他也就不再有遗憾了。
  林弯弯嘴上虽然说得凶,可是真正听到萧莫璃为了她情愿绝育,她的心又是一阵感动。嫁夫如此,她还有什么遗憾可言呢?两人的手紧紧相握,彼此间深情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老爷,夫人,姑爷醒了,小姐生下了一个小公子。"看护林玉蝶的丫头站在外面传话。
  林弯弯与萧莫璃听了这则消息,两个相视一笑,看来今日可谓是三喜临门呢。
  数年过后。
  一人隔着屏风匍匐在地,重金跪请黑煞门主刺杀夜帝。
  "亲爱的,有人出百万黄金想要你的项上人头呢。你看这单接还是不接?"林弯弯坐于屏风之后,一手勾起了边上妖孽美男的精致下巴,用密音与之说话。
  "接,怎么不接?明日我就散布消息,夜帝死于黑煞门主之手。"妖孽美男一把搂过林弯弯的纤腰,在那香艳的唇上咬了一口,"反正他也不知道继任新帝依然还是为夫我。"
  江湖传闻。
  夜帝死于黑煞门主之手,即日新帝接位。
  林宅院中。
  一个梳着两小丫辫的五岁精致小奶娃正在花园里追逐着一群蝴蝶玩儿。在不远处的石凳上则是安静地坐着一个银发银眸的绝美小男童。
  "念儿,你怎么不和菲儿一起去玩?"林弯弯看着像是催无命小翻版的催念生。这个孩子与她的小女儿萧玉菲相比似乎安静地有些过头了。
  "幼稚。"从催念生清冷的小嘴中吐出了两个字。
  "催念生,你骂谁幼稚呢?"不知在何时萧玉菲已经从花园里跑了回来,她一听到催念生对她的评价,立马就跳脚了起来。
  谁知催念生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后便沉默不语了。
  "娘,他欺负我。"萧玉菲跑到林弯弯的身侧用两只胖胖的小手抱住了她的大腿,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的叫着。
  "菲儿是念儿的长辈,可不许哭鼻子哦,要不然念儿会笑话你的。"林弯弯抱起了萧玉菲,在她的耳边轻语道。
  萧玉菲睁着骨溜溜地大眼睛,看看林弯弯又看看催念生,然后她把小手往腰间一叉对着催念生说道:"对哦,爹爹说你应该叫我姨的,赶紧快点叫。"
  林弯弯一听萧玉菲的话满头的黑线,这个萧莫璃,他这是想干嘛?欺负不到催无命就让自己的女儿欺负他的儿子么?
  "无聊。"不过催念生更让林弯弯绝倒,他丢下这两个字后,小小的身影便坐了起来,走向了通往花园的路径。
  那里迎着晨曦的阳光,一头银发的催无命相携着他的母亲正向他缓缓走来。
  全剧终。
  其实结局写完了好久,不是很满意所以一直没发上来,现在改了又改最终还是决定传上,最后谢谢亲们一直以来对弯的包容、关心和支持。
  弯开了本新文《彪悍老婆,荤宠腹黑男》同样的腹黑妖孽,只是不同的时代背景。有兴趣的亲们可以点弯的其他作品观看。
  简介:
  素雅洁白的大床上,莫可妍俯看着躺在她身下全一裸的男子,那蜜色的肌肤,肌理线条流畅完美的身形,以及下方……。她吹了一声口哨儿,小样,身材不错,是个能让女人性福的家伙。
  当A国顶级特工魂穿在C国商界大佬莫氏集团唯一独女的身上,一切全都偏离了轨道。
  剧情片断一:
  你说被女人强上了那他也就忍了,可是为毛他的后面会痛?眼睛瞟过床沿那根明显是情趣商店里卖出来还带着血的狼牙棒,湛蓝色眸子不由的骤然眯起。操,想他堂堂胡家大少居然被个女人暴一菊了。好,很好,女人你给爷等着。等爷把你揪出来,爷再慢慢地玩死你。爷会让你知道,花儿是为什么这么红的?桔花是为什么遍地残的?
  剧情片断二: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快枪手,首战只坚持了三分钟。
  "男人,你不行。"莫可妍睁大了无辜的眼睛用手指着那涂满了奶油的红肠。
  "女人,刚开封的都这样,只有吃第二次味道才更佳,相信我准没错。"
  "是吗?"莫可妍挠了挠头,一口咬了上去。
  "哦。"那声音绝对的逍魂噬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