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其他小说 -> [明+龙门]奥术师

第165章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此时赵怀安脸色苍白,显然刚才小李子用的“小手段”让他也并不好过,只是听到马进良的话,他的脸上猛然涌上一股绯红。

    他没有回答马进良,只是盯着小李子,许久之后,终于说道,“我赵怀安,生平只敬佩一个人,那人便是于谦于大人,而于大人之死,却是受我拖累,在于大人死的时候,我就应该追随大人于九泉之下……”

    被人用剑指着眉心,他死不要紧,但是他一死,雨化田就活不成了。此时大势已去,小李子破罐子破摔,口出恶言道,“那你怎么还不去死?!”临到现在,他还是偷偷的上了术法,企图动摇赵怀安的心神。

    赵怀安掌下用劲,小李子只觉得眉心一痛,眉心处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

    只听赵怀安笑道,“果然不愧是阉贼,死到临头还有这本事。”

    看着小李子嘴角动了动,赵怀安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要说,我欠你的两条命?”看着小李子的眼睛,赵怀安的声音很平静,“你放心,杀了你们之后,也会自杀。”

    “无耻!”小李子闭上眼睛,他此时已经不是太阳穴一阵阵抽痛了,而是眼前一阵阵发黑了。小李子生平没什么本事,但是活了两辈子,看人却是不会错的,赵怀安这模样,显然已经是心存死志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小李子冷声说着,“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我们死了之后,你要将这里封存起来,黄金珠宝尽数可以拿走,就当是你辛苦这一趟的酬劳。”小李子说着,根本就没睁开眼睛。他知道赵怀安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但是他就是不想看到赵怀安这副尽忠全义的模样,他就是要让赵怀安做鬼都会认为:他在自己的心中,是个为了宝藏谋害恩人的人。

    他做过鬼,他当然知道。赵怀安这种人,名声比命重要……

    “我说完了,你动手吧!”小李子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不在理会赵怀安。

    赵怀安眼睛通红,他大吼一声,手中剑往前狠狠一刺……

    小李子闭着眼睛,他不是不怕,但是这时候怕有什么用,他能重活一次,说不定能够重活第二次。

    若是在活一次,他一定会阻止雨化田不要再来龙门,还有,在见到赵怀安的第一刻起,就派人杀了他。

    小李子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利刃入眉心的痛感,难道这次死的时候不痛?

    小李子狐疑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赵怀安,不,是所有人诧异的盯着他的身后,而且,赵怀安手中的剑已经不见了。

    他身后有什么?

    小李子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一个身着白色书生袍的“风里刀”站在那里,手中拿着赵怀安的剑,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雨化田”,轻声道,“好了,别装了。”然后,“雨化田”站了起来,拨拉了两下粘在脸上的头发,满脸不正经的模样。

    “你还活着?”小李子声音颤抖,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风里刀”叹口气,伸手将小李子揽在怀中,紧紧的抱着,低声叹息,“你怎么能不相信我?而且,还认错了人?”说着,他瞥了“雨化田”一眼,让“雨化田”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我没有不相信你,也没有认错人。”小李子急急忙忙的辩解,“开始的时候,我真的认为他是你,可是一会儿我就知道不对了。只是当时你躺在那里,也没有呼吸,根本没有防备,我怕我……他们会找你麻烦。”他们,显然指的是赵怀安等人。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最后,小李子还是憋不住,轻轻的问道。

    “在旋风里被东西当胸砸了一下,你给我的这玩意儿当场就起了作用……只是我有意识,却不能动。”雨化田皱着眉,从怀中拿出了一个胸口已经塌陷进去的破布娃娃,而且,原本是十成新的料子做成的,此时却像是时间久远,稍稍一动,这娃娃就成了碎末儿,掉落到了地上。

    小李子一怔,终于想起来,在雨化田出发前,自己给了他一个“替身娃娃”,这替身娃娃的属性,便是替死。只是,这活人也要被僵硬的拘束在那里,有意识却不能动,甚至连呼吸都没有……说起来,雨化田成那个样子,一切都还是他的错。

    小李子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雨化田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丝帕,仔细的拭去了他脸上的污迹。“你先站在一边,等我解决了这些人,咱们就回去。”

    “嗯……”

    ……

    七天后

    一座三层的龙船极速的沿着水路向京城进发,所遇船只无一不退避三舍,毕竟,船头上所插的西厂旗帜,不是谁都敢视而不见的。

    船舱内,小李子“唉唉”叫着,闹着雨化田帮他揉太阳穴,自从龙门一行,直到现在,连继学勇及马进良都能自行走路了,谭鲁子的手掌也被他逞强给接了回去,可惜,就是因为逞强,小李子总觉得自己的头要时不时的痛一下,这简直太闹心了。

    “回宫后让御医给你看看。”说是这么说,但是雨化田还是坐在床边,力度适中的给他拿捏起来,嘴上却不断的教训着,“早就让你不要逞强,你想那么多做什么,还有,这次你又不听话……”

    小李子哀叹一声,悲戚的闭上眼睛,将脑袋使劲的往雨化田的怀里埋,意图挡住自己的耳朵,再也不听雨化田的唠叨。“你说你怎么年纪不大,居然也学会唠叨了呢……”当然,这句话他只敢在心里说说,嘴上还要不断的连连称是。

    正在他不满的时候,谭鲁子在门边回报,“督主,东厂厂公宦钥彤求见。”

    雨化田的手顿住,半响儿才道,“我去去就来。”

    “快去吧快去吧……”小李子喜不自胜,赶快赶着雨化田过去,“人家刚刚上任,凳子还没坐热就来见你,你总要给面子不是?”

    可能是脸上的喜意太明显,雨化田一甩袖子,“回来在收拾你。”

    “……”想起雨化田说的“收拾”的含义,小李子只觉得浑身发麻,他可不可以这种“折磨”?(全文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