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历史小说 -> 维度侵蚀者

第939章 这不是我知道的西游记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空海的师父‘慧根大师’代表金山寺而来,上门速度之快,出乎白浪预料。
过去几天里,空海一边帮助白浪收复其他四城,安抚民心。也在暗中将自己所见所闻,用秘法传回金山寺,持续跟踪报道。
白浪团伙做下的一系列大案,已足够证明‘馋宗’实力,值得‘金山寺’正视。但更重要的,还是那条引动天道异象的【酒肉序列】。
随着时间发酵,‘酒肉序列’吸引来众多强者关注。那些站在本世界食物链顶峰的大佬,其实并不在乎区区一条罗汉序列,也对‘馋宗’所谓的发展潜力不屑一顾。
真正的高端强者,只在乎一件事,就是‘酒肉罗汉’如何跨过返虚通向合道的关键一步?引起了‘天道’质变,开始自我修复。
只要掌握这个秘密,它们便能将两百年来不断积累的底蕴,一朝兑现。那是几十上百个‘馋宗’也比不了的。
因为这个世界的‘新法体系’并非从无到有,一步一个脚印原创出来。而寄生在旧时代完整的‘修仙文明’尸体上,一步登天的。
如同天朝从刀耕火种的三皇五帝部落时代,走到六王毕四海一的大秦,花费了几千年。但暴秦一朝暴毙,夺魂怪大汉分分钟借尸还魂。
新法体系虽不完美,但只用了200年,就把旧时代底蕴挖掘出来。如今只要拿到能打开‘扭曲天道’的正确钥匙,就能迅速将‘如来、灵宝……’这些顶级序列保险柜开启,继承遗产,省却万载苦修。
只不过这些大佬预备役们,并不急于一时。反而稳坐钓鱼台,给予发育尚未成熟的‘馋宗’一个表现机会。
【酒肉序列】虽令人惊叹,率先完成‘合道’,但档次实在低下,只有区区‘罗汉果位’。换算到旧日时代,是最下品佛果,放在天庭,也只是堪堪达到飞升标准。
所以顶级大佬并不着急,甚至压住‘虚空寺’的打击报复,目的就是纵容‘馋宗’再高速发育一段时间,变得更强盛,才能看出这条‘酒肉序列’能否冲击合道级菩萨位?
若止步于罗汉位,说明【酒肉序列】蕴含的秘密,不足以帮助顶级大佬,达成成佛做祖活成当代三清四御的梦想。
若‘大馋寺’有孕育出‘合道菩萨’的能力,才是大佬们下场瓜分的时候。
顶尖大佬不出手,却不代表‘金山寺’这种不上不下的人间势力能忍住。他们也供奉着各自的‘炼虚合道’(罗汉级、三流菩萨)。一旦获取馋宗秘密,便有了合道机会。
尤其‘金山寺’不只代表自己,背后同样有顶级大佬做靠山。顶尖强者彼此互有默契,却不代表无动于衷。自然会安排麾下白手套抢占先机。
慧根所属的【金山寺】,恰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不仅地处楚地,与‘大馋寺’距离最近。而且同为‘佛门势力’,关系天然亲近,有很多共同语言。最重要的,空海早早就在馋宗发迹之初雪中送炭,一同出生入死,又拥有共同敌人【虚空寺】。
这是其他势力现在再抱舔,也没有的优势。至于‘虚空寺’?早早就被拉黑,现在示好,也只会令人感到不怀好意。

与浪见面后,慧根大师没怎么兜圈子,十分爽快的直奔主题,表达了此行目的,想一窥【酒肉序列】究竟,为早已陷入瓶颈的金山寺找一条出路。
浪对此早有准备。
本次降临,除了将已经(初步)完成的主线任务(解锁【人生菜单】)外,就是替【美食乐园】弘扬力量体系。将这个破产重组的野生世界,逐步纳入【食堂】管辖范围内。
浪并不满足只解锁八个白色菜单就回归,打算继续赚美味值,将自己的菜单升到最高级。因此更要赖着不走,以为【乐园】服务为借口,出色的完成分支任务,获得嘉奖。
那么慧根所求,同样是他要做的。白浪非但不会拒绝,更要欲擒故纵,反赚一笔。
为此,他也想好与‘金山寺’的合作根基,正是吸纳【篇章-魔宴】后,本世界第一份无污染,甚至净化扭曲污染的【大智荟功德甘露】秘药方。
全新款【智荟甘露】已被收录进【酒肉序列】中,融入了本序列的灵魂物质:功德孢子。学习难度极低,应用领域广泛。
相当于馋宗序列的幼儿启蒙篇,任何修士都能轻松学习掌握,也是通向合道序列【酒肉】终点的第一步,暗含美食乐园的规则。
【功德甘露】并不涉及禅宗序列最核心的【七宝妙术:五蘑二鱼】。哪怕将秘药方公布给外人,也不担心‘核心科技’被窃取。同时也让人一窥合道究竟。
因此拿【功德甘露】做交易品,再合适不过。

首先,白浪交出秘药方,放弃垄断核心科技,损伤馋宗利益,也要为‘美食乐园’推广传播新技术,让更多原住民通过学习掌握【智荟甘露】,触类旁通,领悟正确的天道。
这般正能量的行为,何愁乐园不打赏‘美味值’,帮助自己升级菜单?
其次,他借着转让配方,暗中捆绑销售一波‘功德孢子’。任何接触修行【智荟甘露】的修士,必然要吸收一份孢子研究一下,无形中便与馋宗产生些许联系。
哪怕不久之后,他们从‘功德孢子’身上推陈出新,跳出馋宗窠臼,衍生出千百种不相干的‘异种孢子技术’,或干脆跳出孢子圈,领悟更加真谛的美食技术。
但这个过程,本就将‘功德孢子’大肆传播开。
用‘道统’来形容,馋宗就是最初的‘盗火者’,为人间带来合道希望。未来衍生众多流派,不受浪的干涉影响。但后世收益者,都要承这份情,被动壮大‘孢子大道’,达到抬升【馋宗】逼格的目的。
最后,【智荟甘露】本身具备清除低级污染扭曲的效果,哪怕当做一款营养保健品,对底层凡人乃至低级修炼者而言,都是无上灵丹妙药。同样有‘低端补天效果’,如同愚公移山,一点点净化环境。
而且秘方成本低廉,效果却很好,白浪以这份‘美食秘药’做诚意,本身的价值就能让金山寺受用无穷。而且当金山寺购买这份秘药后,同样摇身一变,成为连锁加盟商。
打着【金山寺】名号,对外兜售‘金山甘露’,反刍救人功德无量,既当又立好处赚足,而且还是一份长长久久的稳定收入。
金山寺们赢得的,不仅仅是一片甘露蓝海,更有合道的秘密,以及第一个跪舔美食乐园爸爸的机会。
白浪无法直说,但他将‘秘药方’第一个卖给谁,谁就是本世界距离【美食乐园】爸爸最近的人。
这种事情没法说,但浪只是化身谜语人,支支吾吾的侧面透露一二。早已摸到‘炼神返虚’门槛,灵觉敏锐的慧根禅师,立刻心有所感,察觉到巨大机缘(美食乐园)。
明白这位‘熬夜方丈’所言不虚,甚至隐藏的机遇更大,不由阵阵心动。
于是开口:“本寺愿以‘佛宝-血袈裟’的祭炼秘法来交换【智荟甘露】的秘药方。”
浪剧烈摇头:“不够!远远不够!”
慧根沉默片刻:“‘血袈裟’乃本寺秘传法宝,只需以妖魔血肉祭炼,便有无穷潜力,是最上乘本命佛宝,价值不在一条‘序列’之下。”
“我馋宗【功德甘露】又差的到哪去?滥杀妖魔祭炼袈裟何等危险之事,而我馋宗甘露炼制轻松简单,本身就能洗练污染扭曲,转化纯净灵机,造福天道,这是公德。而甘露效果,更能清洗凡人体内污染,泽被苍生,又是功德。”
老和尚吹不过不要脸的白浪,无奈道:“熬夜方丈有何需求,还请直言。”
“贵寺关于智荟甘露每年3%的收益抽成,还有每个修行掌握【智荟甘露】秘方的僧人,都要与我馋宗立约,在‘大馋寺-酒肉(梦魇)佛国’挂单备案,并献祭一份不限制品级与质量的‘食物’。”
慧根露出不解:“食物?”
浪:“是我没说清。每个尝试掌握‘甘露秘药’的僧众,需用心意制作一道添加灵性食材的菜肴,并沟通我馋宗‘酒肉佛国-梦幻泡影大世界’,以法力送入佛国完成献祭。完成此项约定,便可自由使用【智荟甘露】,再无限制。“
慧根猜出‘酒肉佛国’应该是酒肉罗汉的洞天福地,这个世界向神灵献祭也是常有之事,但……“为何要献上一份菜?”
浪:“菜或者食物,正是我‘馋宗’佛法真谛所在。而‘酒肉佛国’建立在非想非非想的梦境之中,似虚幻却也真实。因此需要现实的物质添砖加瓦,但又不能是单纯的物质,必须要有灵性,并且是包含符合‘馋道’心意的寄托物,才能帮助‘佛国’进一步成长。”
慧根恍然:“老衲懂了,酒肉佛国乃真实不虚的梦境国度。所以需要符合‘教义’的祭品来巩固扩张福地,再没有比修士用心意制作的菜肴,更加契合的祭品。”
浪:“膳斋,膳斋。贵寺僧众只需献祭一份‘菜肴’,便完成约定,从此可梦入酒肉佛国,在梦中悟道,彼此交流佛法心得。”
慧根点头:“此事不难,我代方丈允了。但老衲也有一要求,希望贵寺不要再将【智荟甘露】的秘药方,出售给第二家势力。”
“这……”金山寺想要垄断【大智荟甘露】配方的要求,显然不符合白浪广传美食大道,顺带捆绑销售‘功德孢子’,献祭强化‘梦魇佛国’的路线。
不过,他手中多出两份【篇章】,可以合成出更多类似【智荟甘露】的药方。
将白浪迟疑,慧根又道:“我们可以付出更大的代价。”
浪摇头:“这不是代价的问题……我需要一件能够镇压【馋宗】气运的佛门至宝。是货真价实的灵宝,最好从旧日时代便流存下来的先天灵物。”
“?!”
老和尚显然没预料到白浪这么无耻且直率,愣了片刻,也在思索起来。
【智荟甘露】当然好,但究竟值不值呢?如果只是一份可以清洗低级污染扭曲的奇特‘秘药’,拿来交换旧日时代传承下来的‘佛门至宝’,他们显然吃大亏。
但考虑到这份秘药方,是可以突破炼虚合道的契机。若能让金山寺成为本土第一家完成合道,冲击‘神话级(罗汉)’的宗门,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大馋寺罗汉虽然‘序列’合道,但‘人、地’有缺。)
就在老和尚纠结时,他身体忽然一颤,脑中浮现一个声音,表情愈发严肃恭敬。最终在那声音指点下,点头同意:“我【金山寺】有老祖赐下的三件镇寺之宝,不知可入方丈眼?”
“哦?说来听听!”
老和尚挥手在空气中洒下一片金光,浮现出三件事物的影像:“锦襕袈裟、紫金钵盂、降魔禅杖……其中袈裟与钵盂,乃旧日菩萨所传,保存至今。最后的降魔禅杖,乃旧日时代‘金山寺’始祖遗留的本命佛宝。始祖虽只有罗汉境,反而是三件至宝中最强的一件。”
白浪没问他家始祖是不是叫法海,因为另外两件的名头更大。他早打听清楚,这个世界的确存在过‘先天灵宝’,也有太极图、诛仙剑的传说。
只不过,档次限于任务世界等级,真对标‘神话洪荒’,也是四五阶半升维任务世界的‘洪荒’。而且这些凝聚了任务世界本源精华的灵宝,早在200年前的浩劫中,就被契约者抢了个七七八八。
如今没被瓜分干净,还能流传下来的‘灵宝’,也多是这种三四线装备。因此慧根展示出的三件旧日佛宝,当得起‘镇压气运’的说法。
“熬夜方丈意下如何?只能换一件。”
白浪心中有了决断,点头道:“我会将【智荟甘露】的秘方交给金山寺,并且不再二传。但贵寺也不能阻止我‘馋宗’对外出售甘露,以及相关的产品用来盈利。当然,我们只做商业用途,单纯求利,不会以‘甘露’之名,与金山寺争夺名望。”
白浪态度很明显,愿意转让专利与相关的名声,但不能挡我财路。
“甘露本就是馋宗所有,我们自然不会阻止。”
“那就好。”
“熬夜禅师考虑好,选择那件至宝了吗?”
“我要那【紫金钵盂】做我馋宗镇教至宝!我馋宗以食入道,自然需要配一件讨饭的家当,才符合气质。”
慧根听得眼角一抽,这话怎么像骂人呢?但还是赞了一句:“方丈好眼光!这宝贝乃当年观音菩萨所赐,交给那第十次转世的金蝉子,望他能前往西方灵山,为东土求取真经。”
白浪一愣,果然和‘西游’有关。不由追问:“后来呢?这件佛宝,是如何落入贵寺手中的?”
“后来?可惜啊,天妒英才。那十世金蝉子玄奘禅师法力高强,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三戏白牡丹,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却在唐国边境,误入五指山,无意间触碰大魔封印,放出一只混世魔猿。当场就被那魔焰滔天的妖孽打杀,掀开天灵要吃那新鲜人(猴)脑。”
白浪惊讶:“玄奘死了?”
“可不是嘛!那魔猿用的餐具,正是这口紫金钵盂。曾沾染过金蝉子的脑花,吸收了他的智慧与圣脑浆,当得起佛门圣器之名!以此钵盛水,念诵往生经三百遍,变成豆浆色再饮用,可凭空增长道行法力,延年益寿。是不可多得的‘金蝉子圣器’。”
这特么是‘朗基努斯、荆棘头冠、圣钉+裹尸布’的典故吗?白浪懵逼中,每天一个新词汇。
“金蝉子圣器?”
慧根回忆道:“是啊,那金蝉子先后转世12次,矢志不渝,回回都倒在前往西天灵山的取经路上,被不同的妖魔以不同方式斩杀。而每代金蝉子的佛门造诣高低不等,手中的法器品质有好有坏,死法也千奇百怪的,总有那么几件宝贝沾染了他的圣血,融合他的精神,成为圣器。”
“而诸多‘金蝉子圣器’中,这件紫金钵盂也属于前列。金蝉子第十世转世,与第三次、第十二世,并称为最强,全都突破了‘佛门罗汉境’,是人间活佛!遗留的圣器,品质也最好。”
“那金蝉子三世身与十二世身,又留下何等佛门圣器?”
慧根:“三世金蝉子曾因修罗公主的死深陷情劫坠入魔道,最终被灵山大菩萨亲自出手入灭,留下一具‘佛魔金身’,堪称最强圣器,在200年前就被域外天魔带走。十世曾被誉为最接近灵山的佛子,可惜那魔猿变数太大,命有此劫。留下这件染血佛宝,却远无法和‘佛魔金身’相提并论。”
浪好奇道:“第十二世呢?”
“金蝉子第十二世身,还没走完取经之路,就遭遇天变之乱,下落不明。连天地都崩溃,诸天神佛都陨落,更何况一个转世身呢?”
白浪弄清‘紫金钵盂’来历后,忍不住又问:“禅师听说过齐天大圣吗?”
“齐天大圣?”老和尚皱眉思索片刻,摇头:“恕老僧孤陋寡闻,未曾听过。”
浪:“那五指山下的猴子又是什么来历?”
“只知那是一只大猿魔。”
浪:“金蝉子又是因何坠入凡间,不断转世的?”
“传闻金蝉子相貌俊朗天性风流,在灵山拈花惹草,乱了无数罗汉心境,多位菩萨倾心,被世尊逐出灵山。结果他又在西王母的蟠桃园中,定住七仙女偷了人家的桃。天庭震怒,世尊无奈出手,将其打入六道轮回。谁知道此后十二次转世,有七次都因情劫而死,其余五世,也不改其风流。”
慧根描述中,带着一丝憧憬与向往。
白浪面色古怪,初步判断这不是西游记的衍生世界,但有着似是而非的背景传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