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玄幻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 神医乐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本来,乐然的眼泪只要落下来,甚至不需要她说些什么,所有人都会觉得她是委曲求全,进而就会觉得她被人始乱终弃。
何况她什么都没说,就算是他们误会,那也不关她的事,她解释了,可没人听,这就不能怪她了,不是吗?
但被眼前的女人这么一说,她反而不好哭了。
若是她哭了,那岂不是坐实了自己跟殿下毫无关系?
反而还会让众人认为,这都是廖铁的一厢情愿。
可现在廖铁可是她最大的依靠了。
想到这里,乐然只能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只还是用哀怨的目光看向林梦雅。
那样子,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林梦雅眸光一闪,呵!就这段位,还想跟她斗?
廖铁看到自己一直尊敬的小神医被人欺负,立刻皱着眉头上前,挡在了二人中间。
目光不善地看向林梦雅,刚要开口威胁对方别得寸进尺,对方就先他一步开了口。
“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们男人最好是别插手。”
廖铁下意识就要反驳,但,不知为何,他却没办法开口。
“廖铁是吧?”她视线转到了他的身上,淡淡说道:“让开。”
女子明明也就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但却是气势非凡。
哪怕是与他们的殿下并肩而立,却也没办法让人忽视,甚至难以违心地说一句他们不相配。
俩人似是高高的山巅,让人望而生畏,不知不觉地就矮了他们一头。
哪怕是廖铁,也生不出半天反抗的心思。
真是他妈的邪门了!
这女人,哪来的这身架势?
最终,廖铁也只是别过头,但始终不敢离开乐然左右,生怕她被人欺负。
倒是林梦雅却没为难她,反而是以他们夫妻二人的名义,好好地感谢了一番乐然的付出。
不管实际情况如何,乐然始终是这些人眼中的小神医,是他们的恩人。
如果他们夫妻二人上来就指责对方,恐怕会让这些受过她恩惠的人心寒,觉得他们夫妻傲慢无力。
只是,她岂是那种轻易就能吃亏的人?
乐然见对方始终没对自己恶语相向,便知道对方也是有所顾忌,一颗心也就放回了肚子里,恢复了之前那副淡泊名利的样子。
只是眼神,却始终有意无意地,总是偷偷摸摸地往她家男人身上瞟。
当然,她家男人肯定是不会给对方任何回应的。
但落入众人眼中,乐然的这幅样子,就成了含情脉脉,苦思不得。
而出于对乐然的感激之情,他们只会对林梦雅越发的不待见。
虽然她不在乎,但她也不能让别人踩着自己上位。
尤其是,这个乐然,根本就是个欺世盗名之辈!
她瞥了一眼药堂,笑着对乐然说道:“听闻乐然姑娘的医术不错,不知我能否见识一二?”
一提到自己的医术,乐然的心里更多了几分骄傲。
如果要是她能在殿下的面前露一手,或许,还能得到殿下的另眼相看。
只可惜,还要带着这个女人。
她想了想刚要开口,廖铁就振振有词地替她说道:“那是当然!我们小神医医书精湛,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围的人也纷纷跟着随声附和,乐然虽然显得有些羞涩,但终究也没否认。
林梦雅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可得好好见识一番了。”
“不敢当,夫人请。”
乐然心里头存着几分炫耀的心思,便大大方方地请他们进去。
百里睿刚才一直没吭声,现下,却是悄悄勾起了一抹冷笑。
行啊!赶在他们师徒二人面前作死,那他就成全了她!
一行人都进了药堂。
里面,还有一些受了伤的人在等待着乐然的治疗。
乐然自然得就像是这里的真正的主人一样,吩咐人去看茶。
“几位请来这边坐吧。”
一进门,林梦雅就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药堂。
她想,她好像知道自家男人之前口口声声地要给自己的惊喜是什么意思了。
三面高大的药柜,每一个格子里,都写着一种药的名称。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里面的药材,不管是从年份还是从品相上来看,都是难得的佳品。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她的习惯排列的。
只可惜现在,却被人占据了不说,还破坏了一些原有的构造。
而乐然招待他们休息的地方,则是一方小小的休息室。
与药堂之前,是以一袭精致的珠帘隔开的。
这里的一切,都是为她量身打造的,无一不是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
可现在,她却只能是个“客人”。
林梦雅感觉到身后男人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就知道男人肯定是气坏了。
毕竟,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心意被一个陌生人给糟蹋了吧?
林梦雅回头温柔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用眼神告诉他,她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心意。
她很喜欢。
这就够了。
龙天昱的愤怒,因为夫人的眼神而平静了下来。
但心中的怒火,却不会随之而消灭。
这间药堂,他已经言明不许任何人占用,这是他送给心爱之人的礼物。
没想到,有人却对他的话阳奉阴违。
这笔账,他会千百倍讨回!
刚才还亦步亦趋跟着乐然身边的廖铁,突然觉得后背凉气森森。
一回头,就看到了自家殿下冰冷的目光,忍不住心都跟着颤抖。
可他始终也没觉得自己是错了。
这都是殿下变了心。
明明说了小神医是他的挚爱,可没想到,却被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了魂。
这怎么能对得起小神医对他的一腔痴情与付出?
他拳头紧握,心里却坚定了要为小神医讨个公道的想法。
哪怕对方是他最敬仰的殿下,他也不能容忍殿下这般朝秦暮楚,三心二意!
林梦雅生怕自家男人会现在就发飙,于是只能牵着他的手落座。
乐然看着那双纠缠在一起的手,心里难过,眼神也就跟着晦暗了不少。
这样子必然也招惹了不少人的心疼。
这会子,林梦雅就从一个鸠占鹊巢的坏女人,成了一
个欺负他们圣洁而又高尚的小神医的卑鄙之人。
敏锐如她,怎会看不穿这些家伙们的想法呢?
不过,她一点也不生气。
现在他们越是气愤,往后他们的脸就会越疼。
打脸这种事,一次性不打得他们满树桃花开,又怎能让他们长教训呢?
茶很快就端了上来。
林梦雅只闻了味道,便知这是自己最喜欢的清茶。
行。
不仅霸占了她的药房,连她的茶一并给抢了。
非常好。
待会她下手一定会更狠一点的。
“这茶的味道清淡,夫人未必能喝的惯吧?”乐然一副主人的样子,喝了一口,才歉意地说道:“我这人素日里口味就清淡,若夫人喝不惯,我让人送一杯别的茶上来。”
实则,是在炫耀。
毕竟这清茶,可是外面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但林梦雅去只是笑了笑,将茶杯盖掀了,并未往嘴里送。
“我平常也是喝惯了清茶的人,自然没什么喝不惯的。”
“倒是乐然姑娘可真是好、性子,哪怕是被人怠慢了也隐忍不发,我倒是该跟乐然姑娘好好学学。”
见她笑容可掬,说话的态度也不似在找茬,但乐然的手却是一抖。
随后,她就想到这茶她也喝了几个月了,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并没有开口,只是垂下眸子示弱。
廖铁自然看不下去,对着林梦雅就不满地大声嚷嚷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找茬是吧?小神医可是我们这的贵客,我们怎么可能怠慢她?”
廖铁这话倒是真的。
自从乐然来这里以后,她的吃穿用度,他们没有不经心的。
但林梦雅却依旧好脾气地说道:“要不我怎么说人家乐然姑娘是个难得的好、性子呢。这茶虽是叫清茶,但实际上浓茶的味道却十分浓郁,偏偏这味道初初闻着不觉得,入了口才知道。”
“所以每次,每杯茶至多三片正正好好。”
“再说,乐然姑娘身为大夫,五感须要比常人敏锐得多。这茶香浓烈的味道,最是对嗅觉不利。想来,也是乐然姑娘体贴大家,所以才没说。”
“所以,我才说这乐然姑娘难得呢。”
她将事情娓娓道来,却丝毫没有卖弄的意思,好似真的只是在夸奖乐然。
但实际上,乐然的手心里,却多了一把冷汗。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清茶还有这样的讲究!
当初她只是知道这茶价格不菲,所以才在他们询问自己的时候没说出什么来,而是默认了自己爱喝这种珍贵的清茶。
一时间,她感觉到面皮有些绷不住,咬着唇,眼睛里再度浮起了水雾。
见她如此,立刻有人替她鸣不平。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奚落我们小神医么?”
“小神医就是体贴我们,所以才没说出来。不像是某些人,只对这些奇、淫巧技精通,只知道贪图安逸享受!”
龙天昱的眸色转冷,悄悄握紧了拳头。
这群人,有一个算一个!
胆敢说他夫人,看来,果然是缺少他一顿毒打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