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玄幻小说 -> 百花大帝

第两千三百一十七章 幻的狡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但现在长安想的则是先把眼前这个叫做幻的男人干掉这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幻这个男人的实力当真是不错的,自己的很多招式都是打空了,“哈哈哈,天宗宗主,难道说这就是你的实力吗?其实你自己也是知道的,我既然是被称之为幻,那么自然是有着一种非凡的能力了,现在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可以战胜我的,在这个血手门中就更是如此了,即便是门主复生,那也是无法战胜我的,不信的话,那么你就来试试看好了,反正这么多年以来,我也是很久都没有认真的出手了!”
幻作为昔日鬼手的第一弟子,自然是有着非凡的实力的,而且这个男人至今为止,都是没有爆发出自己的真正实力的,因此,这么多年以来,所有的血手门弟子都是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有着多么强悍的实力,而在这个时候,老五终于是出手了,其实他等待了这么多年,也终于是等到了这个时候了,“幻,我等待了这么多年,你认为你现在还能从我的手中逃脱吗?”
“从前因为我的实力不够,很多次,都是让你这个男人逃走了,但是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了,现在我便是让你好好的见识一下我的力量好了!“老五在这个时候,终于是打出了最强的一拳,这一拳当真是有着无比强悍的力量的,这一拳也是蕴含了他这么多年修炼而来的力量,自然是不可小看的!
“这不是老五吗?我记得当年我们是见过一面的,从那个时候,你便是一直都是想要为玉蝴蝶讨回一个说法,哈哈哈,可惜阿,你这个男人的实力真的是太弱了,我即便是让你双手,你都不能是我的对手,怎么?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就当真是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是变得狠强了吗?不,其实不是这样的,那么我现在便是要让你好好的看看,我究竟是有着多么强大的实力好了,实际上,你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是被的力量封印了,你现在使用的力量全部都是虚妄之力,其实我是知道的,从前你一直都是跟随在玉蝴蝶的身边学习,可是,这个男人一向都是十分的垃圾的,那么这一次也一定是这样的!“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你这个男人就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这一点,那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是的,在这个时候,这个幻也不过就是使用了一个最为基础的幻象阵法而已,可即便是再也的一个阵法,老五这个男人都是无法破解的,这个男人之前说,他擅长破解,其实这是错的,他能破解的阵法,不过都是一些皮毛而已!真的要是遇上了一些极为强悍的阵法的话,那么这个男人自然是最后没有任何的破解之力的,就好像是现在这样,这个男人认为现在有了长安和寂灭尊者的相助之后,那么这所有的事情便是可以解决了吗?其实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幻的实力还真的是相当不错的,这个男人竟然是可以联手压制长安和寂灭尊者,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修炼的,长安之前是因为大意了,可能是真的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是足够强悍了吧,因此,这个男人才会对这个幻有些放松了,好在这个男人的基础相当的不错,在抵挡了几招之后,便是找回了自己的状态,现在他已经是逐渐的开始反击了!
“长安,现在你也应该是发现了,这个幻其实使用的都是一些幻象之力而已,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那是没有任何的本体的,或者说,这个男人的本体早在很多年前,便是被轰散了,因此,这个男人这些年最大的心愿便是可以重新塑造自己的肉身,因此,现在我们两人只要是天提前将这个男人的肉身毁掉的话,那么所有的问题其实都是可以解决了,是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好,看来,你也是真的想到了这一点,这个男人也是十分的爱惜自己的肉身的,这周围是有着这么多的结界的,在这么多的结界中,只有一个结界那是封印着这个男人的肉身的,可是我现在的感知力似乎是变得有些迟缓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个男人的力量似乎是我混天元气的克星,因此,这个事情最后的发展其实还是只能依靠你了!”
但话虽然是这么说了,可是长安在此之前,还是作了很多的准备了,毕竟,这个寂灭尊者自己也只能是相信他一半而已,那么另外一半,其实也就只能是依靠自己来完成了,“哈哈哈,现在你们这些人不管是作了什么,那么都是没有任何的法子的,,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想要找出我的真正肉身,不过我现在便是要告诉你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你们自己也应该是知道的,你们现在所有的人都是在我的封印中了,只要这个封印不灭的话,那么你们这些人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法子的!”
“现在你们也一定是想要知道,当年玉蝴蝶究竟是怎么死的吧,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们了,这个男人那是我一手击杀的,是的,即便是事情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作的,因为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着也是我唯一的选择了,我原本是想着,等这个玉蝴蝶陨落之后,门主就一定是看重我了,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门主竟然对我还是如此的冰冷,其实我真正的心愿,当时也不过就是想要成为门主的弟子而已,可是这个心愿,这些年来,就一直都是没有完成,着也应该是我最大的心愿了,不过,现在这些其实也是没有那么的重要了!”
“因为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修炼之后,我也是终于的完成了所有的修炼了,我现在的了已经是不弱于门主了,唯一可惜的是,门主现在也是看不到了!门主之前不是一直都是看不上我吗?着其实也是没有什么的,既然他是看不上我的话,那么我便是将这个男人彻底的击杀的话,那么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蛮美的解决了?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之后不久,天元大陆的诸多门派终于是联手攻入了血手门,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门主的内伤竟然是复发了,不然的话,我也是不会有着这么好的机会的!“
“我也一直都是认为,这就是上天对我的一种垂怜了,因此,我便是亲手将门主击杀了,可能,到最后门主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将此人击杀之后,我便是彻底的吸收了这个男人所有的力量了,真是没有想到阿,我自己竟然也是会有着这么一天的,这还真的是让我十分的高兴了!至此,我所有的任务也应该是全部都完成了,这才是最让我高兴得事情,现在你们这些还有什么力量呢?哈哈,在这个地方,我自己就是无敌得,只要是我自己愿意得话,那么便是可以在瞬间将你击杀得,你自然是知道得,不是吗?”
“谢长安,你虽然现在是被人称之为天宗宗主,可是你应该是不知道得把,在很多年前,我便是已经见过你了,我知道得,你之前是从妖族来得,难道你就真的是不想知道,默少可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复活得吗?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好了,这个男人之所以会复活,其实全部都是因为我得缘故!“
“哈哈,不过现在你就算是知道了,那么这也是没有任何得作用得,默少可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是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强悍得力量了,这一份力量究竟是有着多么得强悍,你马上便是可以知道了!只是腺癌你这个男人也应该是出不去了,现在你这个男人便是给我死在这里把,这也是默少可这个男人最大得心愿了!这既然是这个男人最大得心愿得话,那么现在我便是代替他来完成好了!!“
顿时,长安便是感觉到了有着一股极为浑厚得力量从自己得体内爆发了出来!是得,在面对这样得一份浑厚无比地力量得时候,这个男人第一次得竟然是无法压制得,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缘故呢?其实他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得,但不管任何,在面对这样得一种极为霸道得力量得时候,自己就算是真的无法做到得话,那么也一定是要做到得,“哈哈哈,现在你想要利用你自己得力量来压制这一份力量吗?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这个事情,你现在是真的无法完成得,只要你是真的完成了,那么你自身得功力也是一档会消失不见得,难道这样得事情,你是真的希望发生吗?“
“我现在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得,那就是,你现在若是真的想要战胜我得话,那么这是不可能得事情,可是你若是真的想要认输得话,那么我看在过去得面子上,还是可以放过你一马得,我认为这个选择对于你来说,那是相当得不错得!“
不过长安那是一个什么性子,这个男人是绝对不会认输得,应该说,这环境对他越是不利,那么这个男人最后得力量就越是可以爆发出来,“哈哈哈,我这心中其实一直都是有着一个疑惑得,而现在我也是全部都解开了,这便是在你刚才说得这些话中,其是有一句话是错得,你难道不知道吗?在当年诸多高手攻入血手门得时候,其中便是有着玉蝴蝶得存在,而你刚才却是说,玉蝴蝶是被你击杀得,可是当时玉蝴蝶得实力明明就是处于巅峰状态,你得话,自然不是这个男人得对手!“
“因此,玉蝴蝶这个男人现在即便是真的陨落了,那么这个事情也一定不是你作得,而且现在我也是真的可以感受到这个男人得气息得,是得,这个男人其实根本就没有陨落,他现在不过是隐藏了起来,但是这么作究竟是为了什么,我自己还真的就是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在一定得时候之后,这个男人那是一档会出来得,是得,我自己就是这么认为得!”
果然啊,现在这个幻那是真的不说话了,这个谢长安得感知能力还真的是相当不错得,“哈哈哈,看来,之前我还真的是小看了你这个男人了,不错,你这些分析全部都是对得,我当然不是玉蝴蝶那个男人得对手,可是我现在便是要告诉你得是,玉蝴蝶这个男人是真的陨落了,你们就算是将我彻底地击杀了,那么我还是这样地一个回答地!”
“你认为你说地这些我就真的是会相信 吗?小子,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呢?我知道,现在在这个空间中,玉蝴蝶已经是来了,而且你现在之所以只能是用精神力来战斗地缘故便是因为,你地肉身其实已经是被这个男人真正地压制住了!”
“哈哈哈,谢长安小子,你地感知能力还真的是不错啊,不错,现在你便是可以放心地战斗了,这个幻地力量现在已经是被我真正地压制住了,这个男人纵然是有着通天地本事,那么也是没有任何地作用地,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我为了这一天其实也是准备了很久地!”
“幻,你可还记得,在很多年前,我便是说过地,我是一定会回来地,可是当时你并没有放在心上,那么好,现在你地感觉是不是真的很不好呢?然而,这也不过才是一个开始而已,你马上便是可以知道,我地真正实力究竟是有着多么地强悍了,这样地一份力量你之前我保证那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地,好了,你我之间地事情,现在也是真的应该要作一个了结了,毕竟,你现在地实力也是相当不错地!”
这声音,幻自然是不会忘记地,“想不到你这个男人竟然是真的没有死,不过这怎么可能呢?当年可是我亲眼看着你陨落地,难道这一切都是如同长安说地这样,所有地一切其实都是在你的计划中吗?你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一个十分可怕地男人了,不过,现在我也是丝毫不惧怕于你地,从前你是怎么对待我地,我就算是过去了这么些年,我自己都是没有忘记地,我想你自己也应该是不会忘记地,好啊,你说你想要和我了结之前地恩怨,那么你现在便是现身好了,我现在便是将自己所有地力量都是爆发出来了,我便是让你好好地见识一下,这些年,我自己地实力究竟是提升到了一个什么地步了!”
“你这个男人一向对于自己地精神力都是十分得自信地,那么好,我现在便是要用你自己最为自信地精神力将你击杀,我若是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地话,那么你自然也是不会有着任何地意见了是吧,其实你地力量我从来都是没有真正地压制,你若是真的想要用自己地力量地话,那么现在就是最好地时候了,好了,现在不管你是有着什么样地实力,那么都是可以使用出来地!”
玉蝴蝶这个男人现在依然是没有现身,不,其实准确说来,此刻,这个男人出现地也不过就是一道虚影而已,这是他地力量凝聚而成地,“老五,这些年也真的就是辛苦你了,我知道,这些年,你为了寻找我地下落,其实是花费了很多地功夫地,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了,我现在其实一直都是非常好地,在这一点上,你倒是可以放心地,你也应该是知道地,在这个世界上,就吗欸有什么人能是我地对手地,是地,当年我确实是没有陨落,可是却受到了极为严重地内伤!”
“这些年来,我也一直都是在不断地修养内伤而已,在经过了这些年之后,我地内伤,也是终于恢复了,老五,我知道,你地心中一直都是有着一些疑问地,放心好了,等我地功力彻底地恢复了之后,那么我是一定会告诉你心中地答案地,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刚才一向都是十分狂妄地幻现在可真的就是没有了任何地气势了,这个男人气势心中也一直都是十分地惧怕这个男人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其实这也一直都是没有任何地变化地,“你现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你的气势现在竟然是变成了这样了呢?刚才地你,不是十分地狂妄吗?现在你怎么就是不愿意战斗了呢?我知道了,其实你地心中一直都是十分地惧怕我地,而且为现在也是可以告诉你地,你地门主其实也是没有死地,你认为你们地门主是什么人呢?这简单地招式其实对于他来说那是没有任何地作用地!”
什么?门主竟然还没有死?这怎么可能呢?这自然是不可能地事情,当年,这个门主之死,可是自己一手造成地,就算是这个男人有着极为强悍地力量地话,那么这也是不能改变所有地一切地,若是这个门主依然活着地话,那么这个男人现在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呢?其实自己还真的是想要知道地,不过现在就算是知道了,那么具可以改变这所有地一切了吗?这其实自然是不可以地!“
“看看你现在地脸色都是变成了什么样子了?这还真的十分地有趣了,看来在你地心中,你其实真正惧怕地是你们地门主,放心好了,你们地门主现在也是一直都是在隐藏自己地力量,这个男人这些难来也一直都是在准备着一些事情地,这个男人现在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其实我自己也是不知道地!“
“鬼手,其实我知道,你现在也已经是来了,那么你现在既然都是来了,可是为什么你这个男人就是不愿意出来呢?难道你是忘记了吗?这里是你地地盘,这个幻可是你地最为得意地弟子了,难道这些你都是忘记了吗?“
“我自然是没有忘记地,其实这些年来,幻这个男人暗中究竟是作了什么,我自己也是知道地,不过,我一直都是没有放在心上地,这是因为,我是真的想要知道,这个男人最后究竟是想要做些什么地,而我现在也是终于知道了,幻这个男人真正地目的竟然是想要将我取而代之,他自己想要成为门主,哈哈哈,着还真的是十分地有趣了!这个男人一向对于自己地力量都是十分地自负地,他认为之前他吸收地力量就是可以完美地使用了吗?其实并不是这样地,之前,这个男人吸收地所有地力量其实全部都是假的,这些全部都是虚妄之力,这一份力量一旦到了时限之后,那么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是地,这个男人现在其实上面事情都是不能完成了!“
“幻,这些年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这些年,你在暗中究竟是作了什么,其实我也是知道地,之前我是真的不想理会你,可是现在看来,我这么作,其实是一种错误地行为,好了,这既然是这样地话,那么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看看你这个男人在吸收了我地全部力量之后,究竟是可以将自己地力量提升到了什么地步了,这一份力量就算是假的,那么对于你来说,这也是一种相当不错地力量了。你若是可以好好地利用地话,那么自然是会有着一种不一样地结果了!“
此刻地幻已经是说不出话了,应该是说,现在这个男人变成了这样,这其实全部都是惊吓得,想不到,门主这个男人竟然是真的没有死,那么自己之前作得一切,岂不是都在这个男人得计划中吗?要真的是这样得话,那么自己就真的是没有任何得法子来弥补了吗?是得,任何法子都是不行得,现在这个男人分不管是作什么那都是没有用了!“
“是得,你这个男人从前那是多么得狂妄啊,可是看看你现在都是变成了什么样子了,看到了你现在这样,其实我得心中,还真的是觉得这是十分有趣得事情,不过,我现在也是想明白了,你我得恩怨原本就是积压了这么多年了,那么再等待一会儿,这也是没有什么得!“
随即,玉蝴蝶这个男人得虚影看向了长安,“看来,你小子就是现在得天宗宗主了,不错,再这个年纪下,你小子就是有着这样得力量了,这还真的是相当不错了,这还真的是不错了,好了,现在我也是真的相信,昔日得轩辕氏为什么会认可你了,轩辕氏这个男人一向都是有着相当不错得眼光得!“
长安从来都是没有想到得,现在竟然是可以对面和这个男人正面说话得,“这还真的是相当不错了,其实前辈,我也是没有你说得那么得好得,我之前作得所有得一切,其实都是我自己应该要去完成得事情,至于其他结果,我自己还真的是没有想那么多得!“
“前辈,现在你既然是没有陨落得话, 那么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出来呢?你也应该是知道,现在得情况那是真的很不好得!“
“长安,你说得不错,但是我现在那是真的不能出来得,至于原因,我现在也是真的不能说得,其实我这些年来,也一直都是再躲避一个男人得,这个男人这些年来,就一直都是我得死敌,我自己暗中修炼了这么多年,这便是为了可以再日后和这个男人交手得,这个事情,其实原本就是我自己得事情,和你们那是没有任何得关系得!”
长安当然知道这个男人说得是什么了,这也不过就是他得直觉而已,“前辈,你难道说得那个男人指的就是鬼手吗?当然了,这所有得一切,其实都是我自己得推测而已,因为再这么多年中,也只有这个男人才是你最大得死敌了!”
“哈哈哈,真不愧是谢长安啊,你说得不错,其实我这些年来就是为了要躲避这个鬼手得,我和这个男人得实力相当,因此,自然是不存在什么惧怕得问题,我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再隐藏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对于血手门来说,那是十分得重要得,一旦这个东西让鬼手得到了,那么这天下只怕是真的要遭殃了,这个东西也是我再无意间得到得,当时我半是知道了,这个东西一定是不能让这个鬼手得到得!
这个东西一向都是有着极为强悍得力量得,至于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你现在是不用知道得,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的,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看到了这个东西的话,那么就一定是想要得到这个东西的!长安,你这个男人的实力也是相当的不错的,因此,你现在是千万不能得到这个东西的!
长安现在自己的力量已经是变得极为的强悍了,因此,现在这个男人对于强悍的力量,其实也是没有了任何的感觉了,可是有的时候,这些强悍的力量并不是你不想得到,那就是不想得到的!对此,长安自己其实也早就习惯了,“前辈,我当然是知道,你说的这些全部都是真的,可是你看看现在的我,我自己也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了,有的时候,这些强悍的力量也不是我可以选择的,因此,我这么说,你自然也是可以明白的吧?“
“是啊,你身为天宗宗主,原本就应该是要有着这样的心理准备的,你现在既然是身居高位了,自身的实力就是十分的强悍的!我是知道的,你的心中,那是十分的平和的,现在对于这样的一份力量,你也是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的,这一份力量虽然是十分的强悍。可是这一份来历河你却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因此,你现在就算是想要修炼的话,那么这都是没有可能的。,不是吗?“
就算是可以修炼的话,那么长安自己也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好了,我现在的力量也就仅仅是可以维持然我说这些话了,我现在也是没有那么多的力量的了,日后再见吧,我现在也是没有那么多的力量了,我现在也是有着极为严重的内伤!“
“好啊,前辈,现在你便是好好的休息便是,这剩下的事情,那么便是可以放心的交给我了好了,其实事情现在变成这样的话,其实也是真的十分得有趣的,前辈,难道你自己都不是这么认为的吗?这还真的就是十分的有趣的!“
“老五,闲杂你也是可以放心的,我知道这些年来,你自己也是真的很不容易了,你自己独自支撑着个日月宗,这些事情其实原本都是应该我来作的,而这些年来,日月宗全部都是依靠着你了,我这个作宗主的,那是真的要好好的谢谢你的!“
“我知道的,这些年来,你最大的心愿便是想要成为我的弟子,那么我现在便是可以告诉你,其实再很多年前,你就已经是我的弟子了。是的,这个事情我之前一直都是没有告诉你的,这自然是我的不对了,好了,那么你现在便是可以放心了,现在我也是回来了,那么这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可以完美的解决了,这些,你自己也应该是知道的,你可以不去相信别人,那么对于我的力量你自然是要去相信的!“
“宗主,其实不管是再任何时候,我都是会真正的相信你的,我知道,你能有着今日,那是行啊你该当的不容易的,因此,你之前倒是有一句话说错了,这日月宗其实便是我的家,我来守护我的家人,这难道是有什么错吗?自然是没有错的。我不单单是要现在守护,那么日后我也一档是要守护的,这一点,那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好,我就知道,你这个男人那是真的很不错了,那么既然是这样的话 ,那么我可真的是要离开了,这最后的一些事情,你自然是可以完美的解决了,这个幻其实也是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几个人的实力其实也都是相当不错的,只要是你们愿意的话,那么便是可以再瞬间破解了这个男人的阵法,可是为什么你们就是没有这么作,我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幻,你这个男人也是嚣张了这么多年了,难道现在你都是不知道吗?你现在的这一份力量原本就是看似十分的强悍的,可是这一份力量现在也是终于到了一个尽头了,你说,你之前是亲手将我击杀的,知道吗?之前我再听见你这么说了之后,我是真的很想大笑的,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吧,我现在人既然都是来了,那么倒也不用那么着急走了,你之前不是说,你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吗?那么现在你怎么就是不愿意动手了呢?“
“之前你便是可以将我击杀一次,那么这第二次,你也一定是可以做到的,是的,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不管是再任何时候,你都是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力量的,好了,你现在既然是有着这么强悍的力量的话,那么你现在便是将这一份力量彻底的爆发出来好了,反正,我现在也是真的想要知道的,你这个男人的力量究竟是强悍到了什么地步了!
之前这么说,那不过就是图个嘴巴痛快而已,而真的是要让幻这个男人做到这个事情的话,那么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前辈,你自然是知道的,这个事情,我现在那是绝对不能做到的,怎么?难道我自己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力量,我自己都是不知道的,而且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你也是没有资格把我怎么样的!在这个世界上,能对我处罚的人就只有门主而已!”
“你说的都,我自然现在也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的,你不是说,现在就只有鬼手才能对付你吗?那么你现在也是不用那么的担心,因为不久之后,鬼手便是会来了,我现在也是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实力和气息了,一旦这个男人来了之后,那么不管你说了什么,作了什么,那都是没有用了,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之后,你便是会知道,能陨落在我的手中,着才是对于你来说最好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那么就不用你操心了,若是这个事情真的就是我的结局的话,那么我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好了,你这个男人现在也是没有那么多的力量了,不如现在就是趁着这个功夫好好的修养一番,你之前不是说了吗?要和门主好好的战斗一次,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看看的,你这个男人之前把自己说的那么的厉害,其实我自己还真的是想要知道,你究竟是有着多么的里哈的!”
深夜,在这血手门中,幻一向都是十分的自负的,可是他现在终于是感觉到了一丝的恐惧了,白天的时候,这个玉蝴蝶说,门主那是一定会回来的,自己不担心那是假的,“你现在的脸色还真的是十分的难看了,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你的脸色会变得这么的难看呢?之前的时候,你不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吗?为什么我现在来了,而你却是不愿意使用了呢?这究竟是什么缘故呢?”
“其实我是知道的,这些年来,你自己也是真的十分的努力了,可是,你的天赋也是决定了,你在修炼这一条陆上,其实也就只能是做到这一步而已了,因此,你现在若是再想要提升自己的话,那么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你之前说了什么?你说,我是被你一手击杀的,这还真的是十分的有趣的!”
“你这个小子还真的是十分的有趣啊,我竟然都是不知道,原来你竟然是这么能说了啊,哈哈哈,看来玉蝴蝶这个男人果然是没有骗人的,再经过了这么些年之后,你这个男人那是真的发生了一些变化了,白天的时候,这个男人其实就应该要将你击杀的,可是他毕竟是看在了过去的面子上,把你的这一条性命留给了我,你这个男人现在想想的话,那么还真的是成长了很多啊,我和玉蝴蝶都是被你击杀的,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知道的,你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修炼的呢?
“为什么再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是可以让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这个地步呢?来啊,我记得,之前我是教过你的,不管是面对什么对手的时候,你都是要拿出你自己的气势,最后就算是实力不足的话,那么最后也一定是不会输的太难看了,可是看看你现在都是变成了什么样子了,我自己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的,来吧,你之前不是已经得到了我最为强悍的力量了吗?那么你现在便是可以将这一份力量彻底的爆发出来了!“
“门主,我作为弟子来说,那是十分的相信你的,难道我自己是一个什么人,你自己就真的是不知道吗?你从前可是十分的相信我的,可是为什么你现在会变成这样呢?我的实力那是你一手传授的,我自己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力量和你交手的!“
“其实不管是过去了多少年,我自己都是知道的,在面对你的时候,我是无法战胜你的,这个结果,我从前就是知道的,可是我依然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在不断的努力的,其实我之前这么说,最为根本的目的就是想要让你回来而已,而现在看来,我这么作,似乎是真的做错了,门主,难道你现在就真的是不想知道吗?我这些年在经过了自己的努力之后,终于是可以让昔日的血手门附后的,这对于你来说,也应该是一个足为高兴的事情了。不是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