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武侠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321章:论道合道,欲执万道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蓦地,虚空之中爆发出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还有一往无回的决心,造化道人在此刻,悍然打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
“鸿蒙逆转,纪元重生,鸿蒙之虫,重生吧……”
轰隆!
这一撑之间,宇宙顿时逆转,一股股造化之力狠狠的扭转了过来,涵盖八极九宫,七星六合,五行四相,三才两仪,一元太极。
“好,果然不愧是万古巨头,造化道人!”
感受到那巨大的手掌,带着一股超乎想象的磅礴力量,狠狠拍出,刹那之间乾坤颠覆,造化逆转……
可怕的力量无视了一切时空与规则的束缚,直直朝自己压来,叶凝不由轻笑着,道了一声‘好’。
随即,他顶上之三花,此刻与那庆云一同浮现,向下蔓延出一层薄薄淡淡的清光,清清和和中便覆映了他的身体。
“长生自在,终古不灭……”
与此同时。
另一边也已经将力量提升至了巅峰状态。
道衣飘飞,洋洋洒洒,仿佛超脱于宇宙之外的长生大帝,也猛然间将蓄势已久的全力一击打了出来。
在他那万古沧桑的话语之中,附近虚空突然出现了一片飘渺朦胧的仙域虚影——
但见得,那虚影中浮现出了亿万神仙道人的身影,似乎整个阳神位面,亘古以来,所有修道修仙之人,都被容纳在了其中!
此刻,其中,所有人都盘膝打坐,张口诵经,一道道天音道韵在那仙域虚影中闪烁,绽放出无尽的仙光,
充斥着净化,镇压,湮灭一切的可怕意志——不在仙人掌下臣服,必将被永世镇压!
仙光蒙蒙,似有万仙加持,无量仙力凝聚,极尽飘渺神圣,威压无尽,直照着叶凝所站立的位置,狠狠地镇压了下来。
这一瞬间,阳神位面自太古以来的两位至强者一齐出手——
逆转了鸿蒙造化的手掌,一方仙域的虚影,两股足以崩灭整个大千世界的伟岸力量,合二为一,向叶凝猛烈盖下!
其力量之强,足以轻易地将一件神器之王拍成粉碎!
面临着两大盖世强者的联手一击,叶凝陡然之间,忽然仿佛感觉对方二人,就像是两尊耸立了无数个纪元都没有消灭的伟岸存在,
无论是什么力量都无法将其扑灭,而自己那三花聚顶之道体,隐隐约约都有一股将被撼动的趋势……
叶凝很平静,来自于长生大帝与造化造人率先压来的气势,不过须臾便被他堪破。
与此同时,无上道体之表,三花垂落的清光朦朦,很是氤氲。
于其流转之间,仿佛映照着天地宇宙,蓦刻了万千大道,转瞬便弥漫了整座彼岸之桥,和下面的光之河流相互辉映着,
任那两人的攻击如何浩瀚,却仿佛与其处在两个永不相交的平面一般,虽可见,却不可及,故始终穿不透那一层薄薄的清光!
“好!果然不愧是‘太’的传承者,自这大世之前,不可能之低昂之世崛起的开道祖师!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抵挡我与长生道兄的攻击!重生……重生……再度重生……”
造化道人长笑发声之际,神色却显得极是凝重。
那清光看似寡淡,实则本质极高,甚至就连他那驾驭了神魂与气血二道的造化之力,比之都要差上许多,由不得他不慎重。
他的身体如龙一般一纵而起,似羚羊挂角,毫无痕迹,其中不知蕴含着多少高深的武道精义,繁之又繁,难以言说。
就在这时,虚空一闪,那一条条的“鸿蒙之虫”,竟好似涅槃重生一般,又再度复活了!
这些奇妙的存在密密麻麻地朝着叶凝扑去,虽然不断被粉碎,但是随后立即又重新凝聚起来,就像是一条条根本无法杀死的影子。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亿万条鸿蒙之虫,在前仆后继的不断泯灭后,终于,有一条鸿蒙之虫自造化道人先前轰击青光之处,突破了叶凝的护体清炁!
虽然,这条鸿蒙之虫最终还是倒在了路上。
但紧随其后,立刻便有千百条鸿蒙之虫顺着那个缺口,一下子就钻入了叶凝的身体之中,试图吞噬和控制叶凝的肉身!
“无上妙道,原从沉潜幽静中得来。若是一念纷纭,则万缘蔚起,身心性命,何日得了?”
“虚之又虚,与天合体。极其无极,一无所一,与道合真,与天长存,谓之真一……虚其心,忘其形,守其一,抱其灵!”
轻吟着道言,叶凝双目骤然开阖,散去精光异芒,只留下一片虚无,如同他的人一般,虚无缥缈,空空荡荡,宛若大虚空。
此时,他没有动用半分神魂与气血之法,而是纯以炁法迎敌……
面对着前仆后继涌入体内的鸿蒙之虫,叶凝没有任何畏惧,只是不慌不忙的捏了个道一印。
雄浑如无限翰海的先天真炁在他指间汇聚,凝成了一朵青莲。
这青莲淡如烟雾,却仿佛碧空如洗时候,最为纯正的一点纯青之气,在其成形时,似乎连天穹都倒映在了这么一朵青莲当中。
它立身于此,尊贵无比,只是轻轻一个摇曳间,那仿佛万气之起源的起源真气在这一刻,也无法撼动它的至尊地位,乖乖被它驯服。
外界青莲摇曳,而在他的体内——
在道莲诞生之刻,一炁衍生,万象分化,有黑白气如日月经天,有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气,分列九宫八荒……
一方恍若真实的世界显现,无数颗巨大的太古星辰转动,仿佛演化出了天地的本源,令叶凝之躯体,瞬间解化。
如灰飞烟灭一般,刹那间化作烟影,于袅袅升腾之际,彻底融入了这一片大宇宙之中!
叶凝的意志,他的理,他的法,他的炁,精血,神魂……
俱在这一刻融入了天地,却也主宰了天地!
这鸿蒙之虫虽然玄奇,可任它手段通天、能够吞噬一切,可面对空空荡荡的‘无’,它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吞了‘无’,又或整个天地?
“轰隆隆!”
惊人的波动在起源之地回荡,仿佛一方浩瀚的大界突兀出现在宇宙之中,要与这片世界合一一般,震动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大千的强者,无论是虚易还是浩然道人又或诸子传人等等,俱在这一刻,面对着那仿佛天地本身的动荡而无限震惊……
但以他们之境界,纵使穷尽他们的一切手段,却也始终无法分辨出,这震动起于何处,终于何时,只能在面面相觑之余,徒劳无力。
这样的神通、这样的手段,舍太始山中的那位其谁?
只是,时至今日,难道那位还有敌吗?
就是古今圣皇齐聚,论及道行境界,只怕也不如他,可现在却又是何人,与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惊天动地?
……
就在大千世界中的一众强者,面面相觑,深感往日熟悉之世界,突然变得一片神秘,自身之修为远远不足之刻——
起源之地中。
无论是长生大帝还是造化道人在这一刻,穷尽一切手段,纯以肉眼,都无法看到叶凝的踪迹。
但在肉眼之外,他们却能赤裸裸的感应得到——
就在造化道人驱使的、无尽鸿蒙之虫蚕食的那片虚空背后,正有一双平淡的眸子,正静静的凝视着他们!
此刻,那双眸子的主人嘴唇微动,似乎向他们传出了讯息:我要出手了!!!
在最后一个“了”字音落之后,空荡荡的虚无之中,此刻从无自有再度凝聚出了一道朦胧的人形,从点到线条到画面,再到三维……
鸿蒙之虫在这一刻,在造化道人那诧异的驱使下,疯狂吞噬着叶凝重聚形体起初时的那一点、一线……
只是——叶凝就在那里!
坦坦荡荡的任那鸿蒙之虫吞噬,将那一点吞的淡化,可在这一刻,那一点却不但未曾被消磨,反而突兀延伸成了一线!
从那一点蔓延至一线的,赫然便是刚刚吞噬‘.’的那条鸿蒙之虫!
其余、无限的鸿蒙之虫,继续吞噬,使这一线逐渐缩短……
可在“线”缩短的同时,那吞噬了“线”的鸿蒙之虫,
却是在连一瞬都不到的短短刹那间,便被自己所吞噬之物同化,化为了那一线不断蔓延、壮大的无穷个点!
这鸿蒙之虫吞噬的很快,可他们被同化的,却更快!
即便是以造化道人对时间的计量,也不过短短须臾——
原本空空荡荡,
纵使鸿蒙之虫将那片虚空都啃穿,连黑暗都哨得坑坑洼洼,也未曾找出其他的那处虚空间,叶凝吞尽了一切鸿蒙之虫,再现!
不过再现的他,再非先前高冠古服的道人模样,而仿佛是一尊无上天尊,顶天立地,分判阴阳,斡旋造化,分立乾坤!
在造化道人与长生大帝眼中——
这尊天尊头上生三十六气,演化无穷天宇;脚下生七十二气,演化无穷大地,脑后升一百零八色元光,如同阴阳,演化无穷生灵!
“大道阴阳,翻天覆地!”
此刻,那天尊——
叶凝手捏阴阳拳印,如操权柄,其微微一动,天地轰然倒转。翻地为天,覆天为地,天地轰然崩散,唯我独高居于上!
轰隆隆~~~
黑白华光蔓延,外在大天地的时空天地都在这其间,在这拳头下,被彻底翻覆!
若非起源之地的特殊,若非彼岸金桥的强大,若非叶凝的控制……
只怕那下界的大千与天外天在这一拳之下,都将——地覆于天之上,天翻于地之下!
这是何其可怕的一拳啊,力量倒还在其次,最可怕的还是其仿佛掌握了天地的权柄,金口玉言,天要谁死,谁就不得不死!
轰隆!!
在这样的一拳下,在外界天地时空的翻覆中,叶凝那掌握了权柄的一拳,如入无人之地般,径直破入了长生大帝的仙域之中,
一拳下去,那片仙域天地翻覆,乾坤相差,阴阳错乱……
那仙域虚影再也凝结不住,瞬间在虚空中崩裂,化作了四亿八千万颗微粒,消散到了天地之间!
“长生道友,我这一拳如何?”
叶凝破掉了造化道人和长生大帝的最强一击之后,三人都彼此不约而同的停下手来,并没有再继续战斗下去。
“好一个‘天翻地覆之拳’!好一个空空融天之体!道友未尽之言,未尽之法,未尽之道……已然尽在其中矣!”
虽然这一战,是他和造化道人输了,但长生大帝却是面带笑容,丝毫没有失败后的负面情绪,反而眸中神光湛湛,无比狂热。
倒是造化道人却不禁皱了皱眉:“与天同体,与道合真……这就是道友所推演出来的后路——与天同体之法?此法果然玄奇!
只是其或能超脱一元之寿,能与天地同尊,可天地广大,而人身渺小,如此施为,又如何不被天地所同化、能保持住自我呢?”
造化道人是何等眼力?
只一眼,他便几乎看穿了叶凝刚刚之施为的本质,明悟出对方的手段与想法固然玄奇,可却同样也有着莫大的危险!
天道苍苍,亘古未移;世界浩瀚,无量无极。
与之相比,纵是阳神、粉碎真空,虽有着破坏一界之力,但放在整个大天地又或天道的体显之中,却依旧只是沧海一栗。
以一栗之身,想要合于沧海、长生不死……这岂止是与虎谋皮?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造化道友,此言差矣!”
叶凝悠然道,“你所说的以自我之身解化入天地,那是化道,自然是十死无生。而我所欲行的,不是化道,而是——合道!”
“化道?合道?”
细细品味着叶凝话语间的一字之差,长生大帝已然从合道二字之中隐隐品味出来一些意思,但还是拱手施礼,肃然问道,
“敢问道友,‘合道’,何以解之?”
“余等何以修行?无非取天地之有余而补自身不足!”
叶凝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如讲故事般徐徐言道,“你我之修行,其实走到最后都是在夺取这世界中的本源之力,无此不阳神、粉碎……
正因为我等前期夺取了太多的宇宙本源,所以我等强而天地弱,再加之与世界的大因果、大联系,是故始终难得超脱。”
“不知两位道友可曾发现,随着宇宙生命的诞生,一个个智慧生灵从出生,到成长,而后再到老死,他的一切智慧,念头……
最终都会被世界本身所汲取,世界便通过这些生命的生老病死,在积累自己的底蕴与本源……”
长生大帝闻言默然,倒是造化道人神色不变的道,“的确!
对于世界而言,不断夺取世界本源的我们,其实是这方世界内最大的寄生虫……若是少了我们,或许,这个世界会发展得更好!”
叶凝深深的看了造化道人一眼,随即继续道,
“修行修至你我三人,早已臻至世界之巅,再想要进步,除却斩却世界之因果,求诸世界外,便只能努力积水成渊,强化世界。
而相比起二位所思的强大世界之法,余以为,最简单,最方便,最直接且能凸显出进益的,便是合道——
以你我修持之道为引,合入天地大道体系,为一道之主,支撑世界运转,自此天地不朽,而我不朽,天地不灭,我不灭!”
“合道、道主……执道之主……”
微蹙着眉,不断将叶凝之话语与自身之数以万年来的积累做参照、对比,推演、解析,长生大帝神色幽幽,一时无言。
而造化道人脑后此刻更是凭空出现了一个造化黑点,他自身之积累、大道,此刻便以这个黑点为核心,为起源,轰然炸裂。
而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阴阳两仪,五行八卦,风雨雷电,日月星辰,山川河海,众生百族……
俱在其中,一一演化!
不多时,一个庞大的大千世界虚影浮现,而造化道人便位于这方世界中心,天地,生灵,万物,都要随他心意而运转!
此刻,他就在这那方虚幻天地的中心,模拟着叶凝所讲的合道之法,以自身之实例来研究、试验。
良久,万籁俱寂,便是先前三人交手的余波,也在那天地自然的意志之下,不断弥合,修补如初。
叶凝笑吟吟的,静静立身于彼岸金桥之上,等候着结果。
不出他之意料,很快,最先结束推演的,是道行更高的长生大帝,此刻他道衣法袍猎猎作响,声音中难掩激动,“此法可行!”
“道主,道祖!执一道为道主,今后凡修此道之人,皆须拜其为祖!若能执万道……那或可君临于世界之上,为世界主!”
在长生大帝之后,演化出无边法景的造化大帝,此刻在徐徐敛去异象后,更是双眸如电,话语间毫不掩饰他的霸道与‘贪婪’!
此世之众生堪称无量,然在这无量之中,却唯有一小撮,有资格追寻那阳神与粉碎真空之道。
而在那一众阳神与粉碎真空之中,又仅有更为微小的三两人,有资格能在这条路上继续探索……
此刻,长生大帝亦不过欲执一道,而造化道人,却是毫不掩饰的欲执万道,做世界主,他之‘霸道’,由此便可见一斑!
……
“我等困于此绝境中,数万年不得解,幸欲道友,以大才解我等之困,为吾辈再开道途,长生,谢过道友!”
立于彼岸金桥上,长生大帝博冠古袍、衣带当风,此刻向着叶凝,深深一拜。
礼毕,他又瞧着脚下所踏的彼岸金桥,微微叹道。
“诸位道友,以如今看来,我差了两步,而诸位却只差一步……这一局棋,虽还未到收官之时,但,却是诸位赢了!”
“何为输?何为赢?其实大家都是失败者!”
造化道人亦是向着叶凝一礼,随即闻言摇头道,“不过道友你既然这么认为——
那看来这场绵延万古的赌约,倒是可以提前结束,你也不必再执着于此了……如此想来,这倒也是一件幸事。”
彼岸金桥本是一件远超寻常神器之王的无上神器,只是过去一直被长生大帝的力量所镇压,不能动弹,这才显得平平无奇。
如今长生大帝坦言认输后,放弃了继续镇压,
这件无上的神器之上,顿时散发出了阵阵宽厚,仁和,厚实,仁德,大爱……美好的气息,无比辉煌浩然,一看便非凡物!
与此同时,彼岸之桥的另一端,诸子百圣的虚影,一尊又一尊,一个又一个,接连浮现,栩栩如生。
“天地蛀虫……合道、道主……原来如此!”
这些显化出来的诸子百圣的虚影,显然刚刚在彼岸金桥中也听到了叶凝的话语,此刻一个个口中喃喃有词,均是神色恍然。
“百圣差一,气运不满,易子未生,可惜,可惜!”
近百虚影中,为首的梵子先是向着长生大帝微微晗首,但却并未以胜利者自居,随后凝视着叶凝的身影,良久,口中不禁轻轻叹息。
易子不至,百圣难圆满,他们几人便是如今得了正法大道,可想要合道,却也仍是,难、难、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