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恐怖小说 -> 离魂录

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风两袖无所惧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二叔,我之前向你提起过,米苏是他非常看重的学生。还有,就是他,…请米苏到这边来吃过几顿饭。”
叶风说着,偷偷地瞄了一眼米苏的脸部表情,见到她已经轻轻地闭上了双眼,并用小手捂住了嘴巴,显然已经做好了呕吐的准备。
这才靠近陈浩轩,小声说道:“这老家伙喜欢喝栗子肝肺汤,而且,那肝肺汤的肝肺,很有可能就是从网上买来的死尸肝肺。”
“----我去!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叶风,他可是位书法家,在南都城也算是小有名气。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变态的嗜好呢?”
陈浩轩也被叶风这个重磅消息给震撼到了,他双眼圆睁,眉头微皱,肠胃里面也开始一阵阵的翻涌,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也许,…他是被那些网站上面吹嘘的效果给蒙蔽了心智呗,正常人谁喝那玩意儿。别说和猪肉没什么区别,就算有,那不也违法吗?所以说,素质这种东西,和人们的文化水平没有多大关系。”
小李和叶风已经见过很多面,也算是老相识。他又将现场仔仔细细的勘察了一遍,收集好证物以及死者的各种信息,才犹豫不决的走到了叶风和陈浩轩的身边。
“陈队,我有件事情想要请教叶天尊,只不过,…这有可能会泄露案子的重要信息,不知道,您老人家怎么说?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者…”
小李的话还没有说完,陈浩轩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你小子,明知道咱们的关系,还在这里故弄玄虚。他是军人,也算是半个警察,有什么话你就挑明了说,他敢不帮忙,看我不打他屁股。”
陈浩轩根本就不喜欢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对于他来说,尽快破案比什么都重要。人民群众需要的是真相,而不是这个条款,那个规矩的遮遮掩掩。
他作为南都城的一名老警察,其主要的职责就是查明事情的真相,还老百姓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案件结果。正所谓:人似骄阳心似莲,云海淤泥皆坦然,清风两袖无所惧,除却烟雨见青天!
“那,…我就直说了。”小李在心中琢磨了一下用词,这才满脸疑云的看着叶风,说道:
“我刚才用银针探喉,发现死者确实是中了毒;可是将银针刺向他胃部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他胃里并没有那种毒素。
而且,他在临死之前,似乎被人催眠过。甚至,…刚才,我用微感仪靠近他的时候,还发现他的脑电波异常活跃,瞳孔也没有放大。可是,他确实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听到小李的话,叶风的眉头瞬间便皱了起来。他作为南大医学院的学生,自然清楚的知道,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的国际标准。那就是,心死亡,和脑死亡两种模式。
在传统意义上来讲,当一个人脑死亡之后,心脏作为一个独立的人体
器官还可以自主的持续工作一段时间,但这个时间会非常的短。
可是,当他的脑死亡之后,人体的呼吸系统和其他功能就会慢慢的停止,可以说是目前最为科学的判断标准。
既然那位导师的大脑还很活跃,瞳孔也没有放大,这就说明,他完全还有抢救过来的可能性。即便是心跳停止,没了呼吸,只要大脑不死,就说明,这个人,还没有死。至少是,没有死透!
“----人呢?…照你这么说,他还真有可能是被什么高人给深度催眠,封印在了另外一个空间里。”叶风的脸上没有喜悦,相反,却是挂满了疑虑和烦愁!
“我也担心他没有真正死亡,就让小张把人给送去旁边的附属医院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现在人应该已经躺在了急救室的病床上。”
小李见叶风的结论和自己完全相同,心里就有些沉重。可是,他又担心这个喜欢喝栗子肝肺汤的家伙和那个新月教扯上什么关系,怕这他会不会也毫无预兆的变成黑脚肉鸡,或者是小狗什么的。
“----走,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呢!”叶风亲昵的搂住小李的肩膀,对米苏和陈浩轩说道:“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这个人应该和新月教有着非常浓厚的关系。而且,地位还很有可能不会低。”
“那就过去看看吧,宜早不宜迟。万一他是假死,或者是装死,别直接跳起来逃走了,我们可就傻眼喽!”陈浩轩看着还腻歪在一起的叶风和小李,语气就有些酸。
米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人生的大喜大悲来的有些快,她完全还没有做好准备。----导师究竟在搞什么鬼?他是不堪那些新月教徒们的纠缠,才选择假死,想要躲藏起来避祸吗?
还是说,…他本身就是那个新月教的信徒,与其他人结怨生仇,被人家报复,先催眠,然后再灌下了那杯毒药呢?
他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那个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脸庞的女人,她临死之前,到底有没有将腹中那个女婴生下来?
还是叶风说的对,无论如何,都应该做一个亲子鉴定。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至少不用再这么苦苦的煎熬了。
就当叶风和陈浩轩他们一路风尘,近似小跑的来到一街之隔的附属医院时,却发现小张和那位急诊医生,正吵得不可开交。
“----怎么了?”陈浩轩见状,连忙就喝止了小张,强勉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对那位急诊医生说道:“我是陈浩轩,是市局刑侦队的队长。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陈浩轩的话,那位急诊医生才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你们的同事背了一位没有呼吸和心跳的休克病人过来,说要急救。
我问他病人出现这种状况多久了,他先是回答不上来,又说差不多三
四个小时,或者是四五个小时了。
要知道没了心跳和呼吸,5分钟就有可能致命。他这么说,不是在撒谎,开国际玩笑吗?
这也无所谓了,我给病人做了一个心脏复苏术,没有什么效果。就想着赶紧让护工把人给推到急救科用电击试试,没想到那病人却直接化成了一滩血水。
我当了十几年的医生,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再三确定之后,就把护工的话原原本本一字不落的转告给了你们的小同志,可是他不相信,非说是我们把人给藏起来了。
我就算胆大包天,也不可能把一个将死的病人给藏起来吧?这不是污蔑是什么?你们穿着警服,不去调查事情的真相,反而在这里影响我们治病救人。我就想问问,这是什么道理?”
听到医生的话,陈浩轩那张苦瓜脸就更加难看。他转身瞥了叶风一眼,先是安慰了医生几句,这才询问起那张带着血水的病床在什么地方。
医生说护工也吓坏了,病床就没有收拾,直接仍在了楼道尽头的清洗室。他也是满脸疑惑,这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呃,就算是一具尸体,怎么可能会在一瞬间就化成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血水呢?
“真是不好意思,你也看到了,这件事情太过蹊跷,我们的小同志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冒犯之处,还请多多担待。您先忙,这病人也挺多的,就不要再耽误他们的宝贵时间了好不好?”
陈浩轩久居高位,自然懂得怎么圆场,见急诊医生点了头,不再纠缠,也就对着他笑笑,拱了拱手。这才和叶风一起,脸色凝重的朝着楼道尽头的清洗室走了过去。
“----师父,…那医生说的是真的吗?这大白天的,病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就变成一滩血水呢?反正,…我是不信,我还是觉得那个急诊医生有嫌疑,还有那个护工,指不定就是他的帮凶。”
小张和小赵是今年才刚刚毕业的实习生,因为陈浩轩曾经受邀,给他们所在的班级上过几节有关刑事犯罪心理学的课。所以,他们两个干脆就拜了这位大队长为师,跟在他屁股后面累积经验。
小赵前两天受了伤,陈浩轩的心里有些内疚,于是,危险系数稍微高一些的案情,就把他们两个给自动过滤了。这也是小张为什么不知道张镇山老爷子,也是化成了一滩血水的根本原因。
“你在这旁边守着,别让人过来打搅,我跟叶风他们进去看看。以后呀,这事情在没有确定之前,千万不要乱下结论。小伙子,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一切可皆有可能呀!”
“----我知道了师父。对不起,给您老人家丢人了。以后,我会管好自己的嘴,多做事,少说话。”小张的脸上爬上一抹绯红,陈浩轩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鼓足勇气,一脸警惕的站在了清洗室的门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