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历史小说 -> 宋时雪

第九章 屡战屡败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子夜过后,开封府郊外是静悄悄的,浑然大地融入了一片墨色之中,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
与天上繁星相映的便是地上金军大营之前的灯光。
金军大营立在了开封府北郊,孟阳河北岸,牟驼岗之上。
牟驼岗原为宋牧养之所,内有战马两万余匹,粮草等无数,后金军攻取牟驼岗之后,不但获得了大量战马与粮草,还因牟驼岗地势较高,因而金军立大营于此地。
横贯东西的孟阳河也为金军大营提供了水源。
“天助我也!”子夜过后,宋军劫营大军先锋范琼领两千余精骑悄悄行至金军大营之前后,发现金营防备不是很严密,许多金军士卒均是抱着兵刃于营前打瞌睡,于是大喜,挥刀下令麾下两千余精骑掩杀。
“杀!杀!杀!”两千宋军骑兵发出一阵如天崩地裂般的喊杀声,手握缰绳,一提战马,战马便越过了壕沟,向着金军营寨杀去。
随着金军围城日久,聚集在开封府附近的大宋勤王之师是越开越多,此时已多达二十余万人马,数量已经远甚金军。
可宋勤王之师虽人数众多,但真正能够上阵厮杀的却是要大打折扣的,其中几乎只有西军能战,而蜀、闽、浙、江、京东、京西之军皆羸弱不可战,而江、浙李三坚麾下精锐黑旗军却一个都没来。
二十余万勤王之师也并非都是宋禁军,其中有许多厢军、乡兵、保甲兵等等,甚至还有许多普通百姓,如此之兵,如何能战?况且还有许多勤王军畏敌不前,还有许多勤王军被金军围城打援,被阻于京师之外。
可如此情形却被宋帝赵桓,宋尚书右丞、东京留守李纲,宣抚司都统制姚平仲等人忽略了,只知人数众多,从而平添了不少战胜金军,一雪前耻之信心。
大宋朝廷也就由“议和论”迅速演变成为了“速战速胜论”,从而忽略或抛弃了种师道的“缓战”。
特别是宋帝赵桓,委曲求全的答应了金人的所有要求,一国之君是受尽了凌辱,可金军仍是掳掠城北,屠戮如故,而城外后妃、皇子、帝姬等陵墓,均被金人发掘殆尽。
这可是对整个大宋皇室,对整个大宋的公开羞辱,赵桓等又怎不羞愤异常?赵桓又怎能无动于衷?
于是在安抚司都统制姚平仲等人的“杀金人如魔贼”、“擒宗望,奉康王以归”等豪言壮语之下,宋帝赵桓等就很快做出了夜袭金营,捉拿完颜宗望的决定,赵桓并许,若事成,许姚平仲以节钺,李纲也是深以为然,是大力支持的。
宋朝廷君臣上下也因此由惧敌惧战迅速变成了轻敌浪战。
“杀!杀!杀!”
此战关系到大宋存亡,关系到宋军转败为胜的一战。宋、金自开战以来,宋军还从未主动进攻过,且连战连败,未尝一胜,因此范琼等宋军两千死士又怎不奋力向前?怎不渴望立下如此不世之功,一雪大宋前耻?
劫营先锋范琼一马当先,冲进金军大营之中,一刀劈翻了一名金军,众宋军也是将一个个金军劈倒在了营寨之中,可令人万分诧异与恐惧的是这些金军倒下,却不见流出一滴鲜血,同时感觉这些金军的身子均是轻飘飘的。
草人!!!?
“不好,虏寇有备,中计了!”范琼见状,是大惊失色,慌忙回顾左右道:“速速退军!”
众宋军闻言慌忙拨转马头,打算原路返回,可事情到了此时,金军岂容来袭宋军从容退却?
众军只听一声梆子响,无数箭镞便从黑夜之中飞来,羽箭如雨点般的,将一个个宋军骑兵射落马下,或者连人带马的射死在了营寨之内。
宋军骑兵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声与惨叫声,人仰马翻的,是混乱不堪。
早已严阵以待的金军弓弩手发射的羽箭从四面八方,无任何死角的向冲入营寨的宋军射去,另有投石机抛射的石块也纷纷向着宋军砸去,矢石如雨,将宋军成片成片的砸倒、射倒在地。
冲入金军营寨的宋军死士,连一个金军人影都没看见,便倒下了一大片。
天亡我也!
宋军付出大批的伤亡,拼死冲出金军营寨之后,方琼等宋军只见营寨之外立着无数金军铁骑,黑压压的,就如同一个个树木般的,聚在一起,就成为了一片铁骑森林,压得宋军几乎喘不过气来。
众宋军顿感一阵绝望!
“某乃燕山郭药师也,宋将还不快快下马归降?”须臾,金军点燃了无数火把,将黑夜照射得如同白昼,在明亮的火光中,一名长须金将越阵而出,用长柄大刀指着范琼喝道。
“事情到了此时,我等已无生路,惟死战突出重围,众将士,随某杀出去!”
范琼不答,转身对众宋军大声吼道,范琼说罢,当先拍马舞刀,向着金军冲杀而去。
“杀!杀!杀!”
众宋军鼓勇而进,跟随着范琼向外冲杀。
矢石如雨,将一个个宋军骑兵射下马去,但此时就如范琼所言,只有拼死杀出金军重围,才有一条生路,因此众宋军鼓起勇气,挥舞着刀枪,纵马疾驰。
“喝!”范琼骁勇,在双方战马交错的刹那间,挥刀连劈两名金将于马下,宋军士气大振,疾驰向前,与金军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挥舞刀枪,将一个个金军劈于马下,同时也有不少宋军被金军劈于马下,无论是宋军还是金军,就算不被战刀劈死,落于马下也会被纷乱的马蹄踩死,踏为肉泥。
宋军要突出重围,金军又岂容来袭宋军从容退却?于是双方交织在了一起,吼声如雷,拼命厮杀,只片刻间,便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
“随某杀进去!”
宋军夜袭金营,当然不止范琼这一路兵马,而是分成了三路,分别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夜袭金营,范琼攻击的是西路,只在
吸引金军的注意力,为声西击东的疑兵之计。
陕西大将杨可胜据说是宋名将杨继业之后,引军五千埋伏在金营的南面,见金军大营西面火起,以为范琼得手了,不过无论范琼是否得手,按战前谋划,杨可胜必须引军杀入。
于是杨可胜引数千精锐宋军,自金军大营南面杀入了金军营寨,可迎接他们的又是金军的陷阱、箭镞及刀枪。
不但是范琼、杨可胜这两路兵马,安抚司都统制、陕西名将姚平仲所率主力自金营东面杀入金营之时,也同样遇到了金军的埋伏。
三路兵马分不同时间段、不同地点劫营,可金军似乎是早有准备,似乎是胸有成竹,有条不紊的截击、伏击宋军。
在如此情形之下,宋军当然是落在了下风,宋将范琼、王师古部被困,杨可胜力竭被擒,姚平仲所部前锋陈开战死。
姚平仲中计,率三百骑,死战突出重围。
陕西望族出身,陕西名将,欲与种师道争功的姚平仲姚大都统弃军落荒而逃,非但如此,姚平仲自知罪责难逃,于是干脆也不回开封府了,一路西逃,并隐姓埋名,不知所终。
宋军也因此大败,折损兵马不计其数,且其中大半为能征惯战的西军。
........................
“李...李右丞,城外事急,陛下命你立即引进出城接应!”
深夜之中,宫中数名内侍气喘吁吁的奔上荣德门,对全身披挂、正抱刀坐在城门楼之上小憩的李纲说道。
按战前谋划,姚平仲、范琼等人劫营,李纲领大军于黎明时分接应、掩杀,欲大败金军,至少是击溃、击退金军,以解开封府之围,以振奋大宋的军心、民心。
可此时距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宋帝赵桓就命李刚出城接应、掩杀?
宋帝赵桓不但是直接插手战事,还要求各部出击必须遵从圣命,而圣命传达几乎都是通过内侍的。
“出了何事?”李纲闻言一跃而起,扶刀诧异的问道。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大概是...战事不利吧?”内侍结结巴巴的答道。
李纲闻言点点头,也没再多问,就命全军出了荣德门,向着金营杀去,同时李纲命开封府紧闭四门,不得有一人出入开封府。
种师道到了开封后之后,曾经建议打开西门、南门,许百姓自由出入,可没过几日,今日便被李纲下令又关闭了。
........................
“放箭!”
李纲率大军出了荣德门,到了班荆馆之后,为了防止金军铁骑突袭,就下令全军布下大阵向金营缓缓前进。
果然行至半路,李纲等宋军忽闻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金军两千余铁骑前来突袭李纲中军。
李纲已经做好了准备,遂命万箭齐发,射倒了六七百金军铁骑,击退了金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