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武侠小说 ->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太苍血战【4K】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座黑暗天穹落入纪夏的识海之中。
蚩尤立刻便发觉纪夏此刻的识海,已经被一股股紫色的雾气笼罩。
紫色雾气笼罩下。
纪夏变得浑浑噩噩,也变得分外脆弱。
正因为如此,玉流神君三言两语之间,就能够让纪夏的心境摇摇欲坠。
瞬间。
蚩尤一道神念闪过。
那一座黑暗天穹猛然间散发出澎湃的凶戮之气。
种种凶戮之气刹那间化为一阵阵风暴,将纪夏识海之中的紫色雾气尽数的镇压、驱逐。
纪夏识海也再度大放光明。
这一刻的纪夏,神色猛然一变。
他望向了殿宇中的玉流神君。
却见玉流神君脸上带着笑容,凝视着他。
纪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神色越来越从容,沉稳。
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对玉流神君说道:神君,倘若今日我和蚩尤大尊仍然在全盛时期,你孤身一人,可敢来见我们?”
玉流神君脸上的笑容不改,说道:“你与蚩尤大魔神身负重伤,乃是不可逆转的现在。
那等假设,又有什么意义?”
纪夏似乎认同玉流神君这番话,点头说道:“正如你所言,这确实是事实。
可是,神君乃是宙不朽境存在,位格尊贵,战力无双。
但是现在,我们身负重伤,你倘若堂堂正正,一掌将我和蚩尤镇压,我还会敬重你几分。
可是现在,你趁着我伤重却以这番话语折辱于我,想要看我失态,想要看我狼狈之下,却也令人不耻……”
“嗯?”
玉流神君侧头问道:“难道方才我所言,有所谬误?如今太苍这一切大劫,难道不都是都是因为太初人皇的自大?”
纪夏眼神越发的冷静。
他轻声说道:“我劈开无尽牢狱,这天地之间才会如此混乱,无昼天才无暇顾忌太苍,无暇削弱太苍,也无法尽快收割太苍。
天地一片混乱,规则之力也因此而减弱,为我太苍以后的超脱,奠定了基础。”
“而那些如今屠杀我太苍的混乱神灵,也必将被我清算,他们……活不了多久。
主导太苍这一劫难的,仍然是两大神朝,以及玉流神君。
这些混乱神灵不过是为两大神朝锦上添花,并非是雪中送炭!”
“这是其一。”
纪夏说话间也在不断的思索。
他之所以如此认真的解释,也是在梳理自己的心绪,让自己的心境回归如常,让自己的道心更加稳固。
“玉流神君的第二个问题,这更加可笑。”
纪夏冷笑一声:“一个种族之崛起,又岂能光看一时之得失?
如今太苍面临大劫,但是让我再选一次,我必然还要威胁两大神朝,必然要再次做那渔翁。”
“因为只有如此,太苍才能够迎回我两千余万亿人族子民,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否则,一旦太苍做大,天地规则无法收割太苍,两大神朝中的这些人族便会成为血肉,被天地所吞噬。
至于那些灵宝、那些资源,俱都是两千余万亿人族迁移子民赖以活命的东西,少之则不可,否则太苍会被缺失的资源压垮,我太苍人族又如何能够活命?”
纪夏端坐在宝座上,眼神越发坚毅。
“只是,我如今的修为不够,即便是大神燎提醒了我,即便运转无上常融天、星辰神眸纵观那些宝库,即便我召集了太苍所有上位强者,各展所能检查宝库俱都不曾发现两大神朝隐藏在其中的道器,所以才造就了如今的劫难!”
“错,就错在我不够强大。
倘若我再长大几分,也许能够避免这一番劫难的来临,便不会有如今燃烧在火海中的太苍。”
纪夏身上光芒涌现。
他身后还有一道道天帝身躯影像浮现出来,在纪夏的耳畔低语。
三十二重天轰然鸣响,天河流淌出来,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中一位位天庭正神走出,诸多大道肆意流转。
种种奇妙的明悟流转而来。
玉流神君神色惊异的看着纪夏。
此刻的纪夏,明显已经从他方才那道迷惑心智的大神通中逃脱出来。
这并非是关键。
关键在于方才还萎蘼不振的纪夏,却在转瞬间回归清醒,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他原本受损的道心,竟然回复如初,甚至变得圆满了许多!
“不愧是人皇。”
玉流神君哈哈大笑,身上的紫色气息,构筑成为一片苍穹,托住他巨大的躯体。
“可是,太苍已经遭此劫难,必然有诸多强者陨落,有诸多生灵死去,纪夏……你又该如何?”
玉流神君语气转冷,悬浮在天空中的光幕变得越发巨大。
光幕上,太都外围的地衣、法阵、禁制已经变为一片火海!
等到这些宝物、阵法俱都被这强大的力量燃烧殆尽,太苍必然遭遇重创。
一位位战力强横的神灵,已经开始杀戮。
因为许多太苍强者,都已经走出禁制,想要阻拦这些存在。
太苍大地上,也有许许多多的两大神朝神灵、以及玉流天混乱生灵肆意的游走。
很多禁制薄弱处的人族生灵,都被他们轻易的抹杀。
可怕的力量,已经开始在太苍四处绽放。
“许多太苍生灵,已经开始死亡。
如今不过死了数万人、数十万人。
可是等到太苍内部那些覆盖着建筑、覆盖的太苍人族血脉生灵的神禁、地衣被完全摧毁。
太苍要死去的生灵,便要以数万亿,数十万亿来计算。
到了那时,太初神皇却只能够坐在我这殿宇中,一边饮酒,一边看着这一幕发生,无力而又充满讽刺,倒也令人颇为期待。”
纪夏眼神冷漠,并不回答玉流神君。
但他咬牙之间,心中却自语说道:“不会有那一幕发生。”
“我太苍强者……可以死,可以以血肉拱卫太苍,守护我太苍文明,守护我太苍国祚。
玉流天、两大神朝俱都小看了我太苍!”
“只是……恐怕要有许多昔日的旧人道别了。”
纪夏思索之间。
太苍天地之内,诸多强大的神朝神灵、混乱生灵,仍然飞行在虚空中,他们可怕的力量在绽放。
而这时的太苍,也明显已经反应过来。
只见太苍银龙大将军姬浅晴,已经聚集六亿太苍银龙大军,结成战灵阵,出现在太苍虚空。
四极镇神军以及诸多太苍锐士乍现于太苍虚空中。
驻守在各大城池中的怒焰军也在天苍之庭讯息传达之下,走出城池,凝聚战灵阵,防御城池之外的敌人。
而城池以内,玄秘阁诸多隐秘强者、异控司诸多大妖俱都来临。
迟渔、朝龙伯也已经凝聚太苍神祇的可怕力量。
数以千万计的山神、河神神祇接到天诏,走出他们的香火之地,加入战场!
一位位太苍儿郎们,此刻,俱都在保家卫国!
就连那些凡俗子民,都以自身的力量,加固着周遭的禁制,亦或者运转灵元,在禁制以内,再添一道防护力量。
而白起此时已经一身黑甲,来临虚空之中。
他手持无名黑剑,左手上又悬浮着一座镇狱天碑。
他眼神灼灼,鼎盛的力量迸发、流转,无尽的威能弥漫于天地之间。
“我太苍儿郎,又何惧一死?”
白起朝前,声音洪亮。
而他身后,又有许多太苍强者!
六祸苍龙、师阳、十二位太岁神明、三位雷霆大帝、五位人族界外天主宰,四位天庭正神,四大凶兽,封神榜中神方上臣、流弃神……
这些强者,最弱的都是上宇境巅峰的存在。
原本这股力量,也已经强大到极致。
可是现在,当两大神朝以及玉流天的混乱神灵,上宇道境的强者足有五十余位之多,上宇境、道则神数量则更加恐怖。
这般可怕的力量,将太苍的威势尽数压制。
而其他太苍强者,如今距离太苍极为遥远,他们要前去接应纪夏和蚩尤。
这一切,对于太苍来说,确实是天大的劫难。
在玉流神君看来,太初所拥有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抗此刻入侵太苍的强者。
蚩尤却眼神灼灼,他看着玉流神君说道:“天地之间,没有不流血便崛起的种族。
桐落神、槐羲、玉流神君,你们想要借此机会削弱太苍的力量,从而在即将到来的机缘争夺中掌握胜机,但你们可曾想过……太苍只要度过这一劫,太苍的报复,又会何其恐怖?”
玉流神君转头看向蚩尤,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他冷哼一声说道:“碍于无昼天,太苍不能灭亡。
可是,一旦太苍的实力被削弱,在即将到来的机缘争夺中太苍势必陷入劣势。
一步落后,那我便再无追赶我们的可能。
太苍……还是成为天地的养料,就此消散于虚空吧,那该死的天地,便由我来料理!
人皇、大尊,二位请放心。
我们麾下的强者,不过只是屠杀一些太苍生灵,屠杀一些太苍强者,等到在外强者归返太苍之时,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
“是吗?”
纪夏面无表情,仍然注视光幕。
他似乎是在询问玉流神君,也似乎是在质问。
轰隆隆!
光幕上,大战已经爆发了。
白起手持无名重剑,手中的天碑化作一道牢笼,其中有血海翻腾,有雷霆涌动,有火焰燃烧,鼎盛的大道气机从中升腾起来,化作恐怖至极的力量,席卷天地。
四极镇神军四道战灵阵涌现。
太苍银龙身上充满着杀机,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他们也结成了战灵阵。
四大阵灵悬浮在天空中!
白起身后的强者,也同样如此。
他们身上的神藏已经完全绽放开来,强横的底蕴没有丝毫隐藏。
可怕的力量不断爆发出来。
六祸苍龙以及麾下大军霸气无双,在天空中设下六道天关,拦截诸多的神灵。
师阳手持神刀,眼睛血红。
仿佛燃烧着烈火的身躯,也在不断的杀戮那些侵入太苍的神灵。
四大正神同样如此。
至圣先师文运真龙咆哮着,三百万文士笔墨无比辉煌,仿佛要画下一封封盛世,也仿佛要驱逐这些仇敌。
朝龙伯身上雷霆流转,他手中的雷霆长矛绽放出无穷的雷光。
雷光闪烁间,照亮了许许多多山神的身影。
这些山神往往身躯庞然,无比巨大,身上肌肉虬起,充斥了爆炸一般的力量。
他们奔行在太苍大地上,不断的拦截,不断的杀戮,也不断的死去!
天与地之间,到处都是杀戮,到处都是战场。
三位雷霆大帝悬浮在半空中。
一道道神藏,化作无边无际的雷网,网住那些混乱生灵。
又有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活跃在厮杀中,奋力的抗争,奋力的保卫属于他们的太苍!
姬浅晴、珀弦、阙乐、尚洛、尚芊芊、回归太苍的纪如胤、纪池衾、南槐、月梧……
这些熟悉的身影,奋力的厮杀,几乎忘却了一切。
他们深受重伤,便有其他强者顶上。
天空中的女娲石放射光芒,治疗他们的伤势。
伤势恢复一些,他们便再度加入战场!
无数的太苍子民也是如此。
太苍近些年来,即便是凡俗子民,战力也颇为不俗。
可他们终究不是神灵,根本无法反抗如此强大的敌人。
但他们却并不绝望。
诸多太苍子民,也自发游走在太苍大地上。
他们在救治那些幸运存活下来的人族、强者,也在默默地守护人族太苍!
光幕上的一幕幕,让纪夏和蚩尤沉默不语。
玉流神君也颇为惊奇。
而在极为遥远的所在。
桐落神正坐在一棵神树的树干上,闭目调息。
她身躯之后,那位光脚的少女却在注视着远方。
良久之后,她突然说到:“太苍,开始死人了。”
桐落神仍旧闭着眼睛,回答说道:“早就开始死人了,只是还死的不够多。”
“一旦开始死人,太苍和古梧便有了不可消解的深仇大恨。
也许有朝一日,太苍能够崛起,到时候,古梧神朝又该如何自保?”
少女的这一番话语,让桐落神颇为惊讶。
她睁开眼睛,仔细的看了少女一眼,又转过头去,继续疗伤。
“我们之所以如此,便是不想让太苍崛起啊……”
“梧落,你在说什么胡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