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网游小说 -> 打穿steam游戏库

第一千〇九十一章 水空剑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却说云天河显化阳神法相,长百尺而披道衣,威仪极盛。因其体真假造化,虚实兼备,阴阳合流,故而极尽神变,能飞能走,能聚能散,纵横霄壤,幻化万千,莫不如意。当年他为太阳剑主,凭肚中三斤剑气吞饮了日月山河,待他显化法相时,大千世界皆在此心,故而挥拳顿足时,便能显化川岳星辰,气机变化无穷,叫人难堪抵挡。
遥见他怀中抱起青鸾峰,抬手抛掷,一座具体而微的青山迎风长大,不多时便是百八十丈方圆,压得大气震鸣,风如牛吼。
烛龙瞧得分明,这一座青碧的剑山当头压下来,剑气尚未及体,那一股森森灵机已经遥遥锁定,如阴云盖顶,无处可逃,当知此人乃天下剑道之宗。
剑宗何为?盖古今天下习剑之者不可胜数,得形者往往而有,十年苦功必有所成,得意者则鲜矣,万中无一尚不可求,若能得神髓者,历代罕有,似灵蛇之珠,荆山之玉,亦多隐匿深山,绝于幽谷,现世者寥寥,如雪中白梅,不见其人,只闻其香。
世间剑道三条,各有悬殊,然万般剑理则殊途同归。下人舞剑,气息相合,手足相随,力至而剑达,击飞雪而搏苍鹰,亦能畅抒胸臆,慨然闻名一时一地。上人舞剑,意在力先,神在气前,心未动而剑动,斩秋风而落空蝉,其技妙不可思议,故习剑近道而称之宗。
昔春秋越国有处女,精兵事,通战法,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戟之术,答曰: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彿彷,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此亦一代真宗,然云天河其人本领高深,参玄通妙,精太阳神变而炼少阴之门,能为天下剑修之宗,立世之基又在越女之上矣。
衔烛之龙乃古老天真大神,观世事如沧海,千万年蹉跎多少倜傥英杰,今古剑豪人物,能入神龙法眼者不过一二,云天河虽为当世剑道第一,法门精绝,却非独一无二,如此剑法,不过贻笑大方。
烛龙森然笑道:“本尊当你有多大本领,也敢放肆,看你掷山抛海,气魄甚宏,殊不知执迷窠臼,剑意大而无当,且看吾破它!”
龙者,佼佼盘曲,舞空为形。烛龙当空拧身,作一符箓字形,此乃上皇玄元通法真符,道人以朱砂画之,可驱邪避魔、召神劾鬼、金光护体、扶乩起驾,端的妙用无穷,龙神以三宝为墨,天地为纸,符箓成时威能惊仙。
那龙身片片鳞皆金光大放,照耀时,九地澄明,云天河掷来青鸾峰头,似泥牛入海,似雪片掷炉,不消三息便化的无踪影去。
云天河倒也不馁,接连使出百千剑法,抛出人世一路所见各处风物,剑虹未能触及烛龙,尽皆散化,如此元气空流,反倒叫烛龙把散逸元气夺了,化作数百龙影,朝韩菱纱、慕容紫英二人扑杀去。
慕容紫英持剑镇守,又有太阴剑主从旁协助,自然把云天河肉壳守护妥当。
神龙笑剑宗黔驴技穷,转口又诵雷部大咒,身随咒转,作三霄洞真雷部诛魔真符,竟不知从何处借来一股涛涛灵气,炼作雷霆珠子数万余,错落有致,前赴后继地朝云天河法相砸去。
雷者,秉天地之正,亟空驱厄,凡六界阴阳事物,莫不能逃。法相聚散无形,仍为雷击,呼隆坠地,压倒石山。
盖剑有神髓,咒有元灵,神龙施展雷霆大咒,以真符辅佐,所作咒法如有神明,知进退,明时机,辩凶吉,避灾厄,乃可驱使如生人活物,传闻大道人施法,咒灵感应而能化生修行,此亦造化神妙。
云天河挨了百千道雷击,所幸他剑心如铁,法体恒常,故而无有大碍,抖一抖身,把雷水震散,照样腾飞空中,再有雷珠打来,他以剑气一一挑拨,只见雷光盘旋如群鸟,却近不得身了。
云天河瞧那烛龙作法,道行精古,一时颇有所悟。原先此人并无甚临危急智,大概是他参修少阴法门之后,神意由大转微,念念不忘,心随境转,这便多了几分幽敏的心思,而今临阵思悟,竟点破一个修行关窍。
是所谓太阳炼形,少阴炼名。云天河专研太阳剑道八年,昼则见日,夜则观月,睹世间草木走兽飞禽山石等物,存神感应,故而能剑气化形,如此已然可称一代宗师。然诚如烛龙所言,化形之剑,气魄虽宏,大而无当,无非仗着他内气如海,剑心通明,能引天地灵机为己用,故能以力贯道,无往不利。而今烛龙大神施展妙法,拒斥灵机,令众人不得借天地之力施为,云天河仰仗剑丸星力逞能,看似威势滔滔,实则如入彀之鸟,先机尽失,再行此法,好比愚夫。
待他一观烛龙形变,当即便有领悟。古龙精阴阳之变,虽不达太阳太阴至妙,然少阴少阳之变却纯熟无碍,故多幻变之法,通形名之道。烛龙以身为符,以符做法,法理精妙绝伦,世上道门子孙当奉为圭臬。
云天河心思百转,炼形为名,抬手捏了一道法印,却是个端端正正的山字,烛龙见了山印,登时大呼:“沉!沉!”龙躯跌坠,砸落大荒,压出一道绵延百里的沟渠。
此山印尚未出手,观者得其神意,便如千峰覆顶,此非道哉?
云天河手诀再变,俄顷,将太阳法门尽数转少阴性名,此中关隘一破,自然水到渠成,无有窒碍。
烛龙身触大荒,为那百千剑印压得动弹不得。韩菱纱二人见此情景,皆以为胜,不由得欢欣鼓舞。
忽闻雷声大作,起于九地而响彻三霄,烛龙瞑目唏嘘,天光尽消,世界晦暗,无边大黑暗中唯有滚滚雷鸣,似怒牛夜奔,震撼大荒。
相传烛龙神通,其瞑乃晦,其视乃明,待他合眼时,恰如一夜子时,乃是极阴极暗的光景,如此昏昏不知宙光流,三人各自呼喝,却不能听闻感应彼此,如此当知古龙道法神奇。
云天河一时寻不着韩菱纱、慕容紫英二位好友,心里颇为焦急,所幸他已不是那个山间孩童,知晓事有轻重缓急,而今当先破去烛龙秘法,再谋寻同伴。况且他二人一个是太阴传人,一个是名门大宗,放眼六界也是独当一面的人物,当不至于在此遭厄。
野人想通此节便安定下来,细细存神感应,只觉周遭黑暗却非纯阴之质,似少阳造作之属。却说去阳为阴,无明则暗。日月星辰,灯火荧烛,皆实在有光,质性属阳,黑室之中,浓荫之下,皆是无光而暗。故影为阴质,世人称为阴影也。烛龙瞑目,周遭如坠深夜,却非无光,而是为少阳之影所阻,故云天河等人目不能视物,神感为其阻隔,不能探查四方气机。
云天河朝四面打出剑印,皆没入少阳之影,消隐不知所踪,此为烛龙急智,大破剑宗法印。
无边阳影中,三人各自为战,四周不时有精怪、幽鬼出没,朝三人杂乱杀来,也不知是烛龙施了什么咒法,招来这许多杂兵。慕容紫英心想:这位上古大神如今被天河以剑印压得动弹不得,但终究只能困住一时,待他脱身,却又如何抵挡?还是先下手为强,只可惜云兄弟脾性刚烈,半点容不得沙子,与这些神鬼是天生的犯冲了。
慕容紫英一步步摸索,试图找寻烛龙本体。另一边的韩菱纱寻不到云天河肉壳更为焦急,太阴之道在绵绵若存,待她化形遁空,只余细细一缕神念存世,如今却被少阳之影整个蒙覆,全然颠倒了五感六识,便好似没头苍蝇,不觉竟跑到西北海上,如此脱离了幽冥之国属地,也飞出烛龙法域,再回头看,一团好大浓影接天连地,如擎天之柱,有万龙盘绕。
韩菱纱惊异,暗道:“原来这不止是神通,更是一座阵法,能笼盖方圆万里,真是好大气魄!”
自伏羲天帝遣衔烛之龙镇守不周,历千万年之久,老龙闲极无聊自然要做些布置,原先只是消遣之举,后来便也当一门事业,断断续续地操持下来,不觉已将不周天柱布设得如铁桶一般,最紧要的便是万龙绝灵先天大阵,外人落入阵中,如坠绝域,而烛龙身为阵主,便有源源不绝之灵机奉养,更有阵门无穷,随心施用。此消彼长之下,六界中能在不周山幽冥国击败烛龙者,恐怕屈指可数。
韩菱纱孤身立于阵外,焦心如焚,却也无可奈何,待她再张望一会儿,那黑咕隆咚的阵域里透出金光一点,如一粒星丸,透过重重阻隔,亮在她眼里心头,韩菱纱见了这点赤金剑光,她知是云天河发威,心里便忽得不骄不躁,盘膝静观,参详少阳之秘。
云天河身在阵中,也忧心肉壳受损,故而元神回转,还复本体,吐出金丸举在头顶,如一轮明日,驱散浓影,使得周遭景物隐约可见,慕容紫英得其相助,看准烛龙所在,挥剑便斩,哪知龙鳞坚固,手中剑器竟伤不得分毫,此时匣中魔剑跳动,慕容紫英顺势抽出魔剑,再行劈砍,得剑器之助,总算割穿龙躯,登时有瓢泼龙血涌出,皆为魔剑抽引吸纳,一时灵光勃发,魔剑道胎得以稳固。
周遭有风雷冰火打来,又有精怪喊杀,誓要把慕容紫英拦下,云天河一心高举剑丸,见状只得腾出手捏一道钟印,把慕容紫英上下护住,叫他安心施为。
烛龙再遭重创,耐不住那紫英道人心狠手辣,竟欲斩龙,这便不得不睁开眼来。
此时节阳影尽消,四方光耀刺眼,云天河举着剑丸,此时反倒累赘。周遭阴光普照,消万物之形,不论山石死物抑或精怪,皆有阴光透体,好似将万物化作清泉琉璃。方才一切昏暗,故而不能视物,如今光亮过甚,竟亦不能视物,可知神法精妙,概不能以常理论处。
韩菱纱在阵外瞧得清楚,见烛龙开眼,阴阳颠倒,其变不离神明,心里略有所悟,只恨自家功行不足,积累不厚,参不透关窍。
当初云天河得太阳神意,一日悟剑三百篇,天下剑理俯拾皆是,似乎是天赋奇绝,而韩菱纱得太阴真髓,至今不过创立一门太阴练形之术,相较之下,她不如云天河远矣。然宇宙自创生至今,万类大有,乃阳盛时期,故而太阳剑主所见种种皆可入剑,此乃时势造就。太阴至虚,欲求大道,无非三条途径,一者是追溯创世之前,万物混沌之时,二者是跨越寂灭之后,万物消隐之时,三者便是于阳世中寻一精微罅隙,盖阴阳依存,相生相成,是故万物不离阴阳,道在有无之间。太阴剑道比之太阳剑道,修习更难无数,关隘深深,便是神剑传人,亦可能终身不得寸进,韩菱纱虽是机缘巧合才得了传承,其天资亦是上上之选,不弱云天河半分。
烛龙连遭重创,恼怒已极,旁人只道他睁眼闭眼,是穷途末路,却不知这位大神双目开合自有神通。阴阳合流而通天地,天地合和乃通大道,烛龙内修阴阳,外接法阵,已是四宝具备,故有摩弄时空之能。待阴光散去,只听他龙吟,周身剑印纷纷倒退,如漫天飞蛾,汇聚一处,竟化生出另一个云天河来,不由叫三人大吃一惊。
云天河本尊叫道:“这是什么法术?好神奇!”
慕容紫英心无旁骛,握着魔剑又朝烛龙劈去,然而这一下却扑了个空,剑体划过龙躯,竟如入无物,只将大地斩出好大一条深沟,却伤不得那烛龙。
神龙腾空而起,待远离了那杀才,这才施法弥合伤口。
“凡人,本尊倒是小瞧了你们,这六界之内,如你们这般的强人也是不多,你们本该潜心苦修,待有朝一日飞举成仙,如今却擅闯幽冥之国,冒犯本尊,却是寻死有道!”
云天河本尊又喊:“是你不讲理,还说这么多难听的话,你要杀我们,我们当然要反抗。”
慕容紫英心想,这两位一个盛气凌人,一个莽撞天真,如何能辩出什么是非?如今既然动了刀兵,只有一方认输,乃至身死,才能平息此事。他便御剑腾空,再次驱使魔剑朝烛龙斩去。他内气虽深,但如此绝域之中仍不耐久战,幸得魔剑道胎相助,先前此剑痛饮龙血,积攒了好大一道元气,用以对敌再合适不过,让紫英道人省力不少。
也不知烛龙施了什么神通,慕容紫英挥剑却斩不到他真形,而烛龙亦不对他出手,只是驱使那假云天河朝本尊杀去。
假云天河乃是烛龙逆转光阴,颠倒时流,扯过来这位剑宗的过去身,与本尊实力无二,更歹毒是二者交战,但凡过去身受创,现在本尊亦要遭受相同伤势,而现在本尊受伤,却不会影响过去身。
烛龙非但能以此至道神通杀敌,又能借此护身,为何慕容紫英斩不到他本体?无非神龙将身躯藏匿在未来,留在现在的只是一道真空幻影。
真假云天河乍然交锋,一时竟各自奈何不得。毕竟二人处处相同,功力、法体、剑丸等物皆是同等,唯独相差一道精粹神明。逝者已矣,光阴从不可追,过去身虽存于现世,然智性蒙昧,仍需烛龙为之先导,龙实精神,驾驭云天河法体朝本尊大打出手,斗得难解难分。
慕容紫英见自己左右奈何不得烛龙,只好按下飞剑,寻偏僻处调息养气,静候时机。
韩菱纱在阵外密切关注,非但看清烛龙施展阴阳神变,便是整个先天大阵运转机理也是历历在目,待她理顺个中关节,把握阴阳合流、天地调和之妙,一时间心神震动,竟是痴了。
太阴者,近道第一,而今见道,如何不痴?
可怜烛龙天生神圣,潜修万载方入至道门户,而今一个女娃娃,不满双十年华,一眼便看透了关窍,道行暴涨。
当初云天河观句芒幻界法,开辟少阴剑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如此可堪绝代之名。而今韩菱纱观烛龙神变法,反阴为天,反天为水,直指太一,此已超迈俗流,达天人之境。
其人悟道时,显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身,合而为一,自此三世独一而存,除此之外,再无甚异象。盖道本无形,守弱处玄,精微而已。
韩菱纱悟得至道神剑,以水空名之,水则光阴,空则万象。待她潜修数年,当能高屋建瓴,开辟少阳剑道,彼时便能与云天河四象合流,只是其人既然已立在峰头,山间景色便不足留恋了。
水空剑主持器在手,一纵身便入了阵中,那烛龙正聚精会神,忽觉脖颈剧痛,骇然回顾,却不知何时已被人斩了头去!
云天河同过去身交手三百合,体躯受创颇多,隐有败象。待韩菱纱来时,一剑斩出,涛涛水光把过去身一卷,便打回虚空去了。
三人欣喜重逢,尚未叙话,忽感天柱巨震,那盘柱石龙竟活转过来,口吐人言,“三个小辈,好大本事,竟把本尊的过去身斩了!”
云天河惊叫:“咦!原来这个也是你!”
衔烛之龙似乎沉睡许久,尚且哈欠连天,“当然是本尊,不知不觉又是一万年过去,睡得吾身子骨都硬了,人界何时出了你们几个奇材?唔,原来是要借道去鬼界的,你们自去就是,见到阎王替本尊打声招呼。”
韩菱纱奇道:“你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
烛龙吹一口气,把过去身的残尸化去,“本尊很老了。”
众人闻言也不知该作何神情,那烛龙打发两句,重新绕回天柱,仍旧化作石龙,寂然入睡。
慕容紫英慨叹,“传闻真人一梦千年,这位衔烛之龙真不愧是上古大神。”
云天河挠挠头,“不打架了?”
韩菱纱眉眼含笑,忽得又故作嗔怒,冷哼一声。云天河本想夸她厉害,见状顿时惴惴,“怎么了菱纱?你不高兴?”
女飞贼向来爱谑,这般作态不过想逗野人玩耍,当即板着脸数落,“你呀你,真当自己天下无敌,这下吃苦头了吧?要不是本姑娘临阵突破,现在咱们都要被那烛龙过去身吃掉啦!”
云天河展眉一笑,“我知道菱纱你最厉害了。”
韩菱纱闻言霞飞双颊,再也装不出生气的模样,她柔声道:“就会说便宜话哄人,我、我也知道你是天底下第一厉害的,只是以后行事千万还得小心些。”
“哈哈,菱纱你放心好了。咱们这就去鬼界,把翳影枝拿来,然后就可以去找梦璃了!”
女飞贼暗暗嘀咕:梦璃梦璃,片刻都不离口,这呆子真是气死人。
云天河正欲开辟鬼界通道,韩菱纱却抬手止住,“我如今剑道大进,也可以架虹携人了,穿梭鬼界也是寻常,说起来直接去找梦璃也没问题,不过……”
“不过什么?”
韩菱纱腼腆一笑,“不过我听说鬼界有一处转轮镜台,若是站在转轮镜前诚心想念,就能见道死去亲人的魂魄,我便想去试一试。”
云天河闻言惊喜非常,“啊!有这样神奇的地方?我也想去,说不定能看到我爹呢!”
韩菱纱见慕容紫英神情平淡,不由问道:“紫英,你没有想见的亲人吗?”
紫英道人一时沉默,随即摇头道:“我自小离家,对亲人的记忆已经很淡,也不知他们是否还在世上……”
云天河大包大揽,“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
慕容紫英无奈一笑,韩菱纱则敲了敲野人的脑袋,“笨蛋,哪有你这么乱攀亲戚的!”
老实孩子十分无辜,“我就说心里话嘛。”
“好了,天河也是好意,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鬼界,方才烛龙也说,若见到阎王,可以代他打声招呼,我们此去鬼界,也是大开眼界的机会。”
如此,水空剑主携了二位同伴,纵身便遁入太虚,旋即朝鬼界行去,不多时,眼前便出现了一处玄奇境界,风景自与人间不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