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女生小说 -> 降龙诀

第十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人声鼎沸的迎宾楼客栈首日开张,张明灯结红彩,提供给络绎不绝穿梭在热闹市集的人潮一处休憩用餐的重要地标。

日前不知哪里冒出来两个不识相的剑客,在迎宾楼切磋剑艺,扰动了住宿的客倌不说,还将整座迎宾楼给拆得彻彻底底,害迎宾楼足足休业个把月重新装潢整修,直至今时今日。

黄道吉日,开市的大好日子,黄历上是如此标注。

谈笑风生、嘻嘻嚷嚷、阔论高谈、吃喝玩乐,迎宾楼内宛若一幅小型的人间百态图。

“呜呜…”

一道与欣喜气息格格不入的啜泣声窜入热闹大厅内,无视众人所投注的打量目光,粉嫩红的身影已经为自己找了处空位坐定…而同桌坐著一黑一白的男女。

忽视客栈悬挂著“高朋满座”匾额下方某角的“勿携带外食”告示,粉嫩红的身影自顾自地从腰间小红袋摸出满满一把瓜子,泄愤似地使劲嗑,贝齿好似与瓜子有著杀父弑母的深仇大恨般报复猛咬。

同桌的黑衣男子及白衣女子恍若未闻、视若无睹,一个喝酒,一个吃菜,将右侧座位上的不速之客当成幻影。

粉嫩红的身影一边痛哭,一边嗑著瓜子,水灵灵的眸子现下全浸在两泡泪海中,一张小嘴又要嘤咛又要咀嚼瓜肉,忙碌得很。

“这位客倌,你要点什么?”店小二不识相地凑上前。

“呜呜…喀、喀。”她唯一的回答,其中还附加瓜壳破碎的声音。

“小泵娘,你是不是和家人走丢了?”店小二看著姑娘梨花带泪,好不可怜的模样,忍不住必心探问。

听到伤心处,粉嫩红的身影哭得更大声、更响亮。

“我不是走丢了…呜呜,我是被抛弃了啦,呜呜呜…呃…”粉嫩娃娃打了个哭嗝,顺顺呼吸后又继续自怜自哀。

“这…这可如何是好?要不,我报官差来处理可好?”

敏感字眼一溜进耳内,粉嫩娃娃的眼泪由“流”转“喷”,如洪水倾泄,一发不可收拾。

“我就是被官差给抛弃了的…呜呜!”

不问还好,一问反而让小泵娘哭得更彻底,店小二千般不该、万般无奈地摇摇头,转而服务另一桌招呼的客倌,放她一人自生自灭。

哭声抑扬顿挫,时而婉转,时而高昂,大“哭”嘈嘈如急雨,小“哭”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娇泣声远比迎宾楼内某位琴

师正拨弄的琵琶乐音更突出,搞得拨动琴弦的手不自觉随著粉嫩娃娃的号眺而奏。

曲终收拨哭声止,此时只剩吸鼻声。

终于,粉嫩娃娃对于有同桌之谊那两个不曾开口的冰人发出微词。

“你们两个人很坏耶,看到人家哭成这样都不闻不问…呜呜…”这是迁怒,毋庸置疑。哭红的鼻头又是一酸。“呜…跟龙老大一样坏,呜呜…是他自个儿说要带我到汴京逛市集的,是他自个儿答应要陪我一整天的!结果、结果他一听到衙役跟他说有人看到那个阎王门的臭魑魅也出现在汴京城,他、他竟然抛下我…抛下我去办案耶!呜呜…我就知道,他说爱我只是哄骗我的,他对我的爱压根比不上他对阎王门的爱!呜呜…”

黑衣男子及白衣女子总算抬起眸,瞥向唧唧咕咕埋怨的小泵娘。尤其是黑衣男子在听到粉嫩娃娃那句“他对我的爱压根比不上他对阎王门的爱”时,还被烈酒给呛了下,脸色古怪。

“难怪笺笺姨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姑娘还没追到手时连天边的月亮都愿意摘下来只为博她一笑,等追到了、得手了,连叫他去隔壁包子铺里买颗包子来填子诩嫌远!呜呜…坏蛋坏蛋!”粉嫩娃娃边说边拎起桌上的包子啃,压根忘了那包子是属于别人掏钱叫的餐点。

白衣女子原先无波无绪的神色因粉嫩娃娃的埋怨而柔化,牵起好浅好浅的笑。

“还有,你们知道他多过分吗?寻常的情人之间不是都会唤小宝贝呀小心肝什么的,我跟他说:『你也要叫我小宝贝噢!』他竟然很生气很生气的跟我说:『旁边等吧!』我真的乖乖站在旁边等…结果你知道吗?『旁边等』的意思竟然是另一种拒绝的意思!城里人讲话为什么这么转弯抹角!要就要,不要就不要,说什么旁边等!害我像个白痴傻傻地等他开口!”粉嫩娃娃已经直接捉著白衣女子衣袖诉苦。同为女性,必能了解她的伤心难过。

白衣女子缓缓转向黑衣男子,还未开口,黑衣男子已先恶声回答了白衣女子眼眸中调侃的问句:“你胆敢要我叫出如此恶心的字眼,不如叫我自盖天灵来得容易!”

白衣女子细肩一耸,眼神流露出“我就知道”的讯息。

“你看、你看,你旁边的坏家伙也一样!坏男人臭鸡蛋!”粉嫩娃娃抢先一步为白衣女子打抱不乎。

“有时,男人也会害羞。”白衣女子总算开了金口,浅浅淡淡的嗓音似笑非笑,脸部没有太大的线条牵动,可见她是个不擅微笑的女子。

“害羞?”粉嫩娃娃瞟向一脸铁青的黑衣男子,他那神情哪叫害羞呀!

“嘴拙的男人向来不善甜言蜜语。别强人所难。”白衣女子缓道,似乎在为身畔的男人辩护。

粉嫩娃娃嘟著菱唇。“我知道龙老大向来就不会说些甜心甜肺的话,可他丢下我一事又怎么说?他好不容易才从一大堆公务中抽出空闲来陪我,结果又被臭阎王门的家伙给占用去了…我知道龙老大虽然破了阎王门一次,可那里头主要的大鱼儿都给溜了,害龙老大被县太爷削得无地自容,这档事老被其他捕快拿出来耻笑,龙老大一直耿耿于怀,也与阎王门誓不两立…但他也不能这样待我呀!你知道吗?我都不敢在他面前问:『我和阎王门究竟哪个重要?』因为答案只有一个!呜呜,龙老大绝对、肯定、毫不考虑地回答『阎王门』!”

龙步云就是那样的人!一遇上了公务,压根忘了她还挂在他臂上,施展轻功,咻的一飞,消失在她视线范围,留下拎著满手食物的她愕然站在原地。

“我想,阎王门也挺不屑得到你口中那位『龙老大』的如此重视。”白衣女于意有所指。

“阎王门不屑,可我屑呀!我屑,龙老大却不肯给我,呜呜,我好可怜…呜呜…”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究竟排在哪里呀?

粉嫩娃娃又展开二度的哭声茶毒…茶毒全迎宾楼的人的耳朵。

或许是黑衣男人被一波波的娘儿泪水给弄烦了,一张冷脸镶著冷眼,漾著冷到极点的冷寒气息,冷冷地吐出足以冻霜三尺的极致冷语。

“十两,右手。十五两双手。三十两双脚。五十两脑袋。”

咦?粉嫩娃娃眨眨眸,逼出一堆积压在眶里的泪珠儿。这个男人…刚刚那番简洁有力的话怎么好像在…报价?

“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她吸吸鼻,抹去双颊的泪痕。

“十两,右手。十五两双手。三十两双脚。五十两脑袋。”

“右手?双手?双脚?脑袋?”粉嫩娃娃仍不明所以。

黑衣男人眸间闪过一丝不耐。“再问一回,价码加倍。”

“你要给我?”她伸出白嫩嫩的掌心,等待从逃邙降的意外之财。

白衣女子这回倒是相当不给面子地噗哧一笑,换来黑衣男人的诧然神情…当然不是针对粉嫩娃娃的愚蠢问句,而是白衣女子那抹罕见的清丽笑靥。

男人绿眸中的不耐几乎是瞬间消散,只是口气仍不见转柔,这回他仔细答覆粉嫩娃娃的困惑。

“十两,我帮你砍了他的右手。十五两砍双手。三十两双脚。五十两我就砍他一颗脑袋。”这可是他干杀手以来所开出最低的价码。

“砍…你要砍了我的龙老大!”她恍然大悟,继而大声嚷嚷。

“砍你嘴里的负心汉。”黑衣男人纠正她的用辞。

“不可以!”粉嫩娃娃直接反应。她虽然嘴里埋怨东、埋怨西,嫌龙老大过于疏忽她、过于醉心公务,可她从不曾想伤害龙老大。

她马上竖起浑身尖刺般的防备模样,自动将黑衣男人归类为“坏人”一方。

“你敢把坏主意动到我家龙老大身上,小心你吃不完兜著走,他可是赫赫有名的铁血神捕龙步云,你动他一根寒毛,他会将你关在地牢生跳蚤生到死!”

她的威胁偏向于毫无用处的童语谩骂,不过黑衣男人和白衣女子倒是因为她句子中所透露的某段字眼而双双挑起眉。

白衣女子淡然重复,望了身畔男人一眼。“铁血神捕龙步云,是吗?”

即使早在粉嫩娃娃前一刻的泣然指控中,两人已能猜出那名“龙老大”的身分,但听闻全名仍有另番趣味。

语毕,两人同时望向迎宾楼正门,那抹正心慌意乱在寻人的蓝衫男影。

“小泵娘,有人来找你了。”白衣女子朝粉嫩娃娃道。

粉嫩娃娃回首,见著那个在前一刻才抛下她去办公务的臭男人,但现下的她早将自己哭得淅沥哗啦的原因抛诸脑后,赶忙像只小粉蝶飞扑而上。

“龙老大,那边有坏人要砍了你。”她急忙告密。

龙步云此时只注意到她脸上纵横交错的未乾泪痕,伸手为她抹去,压根没留意她方才的低声密语。

“你又哭了?鼻头和眼眶都红得不像话。”

“谁教你要抛下我!”

理亏的一方总是得表现忏悔,以博取原谅。龙步云握著她的手,在自个儿脸上掴了数下轻不隆咚的耳光,赔笑道:“我保证没有下一回。”

“你上回也这么说!”

喔噢,同一招不能使用两次,尤其当你头一次还食言。龙步云在心底自我反省,并思索下回该用哪招哪式来哄她,以掩饰自己老在公务之际忘了身畔还跟了个她。

唉,他对于自己根深蒂固的“恶习”也只能无力叹息,并且努力扭改中。

他当然不是故意要抛下她,而是他每一回只要接收到“恶徒”讯息的同时,身体便有了最直接的反应,等他将公务处理到一段落,接下来便是万分懊恼地在人海中寻找嘤嘤哭泣的她,所幸她向来不改沿途嗑瓜子又随手丢瓜壳的恶习,才在每一回的寻人过程中顺利无阻。

他太习惯一个人,现在正学习著肩负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肩负著另一个人的爱恨嗔痴,也学习著让那个人分享他的一切…

只不过看来,他做得糟透了。

明明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他恐怕得花上数年的时间才能完完全全学会。

“算了,这回原谅你了。”粉嫩娃娃朝他努努嘴,做了个好可爱好可爱的鬼脸。

“你每回也都这么说。”每回都在哭泣他的无心抛弃后,又窝回他的怀抱,原谅了他,也纵容他下一次再犯的无心之过。

“谁教你爱我,我当然要对你好罗。”她说得理所当然。

在她的认知中,这样的爱情往返是毫不冲突,更不曾计较彼此的爱恋里孰深孰浅,孰多孰少。

“你若是肯叫我声『小宝贝』,我会原谅你原谅得更快噢。”她仍不死心地补上这句。

小宝贝?恐怕他这辈子踏进棺材前都不可能有勇气将这么恶心的三个字吐出口。

“我告诉过你,说不说那三个字都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说与不说是同一码事。”他努力洗脑,巴不得将“小宝贝”三个字给扫出她的记忆里。

“但笺笺姨和龙伯伯每回见上一面时都会喊一次。”这是她在龙府数月来的重大发现,两夫妻甜蜜恩爱得羡煞池里一群交颈鸳鸯。

“果然…我就知道一定是那两个老拿肉麻当有趣的万年夫妻教坏了你。”而他竟然是那两个每回一开口就是成串肉麻情话的夫妻所结合生下的怪胎…至少在他娘眼中,认为自己的儿子完全没遗传到她夫君的舌粲莲花。

阿弥陀佛,幸好他是“不正常”的。龙步云几乎感动得想膜拜上天,叩谢诸佛众仙。

“你该不会是…害羞?”

“是『害』怕说出那三个字,我会『羞』得拿剑自刎。”龙步云还原长串句子,并加重语气在“害羞”这两字之上。

“你怎么跟那个坏人一样。”她咕哝。

“什么坏人?”

“就是坐在窗边那里的黑衣服坏蛋呀。”她指著方才落坐之处,并领著龙步云一同移向指尖所指的座席。

龙步云顺势望去,只先见到一抹纯白身影。

是她!

“你不是…君家的怜我姑娘?”龙步云认出了白衣女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