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小说秀 -> 女生小说 -> 降龙诀

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谁教他一时口不择言,对她说了句恶劣的戏言,果真是天理昭彰,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报应呀…

“少爷,我替那位姑娘换好衣裳了。”龙家丫环恭敬地福身,并拎著原先穿在娃娃身上那套湿透的衣裙。

“嗯。顺便交代厨子准备热姜汤过来。”

“是。”丫环退出房内。

娃娃仍在熟睡中,紧紧抱著锦被,半张酣甜的脸蛋就埋在被间。

方才龙步云将她安置在其他厢房,这小丫头就是睡得不安稳,硬是不肯从他身上下来,贪赖著她嘴里所说的“香气”…逼不得已,龙步云只好将她塞到“沾有他身上香气”的自个儿床榻上,拿了条“沾过他身上香气”的锦被给她,这才让小丫头心满意足地吁出轻吟,瞬间陷入沉沉甜睡。

龙步云嗅嗅自己身上,却闻不到任何香气,还免不了些许的男人汗臭味,这丫头反倒信誓旦旦,怎能令他不生疑?

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龙步云料想应当是丫环送来姜汤,随即应声道。

姜汤是送来了,只不过端汤人的身分却令龙步云逸出无奈低吟。

“娘,怎么有空过来?”他挤出笑脸。

“送姜汤。”龙母开开心心地捧起托盘中的瓷碗,向宝贝儿子证明自己的动机再单纯不过。

“然后就回房间休息?”龙步云仍笑问。

“当然不!”龙母徐娘半老的花容上犹脑拼出年轻时倾国倾城的绝艳丽姿。“我是来看儿媳妇的。”

“儿媳妇?我房里有这玩意儿吗?”

“彩儿说你带了个姑娘回来。”彩儿正是方才为娃娃更衣的年轻丫环。“她睡下了,是不?让为娘的瞧瞧。”

“娘…”龙步云还来不及阻止,龙母已抢先一步地掀开床帐。

“好可爱的粉娃!不错、不错,儿子,你和你老爹同样有眼光。她今年多大岁数?哪里人氏?家里有哪些人?她爹是做什么的?你们在哪儿相识的?”龙母抛出成串的问题给身后的宝贝儿子,却又不给他回答的时间,兀自惊呼欣喜,感动莫名。“你瞧瞧,她还噘著子邬轻打呼咧!可爱、真可爱!”

“娘,你别嚷嚷!”

“好好好,娘不嚷嚷,不吵醒你的宝贝媳妇儿。”龙母咯咯直笑。

“她不是我的媳妇儿,我连她姓啥名啥,今年多大,哪里人氏,家里有谁,她爹是谁都不清楚。”龙步云顺便回答方才的问题。

“那你带她回家做什么?”还让她入主自个儿的厢房咧!

龙步云凝觑著睡梦中的粉颜,缓声回道:“她唯一的师父离世,独自到洛阳寻亲,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涉世未深,所以…”

“喔?”龙母挑起右边柳眉。她的宝贝儿子向来不是那么善良的家伙。

龙步云尴尬的再换个理由,“你儿子领的薪俸好歹也是人民的辛苦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为民谋福是天经地义,难道你希望看到你儿子成为人人唾弃的奸官恶差吗?”

“唔?”龙母再挑起左边柳眉。为民谋福当然是天经地义,只不过套在一个专司铲奸除恶的“铁血神捕”龙步云头上,这句话就显得有滥用之嫌。

“再者,我对这小泵娘做了些失礼的事,男子汉大丈夫,自当肩负起责任。”龙步云一顿,再加注,“直到她找著了亲人。”

“耶?”龙母两边的黛眉一块儿轻轻耸动。她儿子对人家做了些“失礼”的事耶!不成、不成,她越来越好奇,她这个向来视衙门差事如生命,压根不懂何谓风花雪月的宝贝儿子到底干了啥“失礼”的坏事?

“儿子,是什么失礼的事呀?”龙母探问的嘴脸,俏皮得不像一个为人母亲该有的模样。

“娘,你真是够了,以后我绝对要爹禁止你看那些淫书艳册,省得你满脑子都装了些有的没的!还有,你既然有闲暇在我房里探问东、探问西,干啥不回房陪爹去恩爱甜蜜?有空再帮我添个弟弟或妹妹,不送了。”龙步云简直要败给这个本质上像他妹妹的头疼亲娘。

“不孝子!有了媳妇没了娘,是不?娘还待不上半刻,你就要将娘给撵出去,嫌娘碍事了!”龙母懊恼地跺脚。

“我说过了,她不是我媳妇儿!你要是想当婆婆,还得看我哪一天破了『阎王门』!”他早在两年前便立下誓言,愿倾余生剿除杀手组织阎王门,宁可

一世不受家累阻挠,也要与阎王门周旋到底。

“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抱不到孙子!”龙母心直口快。

“娘,希望你的口不择言不会有成真的一天,否则龙家就绝后了。”呿,连自个儿的亲娘都咒他!

“步云,你不能先为龙家留个后,再去对付阎王门吗?上回我才听你爹提起,阎王门全是群武艺高强又杀人不眨眼的恶徒,万一你…”

龙步云翻了个白眼。“娘,你没听过『邪不胜正』吗?”

“我只听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谢谢您打击了宝贝儿子的自信。姜汤,您送来了;人,您也瞧过了,现在让您的宝贝儿子恭送娘亲出房门,可好?”龙步云不带恶意地嘲弄,嘴里说著“恭送”,实则是打开房门,将龙母硬推了出去。

龙母一听到儿子用“您”来称呼她,就知道儿子的耐性即将用罄,识相地跨出门槛,忽地又回头。

“你晚上睡哪?”她指指床铺,上头已经有个俏娃娃占了整张床呢。

“我今晚不睡了。”龙步云仍是笑著,看著龙母眼眸中闪动著“淫书艳册”里的种种情节,他马上补充,“我准备用整晚的时间来处理公务,厘清现在我手边夜盗一案的疑点,并且拟定明早该由何处著手查案。”

“喔…”龙母露出扫兴的失望眼神,莲步前移三步,再回首。“儿子呀,你若是不清楚如何讨女娃儿欢心,爹爹和娘娘都很乐意让你询问,万一床第之事不明白,别害臊,爹爹和娘娘也会努力讲解给你听,再不,娘房里的春宫画也可以参考…”

砰!回答她的,是迎面甩上的门扉巨响。

+++

旭日破云而出,鸡啼惊眠而醒。

娃娃揉揉惺忪睡眼。“咦?这是哪儿?有床有被的…”好半晌她才完全清醒。“对了,昨儿个他把我领回来了…”

拨开床帐,遍寻下著她的绣鞋,娃娃只得光裸著莲足巡视房内一圈。

不期然地,在窗边瞥见伏在案上打盹的龙步云。

她蹑著脚走近,案上的蜡烛早已融成一摊软泥,他右手所执的毛笔仍带湿软,可见他甫睡下没多久。案上成堆的书册、纸张,纸上密密麻麻地标注成篇文字,她轻轻拈起一张。

“素芃、银鸦草、莽苍、绢菊、迷尊…全是些使人陷入昏睡的毒草毒花,龙老大写这些做什么?”她已经直接和龙步云攀起关系,“但若说到迷葯,怎么可以漏了『断香』呢?它可是迷葯之王呢。”她自作主张地拿起架上毫笔,蘸墨,补上一味葯名。“对了,还有『映山红』、『春山如笑』、『贵妃醉』…”

娃娃喃喃念出好些名称,也不忘一一写在纸上。

这些可都是爷爷师父教过她的迷葯名称呢。

娃娃在龙步云耳畔制造的声音虽小,仍令人无法忽视。

龙步云睁开眼帘,率先映入瞳间的便是娃娃粉嫩嫩的俏脸,接著便是她手上拿著的纸张及毛笔。

“别乱动我的东西。”低沉而初醒的嗓音,慵懒中仍不改其严厉。

娃娃正对上凛然鹰眸。“你醒啦。这张纸上的迷葯…”

她还来不及献宝,纸张已被龙步云先行一步取回,他并未注意到上头未乾的墨迹,只是俐落地将所有纸张折好放置一旁。

“昨夜睡得可好?”

娃娃先是凝觑著那叠纸,半晌才恢复笑靥地朝他道:“床好软、锦被好香,当然睡得好,我好久没睡过暖床了呢。”这些日子她都是窝在树上过夜。

“那就好。”睡不好的人恐怕是他吧。“我唤个丫环过来帮你梳洗。”

“好呀。”

不一会儿,彩儿领著另一名丫环,两人分别端著温水毛巾及新衣新鞋,进到龙步云房内。

“少爷、姑娘,请梳洗。”

娃娃拧起毛巾,胡乱地猛擦脸蛋,一旁为她梳理乌黑散发的彩儿再度开口。

“夫人交代,送套全新的衫裙鞋袜给姑娘,并在『惜笺阁』布上膳食,等著少爷和姑娘一块儿用早膳。”

“好呀、好呀,我好饿呢!”

彩儿因娃娃率真不做作的神情莞尔轻笑。难怪夫人直嚷著这名小泵娘可爱呢。

她灵活的十指为娃娃束上娇俏的双髻,并加编著与新衣裳同色系的缍巾。

“我还有事要忙,不过去了。彩儿,你向夫人说一声。”龙步云也梳洗完毕,换上另一套衣衫。

“少爷,夫人『特别』交代,您一定要到。”

他就是知道娘亲“特别”交代,所以才不想去…她心思里转了几个坏念头,他这个为人子的会不清楚吗?龙步云暗忖。

“照我吩咐去做。”

“少爷…”

“下去。”

彩儿无奈,只能领著另一名丫环福身退下。

“你真的不去吃早膳?”可是她好饿好饿喔…娃娃又从小埃袋摸出满满一把的瓜子嗑了起来,暂解饥饿。

龙步云好笑地看著娃娃脸上写满的“那我不是也没得吃”的可怜表情。

“等会儿我会让人领你到『惜笺阁』去用膳。记住,无论与你同桌的妇人问你什么,你都摇头,或答『不知道』这三个宇,听清楚了没?”

“为什么?”

“因为她的问题往往不值得思考、不值得回答。”龙步云打点好出门的行头,又道:“我今天查案时顺便替你寻人,你大略说个准儿,让我有头绪可找。你叫什么名字?”

“娃娃。”

“乳名?”还真是名副其实,名字和人一样,像个天真奶娃似的。

“名字呀,爷爷师父都是这样叫我的。”

“姓什么?”

娃娃摇头。

龙步云换个问题再问:“你爷爷师父尊姓大名?”

她仍是摇头。

“你不知道!”

“不知道。爷爷师父就是爷爷师父呀。”

“你住哪?”

“灵山。”

“哪州哪县?”

娃娃三度摇头。灵山就是灵山嘛。

龙步云突然觉得右侧额际隐隐作痛,问了数个问题,仍是毫无所获。

“很好,记得等会儿就用这种回答方式跟我娘吃早膳。”如此一来,他娘也绝对探不到任何口风。

“好。”她还当真点头应诺。

龙步云浅叹口气,再问:“谈谈你要找的人,这总该有点头绪了吧?”

娃娃这回倒乾脆。“有有有,我爷爷师父说我要找的人复姓『皇甫』,是神医世家之后,而这个世家有个惯例,子子孙孙皆以葯材来命名。”

“嗯哼。”龙步云记下。

“依爷爷师父的推算,那个皇甫小伙子现年应该二十有五。”

“再来。”

“个性据说狂傲嚣张。”

“嗯。”难怪当初她会怀疑皇甫冰川,虽然皇甫冰川符合上述两项,但性格却不似娃娃所说的狂傲嚣张。“继续。”

“没了。”

听得正入神的龙步云一顿。“没了?”

“我讲完啦。”

“你的意思是要我在全中原里找出一个年约二十五,狂傲嚣张的『皇甫』小伙子?”这跟从一箩筐蜉蝣中分辨出雌雄有啥差别!强人所难!

“对呀。”

龙步云抹了把脸。“你有没有读过书?”

“有啊,爷爷师父有教我。”

“『大?陶搿徽饩涑捎铮学过?”

娃娃才正要开心点头,却接收到龙步云饱含怒焰的双眸,也明白了他的嘲弄,不禁吐吐粉舌。

“我知道这件事很困难,但是爷爷师父就只说了这样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找…我也不想下山来找寻一个陌生的『亲人』呀,但爷爷师父不放心我独自留在灵山…我不喜欢城里,有时遇到好多坏蛋找我麻烦,我就有股冲动想缩回灵山…”

她根本不适合繁华城市,她从爷爷师父那里学习到的东西太浅显。

她天真,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分辨每个人话里所挟带的另种涵义,是真诚、是反讽,她压根摸不著头绪。

她单纯,因为她所生长的环境太窄小,她的世界只有与爷爷师父生活的朴实山野。

她任性,因为她从不曾学习与其他人相处的方式,以往爷爷师父宠她、疼她、让著她,自然处处护著她,哪像现在,让她独自流落洛阳。

她的茫然及害怕是可想而知的。

她的依赖和缠腻是可以理解的。

只不过,龙步云始终无法明白,为什么她只依赖、纠缠他?

“罢了、罢了,龙某既然答应替你找人,自当尽倾全力。”

“那是不是表示我可以一直留在你身边?”娃娃眼中闪动著异常晶亮的光辉。

“在找到人之前。”他立下但书。

“那你慢慢找。”娃娃咧开小嘴,急忙接话。

“龙某必会『尽速』为你找到人。”他特别在“尽速”这两字上加重语气。

娃娃噘起嘴,对他语气中那股巴不得马上甩掉她的感觉微微恼火。

龙步云看著她嘟高的红唇及鼓涨的双颊,不由得浅笑。

“不是说饿了吗?去用膳吧。”

+++

洛阳城东的富商在一夕之间被洗劫一空。

当龙步云及泠溱赶到时,满室只剩下些微残香、空荡荡的珠宝饰盒、金银空箱及一张写著“贪财、贪财”的嘲讽字笺。

爆府差派了一名精通迷葯及医术的姜璇协助调查。

“是什么迷香?”泠溱问著不断东闻西嗅的姜璇。

“啧…很熟悉,但是…”

很好,无论说得如何头头是道,只要句尾加上“但是”,就表示前面说的皆是无用之言。

龙步云摊开昨夜他归类出来的迷葯名称。“你参考看看。”

姜璇接过细瞧。“素冗、银鸦草、莽苍…不,不是这三种。绢菊,味道有些像…迷尊,应该不是。喔?龙捕头,你连『断香』这么稀有的迷葯都知

道?不过姜某此生尚未有机会嗅过断香的气味。”他抚著短胡,续道:“映山红、春山如笑、贵妃醉…这些皆是极佳迷葯…”

“慢著,我啥时写了这些奇名怪称?”龙步云拿回纸张,发觉在他龙飞凤舞的草书下方补上了俏皮可爱的字迹。

龙步云蹙起眉。

是了,今天一早就瞧见娃娃拎著这张纸又涂又写,这笔迹除了她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她懂得医术?不,应该问…她竟懂得这些奇奇怪怪的迷魂葯?

或许…

“大师兄?有什么不对吗?”泠溱唤著他。

“不。”龙步云摇头。“只是发现了一条破案的线索。”

“是什么!”

“别心急,这条线索交给我来办,我另外有任务派给你。”

“大师兄请说。”

在提及任务的一瞬间,龙步云突然想到。“对了,琅琊下山了没?”

“还没。”

“看来鸽子放得不够多,再接再厉。好,现在先不谈琅琊,我要你去帮我查皇甫冰川的来历,最好连祖谱一并追查。”

“大师兄,难道你怀疑…”

“你过虑了,查他的身分纯粹为了私事。”而这回私事的芳名就叫“娃娃”。

虽然娃娃考量了部分疑点,但仍不能排除皇甫冰川就是她要寻找的皇甫世家成员。或许娃娃的爷爷师父当年见到的小伙子是皇甫世家的某个子孙,而非皇甫冰川…而他的责任就是帮她找到皇甫世家。

“咦?私事?”泠溱一时愕然。

大师兄从不在身负公差时谈论私事,而现在竟然叫他去办私事?

“对,私事。而我现在要去办公事。”他所谓的公事,就是回府询问娃娃关于纸上所写的名称,并厘清娃娃的真实身分…

倘若她真是个小甭女,的确令人怜惜,但她若是有目的而来,他只能说,她的演技精湛。

龙步云随手挑起一本沾染了些微香气的书册,准备带回龙府让娃娃瞧瞧。他朝泠溱道:“有没有用不著的纸,我要用来包书,以免香气散尽。”

泠溱往胸口一摸。“啊!有,刚才有人在西市发单,我顺手就塞到怀里。”他随意一瞄,“是个讨喜的小夫人在办义诊,这年头还极少有这等善心人士。”

龙步云难掩好奇,接过纸单也同时浏览一下。“神医济世?”

神医…

“这年头哪个大夫不挂上『神医』两宇来打打名号?”姜璇插话道:“但普天之下,真能担得起『神医』美名的人,除皇甫世家之外,无人敢与其相提并论。”

“姜先生,你也知道皇甫世家?”龙步云问道。

“习医之人怎可能不知?”

“那你清楚皇甫世家的府邸所在或任何讯息?”

姜璇感叹地直摇头。“数十年前,一场灭门血案诛尽皇甫世家,也不晓得是否有血脉存活下来,而今太多人仗著这疑点,冒充皇甫世家遗孤。姜某就曾听说缘山之上出现一名性情古怪的『皇甫神医』,至于是真是假也无从考究。”

龙步云的注意力全数集中在那四个字…

“『性情古怪』的皇甫神医,是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